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落里的阳光

文/威廉·斯托

那是2000年的7月1日,我永远记得这一天。我一个人驱车前往莫里菲斯镇,那里有我的一家超市。

从超市出来的时候已是下午两点。远远地看见有个人趴在我的车上,好像在使劲地涂画着什么。等我走近一看,却惊讶地发现是个黑人男孩正用一块灰色抹布帮我擦车。汗水浸透了他灰白的牛仔裤,他使劲地翘起臀部,尽量不让身体接触车身,他穿一双破旧的布鞋,看得出是贫民窟的孩子。

我轻轻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他“啊”的一声转过来,手上的抹布应声落下。我笑着向他伸出手说:“嗨,你好!”他迟疑了一会慢慢地伸出手:“您好。”

看得出这是一个羞涩老实的男孩,我从口袋里抽出100美元给他,可他慌忙摇头,低着头轻轻地说:“我在广场上等您4个小时,不是为了这个。”我越发诧异了,因为小家伙告诉我他喜欢我的车。小家伙挺有眼光的,竟然能在几百辆车中看中我的“保时捷”。

“那么我带你去兜风怎么样?”我突然心血来潮。

他兴奋地边往车里钻边问我:“真的吗!先生?”发动引擎时他又说话了:“您能把我送到家吗?就三英里不到的路程。”这个狡猾的家伙,他是想在同伴和家人面前炫耀吧?

15分钟后,我顺着指引把车停在了一栋破旧的楼房前。车刚停稳,他就跳下车,一边跑一边对我说:“请您务必等5分钟!”我见他飞奔着跑向破旧的楼房。

不一会儿他就出来了,背上背了一个小女孩,他的神态和步伐就像这辆豪华的轿车是他的一样。他背上的女孩的手臂和腿都可怕地萎缩了。我似乎明白了什么,慌忙为他们打开了车门。

他把小女孩放在车座上后告诉我:“她是我姐姐,是小儿麻痹症。”然后我听见他对姐姐说:“记得上次我跟你提起的那种车吗?瞧,就是这种。我有钱了一定买给你。”姐姐发出孩童般天真的笑声,我看见他双手叉腰,眼睛闪闪发光。原来他为我擦车在太阳下等我4个小时又要我送他回家的理由,就是让他姐姐亲眼见识一下他将来要送给她的礼物的样子。

后来我又鬼使神差地去了他的家,他的家比我想象的更为糟糕。姐弟俩和母亲相依为命,母亲在一家工厂做清洁工。小小的客厅没有什么摆设但收拾得干干净净。除了照顾姐姐外,他每天还要去镇上的老人院做5个小时的护理工作,他刚刚16岁。

离开的时候我再次把100美元放在残废的姐姐的手上,可他还是硬塞给了我说:“我们自己行。”我停下脚步仔细打量他:这是一个会有出息的小伙子,我保证。我跟超市的人事经理打电话,告诉他明天将有个很棒的小伙子到理货部报到。

他会成功的,我深信。这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员工:贫穷却自信乐观,即使在最阴暗的角落走路,也能时时发现阳光的温暖和灿烂。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新生网角落里的阳光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