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农让曾庆红非常失望(图)




班农严厉斥责美国前副总统拜登向中共监控公司投资巨款。



6月3日,前白宫首席策略师班农参加美国「应对中共当前危险委员会」国会山研讨会。

【人民报消息】由于语言障碍等等原因,虽然前白宫首席策略师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与曾庆红的人马来往极其密切,但他并不知道总指挥是寄居毒蟹托生的中共前国家副主席曾庆红,这个寄居毒蟹寄居在癞蛤蟆托生的江泽民头上。在人间,曾庆红的头衔是江的狗头军师和最大的特务头子,而江泽民是六四天安门血案的共谋者与最大受益者。

当取得了班农的信任之后,曾庆红授意手下在美国成立两个完全独立的基金会,一个是专搞钱的,一个是不摸钱的。班农是不摸钱的那个基金会的主席,利用的是他那个「前白宫首席策略师」头衔。

因为两个基金会完全是独立的,因此班农不摸钱也不关心那个专搞钱的基金会的巨额捐助人都是些什么人,他更不知道美国黑色大鳄和黑心政治界富人已经成为那个专搞钱基金会的捐款顶梁柱。

中国有句话是「无利不起早」,这些黑色顶梁柱毫不掩饰自己撒钱的目的,一个是制造事端,干扰川普,分散他治理好国家的精力;一个是要把总统川普拉下马。

一些网友透露,曾庆红派系不断提供真里掺假、假里掺真的爆料内容,最恐怖的是,在直播中公开声称曾庆红「伟大」。网友们说,这让他们在极度震惊中一下子清醒了许多。

他们说,爆料者情绪激动的声称,薄熙来在监狱里可能要被秘密处置,所以决心把中共监狱「清空为零」。

人和人不一样,江曾人马一听就知道,「清空为零」是为了保护薄熙来,让他活着出来当党总书记、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再度掀起血雨腥风。而善良的人一听也很激动,他们以为「清空为零」是要把被中共迫害的老百姓都放出来呢,以为人民的大救星来了。

历史的迷雾越散越淡,视野越来越清晰,很多人已经看清江泽民、曾庆红等才是中共在中国的具体执行人,他们才是中共。虽然班农对此并不清楚,但并不妨碍他对美国本土那些恶人的判断。

6月3日,班农参加美国「应对中共当前危险委员会」(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 China,简称CPDC)国会山研讨会,并发表演讲。

他在演讲中表示,世界正处在拐点的时刻,开始意识到中共这个魔鬼般的怪物对西方世界和中国人民的危害;西方社会要停止向中共提供资金和技术;必须以正确的价值观作为指引,解除中共的魔咒。

「我们正处在一个拐点的时刻,因为这个世界正在开始苏醒,意识到:某些事情错得离谱,而错得这么离谱的原因是──我们。」班农说。

他表示,华尔街赞助的资本等来自西方的支持和力量「促成了这个控制着中国的『弗兰肯斯坦的怪物』(Frankenstein’s monster)──中共」。

他表示,(美国在华)数百家公司向美国商务部、财务部抱怨,「(中共)强制技术转让、发动网络入侵、技术盗窃……」

「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的记者采访了这些公司。每一位高管都说:这很恐怖,我们正在被压垮。」

班农说:希拉里等西方政治精英「对他们自己失去了信心,他们实际上相信:我们(西方)是衰落的力量,他们(中共)是崛起的力量」。

「谁是第一批为此付出代价的人?是中国人民。」

「这些代价被施加在了他们的肩膀上,这些负担是被强加的。」「是我们的资本、我们的技术、我们的精英,将这些施加在中国人民身上。」

班农进一步说:「因为这个城市(华盛顿DC)、华尔街、伦敦、法兰克福(的精英)完全知道中国共产党对自己的人民做了什么。他们所有人都知道(中共)对达赖喇嘛、对西藏佛教徒、对法轮功修炼者、对地下基督教徒和天主教徒做了什么,他们知道这个极权独裁统治集团要利用监控对中国人民做什么。每一个人都知道──你们都再也无法躲藏,但是他们依然要向它(中共)提供资金,提供技术,因为他们想要赚钱。」

「所谓『崛起』的力量受到了『衰落』的力量中精英们的资助。我们这是怎么了?!」

班农认为,西方社会必须停止向中共提供资金和技术,「我们必须要停止这样做,我们要对自己问责。这关乎我们自己。」

「这和贸易无关,这和大豆无关,这和钢铁无关。这是我们的最高道德使命。」

「现在,人们都震惊了。它(中共)渗透到了每一个角落,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核心问题。」班农并不知道,戴着假面具的中共江曾势力也企图蒙骗和利用他来达到目的。

班农在发言中透露,美国前民主党副总统拜登向中共监控公司投资巨款。他说有必要调查世界银行、拜登等西方集团及精英与中共之间的关系。

而曾庆红派系近日则吞吞吐吐、羞羞答答的暗示,中共的好友美国民主党有希望在2020成为执政党,获胜的美国总统将是拜登。

班农说:「拜登的所作所为最令人震惊。」 「他不仅要回答美国人民的问题,他也需要向中国人民回答:为何他或者他的家庭从一家私募股权基金公司拿了15亿美元去投资?为何他们将这笔钱投资在这些(生产)监控(设备)的公司上?」

班农表示,有必要弄清这笔钱的来龙去脉,「我们必须知道他做出了怎样的妥协,我们必须知道他们拿了多少钱,我们必须看到那些文件,必须从头开始查。」

「他(拜登)的儿子完全没有能力来经营一家私募基金公司。你们都知道筹集那些资金是多么的难。这需要多年的经验。」但是中共给了拜登的小儿子15亿美金的现金。

班农质疑,拜登卷入了南中国海的岛屿争议中。他说,「那些(南中国海的)岛屿是21世纪的慕尼黑。」

他表示,驻守在那里的美国航空母舰,受权允许中共官员在那里标线(划定区域),然后(中共官员)说,「这是区域海,这是我们的!」

「拜登去了那里!」班农说,「当(拜登)他们从中国共产党、从中国银行那里拿了现金后, 拜登以其它方式看待(南中国海的)归属问题。」

「要知道中国银行不像其它的G20国家(的银行),它不是独立的!」班农谴责说,「(中共)他们要给亚洲的韩国人、台湾人、新加坡人、日本人制造更多的问题。」

班农说,他也等待着,更多的与中共之间的交易被公之于众。

我们相信,这一天并不遥远。(文/戚思)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人民报班农让曾庆红非常失望(图)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