众人皆醒我独醉(1)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12月06日讯】世间万物从无到有,从有到无,一切都在幻化中变得真实而明晰起来。为了那份割舍不了的艺术情怀,为了心与灵溶合后而幻化出的那梦一般境界,有一个不谙世事,慵懒而不乏智慧的先生在生活穷困潦倒,疾病交加的境况下,艰难而执着地用手中的笔墨圆着那个梦……

认识胡图,虽然是偶然中的巧合,更缘于我对中国书画艺术的喜爱。那是在二十年前的一个秋天,记得那天在苏州一条小街的巷子里,有一群人围在那里看什么,其实我不是那种爱凑热闹的人,若在往日我会快步躲开,偏偏那天却鬼使神差得挤了过去,原来里面有一位清瘦的老者在摆摊卖字,其老辣而洗炼的运笔及章法,松弛有度的摆布,显示了极深的内在功力,使我简直不敢相信在这街头居然还有这样一位艺术造诣颇深之人,待我细细品味之后,便留下了我的名片,于是我们成了艺术上的朋友,并通过彼此间的频繁交往,使我对胡图先生本人有了全面的了解,同时,也对中国书画艺术有了更深的审美情趣。

也许是经历的挫折太多,也许是承受的磨难太久,那沈积在心里的郁闷、压抑、烦躁反而渐渐地平静了下来,平静得已经没有了一点点波澜,剩下的只有淡淡的墨香里裹着悠悠的禅意跃入纸上,慢慢地诱着你,随着他的墨迹走入禅一般的境界。胡图的书法不但老气,而且已经老得有了返老还童的意趣了,稚拙、潺弱的笔意隐含了书家多少辛酸的故事,同时也蕴含了他广博的个性修养和深厚的文化功底。〝点画之间渗禅意,墨锋深处留古痕〞,胡图先生自撰的这幅对联是我在他书斋里见到的,是书法修练的最高境界,他说他现在仍只能在〝点画之间渗禅意,墨锋深处索古痕〞这一途径上探索着,至于能不能进入书画的最高境界,那也只是后人对他的评价了!

胡图先生祖籍江西彭泽,据史书记载,那座小县城是晋代文学家陶渊明做官的地方,有着悠久的历史文化和多处古迹名胜。生长在这样具有浓厚民族文化特色的小城,潜移默化中,他对中国的古老文化艺术产生了深深的偏爱,少年时代在其父的督导下学习了古代诗文和练习书法,起初从颜鲁公的多宝塔入手,后临欧阳询、米芾诸家法帖,在这一时期他练就了扎实的基本功,靠着自学中国古代文学史、诗词、歌赋、现代文学史论等,丰富了他的文化内涵,其中在书法研究方面,对碑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阅读了上百种中国历史经典碑帖和书法史论,尤其喜爱《密云太守霍扬正碑》、《龙门二十品》;对明清书法,尤其是金农、郑板桥的书法有较深层的研究和独创的艺术见解,其书法作品的个性就是在这一时期逐步形成和成熟起来的。

大凡在事业上有所作为或在学术上有所建树的人,都会经历各种各样的磨难吧,更何况一个醉心于书法艺术创作和探究的人,其艰难程度可想而知,这需要有多么大的勇气和毅力啊!然而,胡图就是在这条路上默默无闻艰难的跋涉着,经常背起行囊四处漂泊,粥字维持生计,足迹遍布中国的名山大川,古迹胜地,每到一处都细细观摩那里的碑刻、塑像、壁画、文物,在浩如烟波的古代文明长河里吸取养分,充实自己。当游历到古城苏州时,心里贮藏已久的某种情结得到了释怀,于是他放下了行囊蛰居了下来,他曾忧郁而平静地对我说:〝我太累了,该歇息歇息了〞。也许这是命运的注定机缘吧,有时候梦做得太多,醒来后,人生就不再有梦,剩下的只有岁月烙下的累累疤痕……(待续)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张信燕)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新唐人众人皆醒我独醉(1)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