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心丸”不定心──《人民日报》70年“定心丸”史考(组图)

《人民日报》创刊起的70年来,一共1840篇报导的标题或内容含有群众吃“定心丸”。
《人民日报》创刊起的70年来,一共1840篇报导的标题或内容含有群众吃“定心丸”。(图片来源:RFA)

我们经常在媒体看到“企业家吃下定心丸”、“农民吃下定心丸”之类的话,看得多了,不禁思索:“定心丸”一词从何而来,到底“吃”了多久了。笔者好奇,在《人民日报》上利用大数据检索了一番,结果大吃一惊,原来自从《人民日报》创刊起就有群众吃“定心丸”的报导,70年来一共1840篇报导的标题或内容含有“定心丸”。

并且有意思的是,从《人民日报》创刊始初,“定心丸”一词就是跟人民的私有财产绑在一起的,也就是说但凡有“定心丸”的报导,都是跟老百姓对被侵占或没收私有财产有关,也从侧面看出社会关于私有财产的忧虑自40年代末至今贯穿始终。

比如,这篇1948年5月11日《人民日报》的报导,标题是《南山后学习纠“左”指示 群众说:“这真合咱老农民的心”》,内容是关于中央纠正土改“左”的错误,制止随便没收农民财产和工商业资本的,报导说:

日前,工作组于夜晚召开村民大会,高声读了报上登载的中央局给太岳区党委“坚决纠正左倾冒险主义”的重要指示,并详细解释后,到会的男女老少,特别是中农群众听着,像是吃了一付“定心丸”,情绪很高,争相热烈发言……李里付兴奋的说:“以后有了明白规定,不但不能斗中农,斗错的还得补偿。还有不管任何人的工商业都要保护,这是对咱农民有利。共产党这样政策真好,对打蒋介石比用十万军队还强,能把敌占区的人都争取回来。”有的说:“这个指示要早下来,咱村家家早动弹,保险能多打一百五十石粗粮。”


1948年5月11日的《人民日报》(网络图片)

看来1948年的农民就懂得,只要保护好私有财产,就能调动劳动力积极性。再一篇是1949年5月26日《人民日报》的文章《平津工商业的新生》,作者是大名鼎鼎的民族资本家、民主人士章乃器,他在文章里面说:

“刘少奇先生在天津告诉大家:在新民主主义的中国里,凡属从事于有益国计民生的生产事业的民族资本家,即爱国的资本家,并不是可耻的,而是光荣的,共产党和无产阶级是把他们当作革命的和建设的友人之一,新政权的组成分子之一看待的……他这一席话,使得苦闷的资方吃了一颗定心丸,服了一剂清凉散。很快的,东亚企业公司的主持人宋斐卿先生就来了一个响应,以扩大生产,添设织麻第二厂来答复这一个号召。思想上青黄不接的时代显然是过去了。”

这个事情指的是刘少奇于1949年4月10日到5月7日之间奉中央命令在天津召集工商界人士谈话,提到了几点:一是“剥削用功”,二是私营企业与公有企业长期并存,三是民族资本家是“自己人”。

然而,无论是土改给农民吃的“定心丸”,还是中共建政初期给资本家吃的“定心丸”,并没有持久,很快到1952年就进行社会主义改造,整个社会的私有财产都被没收了。

“一大二公”的体制一实行就进入死胡同,中央一些领导人又开始在私有的问题上做文章,提出了“包产、包工、包成本和超产受奖”即“三包一奖”来激发农民积极性,但是农民害怕再一次像“入社”一样被共产,1960年10月18日的社论《三包一奖“必须坚持”》希望消解农民的担忧,写道:

今年“三包一奖”能兑现,社员就像吃了“定心丸”就会再接再厉,千方百计争取秋收更多超产;而明年“三包一奖”方案的制订,也就会更加鼓舞社员的信心,为明年更多超包产积极地完成秋种计划。

1979年以后,《人民日报》的提及的“定心丸”明显多起来,不过整个80年代的“定心丸”还是围绕土地承包责任制的。1982年,中央制订了《全国农村工作会议纪要》,提到“两不变”,即生产资料公有制和实行生产责任制长期不变。5月6日,《人民日报》发表了长篇通讯《送上一颗定心丸》:

老姜从荷包里掏出中共中央批转的《全国农村工作会议纪要》,笑了笑说:“党中央早给我们定了音,两个长期不变,我们要带头学习,带头宣传,给社员送上一颗“定心丸”!

进而,1982年12月新版《宪法》首次把责任制写入国家根本大法,12月1日的报导《来自各地农村的人大代表发言赞成把实行责任制写进根本大法》,写道:

出席五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的来自各地农村的代表,在分组审议宪法修改草案中,对宪法修改草案明确写上“实行各种形式的社会主义责任制”,议论热烈,表示衷心拥护。他们说,把这一条写进了根本大法,我们农民吃了“定心丸”,可以放心发展生产了。


《人民日报》对农民财产权的相关报导。(网络图片)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看中国“定心丸”不定心──《人民日报》70年“定心丸”史考(组图)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