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全璋成为呆滞木头人的秘密被揭晓(多图)




王全璋、李文足曾经的全家福。儿子泉泉再见到父亲的时候已经六岁了!4年未见,李文足说,若走在街上,认不出这位老人竟是丈夫王全璋!



正直律师替无罪百姓辩护,却被中共非法政权残酷折磨到妻子都不认识他了。



左二李文足:我可以无髮,你(中共)不可以无法!这4人都是709家属。她们把头髮剃光,誓言见不到王全璋,决不蓄髮。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记者蒋啸珍报导)经过4年的抗争,李文足终于见到了渺无音讯的丈夫、人权律师王全璋。啊,他还活着,他真的还活着!

帅气的人权律师王全璋因为4年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现在已经是世界名人,而他那漂亮、善良而坚强的妻子李文足现在也成为了世界名人,是因为她为见到自己的丈夫而不屈不挠、毫无畏惧。

发生了什么事?「709」。

2015年7月9日(史称709),那天中共抓捕200多位人权律师的恶性事件震惊世界。王全璋律师就是其中之一。尽管国际社会对中共肆无忌惮的罪恶已经屡见不鲜,但这样大规模抓捕律师的恶行还是惊倒了国际社会。他们更想象不出,律师被抓捕以后,会出现被失踪、完全失去音讯的恐怖状况。

王全璋被捕后四年中,家属不知他的去向,不知生死。逼得他的妻子李文足怀抱幼儿,开始了一年又一年的寻夫历程。一个曾经足不出户的弱女子,在这四年中,经历了被中共的警察长期骚扰、被驱赶、被逼迁、被中共派遣的流氓黑社会羞辱、围攻的种种苦难。最近的视频还显示,连报导她的日本记者都被当街殴打。一个弱女子带着2岁的幼儿整整奔走了四年,在国际舆论的压力之下,中共才勉强让这一家人见面。

事后,李文足对海外正义媒体说:「此次见到他后,心里非常难过,很难受。」她说,王全璋走路正常,声音没变,皮肤很黑,就是苍老得像老年人,要是走在路上,一下子认不得他了。4年,仅仅4年。他经历了什么,不知道,但他的外表已经泄露了一切。

下面我们来转载李文足写的一篇文章,如下:

李文足:我终于见到了丈夫王全璋

我拉着儿子泉泉,和全秀姐(王全璋的姐姐)一起被警察带着走进会见大厅。

我眼睛紧紧盯着玻璃墙里面坐着的男人,认出了那就是全璋。我激动的朝他笑,并挥手。但是他瞟了我一眼,没有表情,还把头扭向一边不看我。我心里紧了一下,但顾不上多想,赶紧坐下,隔着玻璃拿起电话。全璋没有表情,低着头,开始给我们拨电话。

我努力平复着翻江倒海的心情,看着他的脸,笑着说:「老公,好久不见了……」

全璋的目光仿佛没有焦距点,并没有与我四目相对。他目光空洞,不知道看向哪里,慢慢回了一声:「好久不见。」

我赶紧把孩子推到前面,说:「泉泉,叫爸爸。」全璋看见儿子,嘴角微微上挑了一下,算是笑了一下。

泉泉兴奋地叫了一声爸爸,说:「爸爸你吃得好吗?」全璋慢慢地回答:「吃得好,有炒菜,有馒头,有包子,有加餐,什么都有……」我抱着儿子,全秀姐拿过话筒,问了一句:「加餐都加的什么?」

全璋听了全秀姐问话,朝我看了一眼,目光又转到一边,表情又回到木木的,嘴里喃喃道:「加餐加了什么……」

全璋开始挠头,仿佛陷入痛苦的思考中,左右晃着自己的光头。

突然,全璋一下子焦躁起来,说话声音都高了八度:「我很好!监狱对我很好!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我赶紧从全秀姐手里接过电话,开始安抚他:「全璋,别着急,别着急,慢慢说……」

全璋更焦躁了,眼睛避开我的视线,低头不住的反反复覆唠叨:「我很好!我很好!监狱对我很好!我长胖了。我高血压好了。我不吃药了!现在吃钙片,每天都吃。我住的也很好……」(注:每天都吃药!)

我眼泪流了下来,看着全璋瘦削的脸,他身高176,以前可是180斤的体重啊。他这叫胖了?他的皮肤本来是白皙的,但是现在除了脸变得很黑,手上的皮肤都是黑的了。他本来整整齐齐的两颗大门牙,中间竟然有了极宽的牙缝。

我的眼泪一直流、一直流。坐在我怀里的泉泉把我手里捏的纸巾掏出来,给我擦眼泪。全璋抬头看了我一眼。他的表情依然是呆滞的、麻木的。他看着我流泪,仿佛在看一个外人,而不是他四年未见的妻子。

我泪眼模糊地看着全璋,全璋又把视线移开了。我是他妻子,为什么他不看我呢?

全璋好像平静了一点儿,拿起了一直摊在他面前的一张纸,说:「我有事要交代你。我怕自己记不住,就写到纸上。」

我竖起耳朵,想听他交代事情。全璋开口,急促的说:「我担心你……你别做了……你看卞晓晖就是要求会见,就被抓了。我担心你……你什么都不要做了……」

(卞晓晖是全璋以前的当事人,是个大学生,自己父亲因炼法轮功被剥夺会见权,卞坚持要求律师会见父亲,举牌抗议,就被抓了,判了四年。)

全璋反复说担心我,眼睛却盯着那张纸,说完一句,好像不知道再说什么,眼睛就在纸上找。

我赶紧安抚全璋:「没事,全璋。我没事……」

全璋又开始暴躁了起来,眼睛盯着纸,很痛苦的样子,嗓门再一次提高:「你不要做,我担心你。带好泉泉,让泉泉好好上学。泉泉受影响,对泉泉不好!」

我安慰他:「泉泉很好,你别担心!」

全璋低着头,不看我,低吼了起来:「泉泉不好,你看不出来!你不知道!」

我被全璋的反应惊住了。他拿的那张纸,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他放在手中翻来覆去,却再没看一眼。他眼睛也不看我,只是无目地的看着地上 ,我说什么他似乎都无法接受,也听不进去。

泉泉在我旁边忍不住了,抓过电话,安抚着爸爸:「爸爸,我很好。真的很好!」全璋仿佛没有听见泉泉的话,嘴中依然叨叨着:「你看不出来。你不知道……」

我眼泪再一次控制不住的流出来。

这时电话里「嘀」的一声,全璋木木的说了一句:「还有一分钟了。」

泉泉喊了一句:「爸爸,我爱你!」全璋仿佛机器人一般,木木的语调平直的回复了一句:「我也爱你。」

话筒里没声音了。全璋站起身,我们也站起身。孩子把手贴在玻璃上,全璋表情木木的也把手在玻璃窗上放了一下,然后转身,走了。十几米的路,我看着他的背影,眼泪又流了出来:四年了,他竟然像编好程序的呆滞的木头人,连回头看我们母子一眼都没有。

李文足
2019年6月28日晚8:30于临沂

王全璋被强迫吃药的后果

李文足问:在里面怎么样?

王全璋答:一直很好。

问:怎么好?

答:监狱里一直很照顾。

问:吃得好不好?中午吃的什么?

答:啊……(急躁,一下子就想不起来了,不停地摸头。)

李文足表示,他的记忆力严重衰退。「他以前不是这样的,全璋是一个比较温和的人,我们在一起,夫妻感情很好的,他在我面前不会发脾气,不会很急躁,跟我说话都非常好,他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李文足还透露,在会见的过程当中,王全璋身旁始终坐着一个警察拿着本子,全程记录王全璋都说了什么,还有一个警察全程拍摄,家属的身后站了五六个警察,会见时间有半个小时。

王全璋每天都在吃药,监狱告诉他,说是钙片。可是他连中午吃的是什么都记不起来,他吃的是钙片吗?

王全璋成为呆滞木头人的秘密

王全璋为什么像编好程序的呆滞的木头人?一位维吾尔族的女子透露中共迫害维族人的情况,让外界相信王全璋被注射了不明药物造成的。

在2018年9月以前,维吾尔族穆斯林Gulbakhar Jalilova在新疆首府乌鲁木齐的一个全女性集中营营地实习了15个月。

在那段时间里,她看到被囚者每天都被注射不明药物,并且,每个月还会被注射一种物质,旨在「麻痹你的情绪」,「该针剂让你感觉你没有记忆。你不想念你的家人,你不觉得自己想要出去。你什么感觉也没有——这是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她说。

王全璋不就是这样么?连刚刚吃的饭是什么也记不住。见到4年没见的妻子和儿子,非常淡漠,如同陌生人。

这是一个怎样的政府啊!用民脂民膏去研究如何把老百姓变成傻子、痴呆!

越是中共想让你怎么样,你就越往相反的方向做

现在美国的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接受采访时表示,共产党的邪恶,如果你没有真正地跟共产党打过交道,没有经历过那种心理战,了解它们的状况,你就很难理解。所以,今天我们看到了,(王全璋的状况)透露了非常多的信息。因为现在真正给共产党形成障碍的不是王全璋了,而是709妻子。这是为什么共产党对王全璋这样干,反过来也是对李文足的一种打压。

陈光诚最后强调:凡是中共说的东西,要去逆向思维,如中共让他对妻子说,你别再管我了,别再维权了,好好在家照顾孩子。那李文足就要逆向思维了,就要考虑加大力度去抗议,加大力度去维权,加大力度去把中共的邪恶揭露出来。这就是一个正确方向,越是中共想让你怎么样,你就往相反的方向做。陈光诚说的极有道理。

香港人害怕自己成了下一个王全璋

6月21日,台湾中央社、美国自由亚洲电台都报导了题为「港人为何反送中 看王全璋的遭遇就知道」的文章。文章说,有人会问:「为什么香港人要反送中?」、「没有犯法,为什么要怕在中国内地受审?」

文章称,看看大陆长期为弱势群体辩护的维权律师王全璋的遭遇,就知道港人为啥要反送中。

王全璋,早前曾代理信仰、土地维权等敏感案件遭中共当局报复,他也是2015年「709案」中首批被关押的律师,也是最后一名被审判者,王全璋去年12月被秘密庭审,无罪却被判坐牢4年半。

王全璋自被2015年7月9日秘密失踪后,直至现在,两岁的儿子已经六岁了,他的妻子李文足成了举世闻名的上访寻夫专业户,才见到丈夫第一面。李文足说,走在街上根本认不出这个老人会是自己那帅气、正直的丈夫。

王全璋律师为自己的客户仗义执言,犯了什么法?中共不但要让他坐牢,还将他大脑弄残。所以,香港200万人走上街头,反抗恶法。

这样的政党建立的政府,你不让它垮,你就没得活!(记者蒋啸珍)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人民报王全璋成为呆滞木头人的秘密被揭晓(多图)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