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下的约定

文/谭雅(加拿大蒙特利尔)

周梅林(中)与先生吕平义和女儿贝贝一家人2013年挣脱中共的监控离开中国大陆,来到泰国。(周梅林提供)


周梅林最后一次检查行李,确信自己没有遗忘重要的东西。明天就要离开了,这一去多久?前方是危险,还是希望?都是未知数。

2013年1月,珠海

周梅林静了静心。心里又重复了一遍朋友的叮嘱:少带行李,关键的证据文件要带上。她环顾四周,苦笑了一下,经历10多年劫难的家,没剩下什么了。她心想:这也好,没什么割舍不下的了。

窗外,珠江口的海水一如既往缓缓地流淌,这么多年过去了,从平静的水面上看不出岁月流逝的痕迹。而这些年她吃的苦,大概比平常人几生几世加起来还多。回首往事,她心如止水,没有丝毫的后悔。

记忆,从1997年5月那个夜晚开始。周梅林和先生吕平义沿着海边走着,黑暗中潮水“唰-唰-唰-”地冲洗著岸边,吕平义激动不已,那天他们第一次观看法轮功的讲法录像,刚看完第一讲,长久以来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李洪志大师的几句话就点破了,“太了不起了!”

他的喜悦那么强烈,好像漫漫黑夜里长途跋涉的人望见了一盏灯光。她被他感染著,他又兴奋地说:“一定要证悟真、善、忍大道。”这话说得很用力,在周梅林听来好像是一句亘古的约定,深深刻在记忆中。

周梅林,是北京师范学院82级俄语系毕业生,她的先生吕平义,是北京外国语学院葡萄牙语系79级毕业生。两人是那个年代同龄人中的佼佼者,1989年双双从北京调到经济特区珠海工作。

“当时在广东,做生意的氛围很浓厚,周围的人都在谈论挣钱,而我却觉得人的道德在下滑,整个社会都在堕落。”周梅林当时在一家合资公司工作,社会上年轻女孩为了钱而傍大款的事很普遍……面对那样的社会环境,她有一种无奈:只能独善其身,自己好好修身养性吧。

吕平义当时是派驻澳门的葡萄牙语翻译,工作体面、收入优渥,但这些并不能让他快乐。他一直在各种哲学书籍里寻找人生意义,却一直没有得到令他信服的答案,直到97年5月的那个晚上,他第一次看到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像。

吕平义闻道即喜,周梅林的得法则有一个过程。一开始,她觉得受到很大冲击,“从小接受的是无神论教育,听师父讲到神佛,还不能完全理解”。不过她心中的疑惑在连续几天的听法中一点点消失,最终,她悟到:“我不是一直想要修身养性吗,那就按照真、善、忍来修吧。

慢慢地,她感到心胸豁达了,内心的世界打开了一个天窗,她望见上面有更美好的境界。修炼前,在公司里遇到不顺心的事,她会憋在心里忿忿不平,好几天都过不去。修炼法轮功后,遇到苦恼的事情,她知道这是需要提高心性了,要按照师父的话,向内找,把不好的心一颗一颗地去掉。

平日起大早,去炼功点集体炼功;周末的时候,会带着5岁的女儿贝贝一起去,小小的孩子有时会说出一些修心性的话,大家都很开心。在1999年迫害降临之前,他们的生活就是这样,无忧无虑。

在当时的珠海,如同李洪志大师所说“俩俩相继而来,入道得法”,修炼法轮功的人逐渐多起来了,其中有不少像吕平义夫妇这样的知识分子和英才。在物欲横流的1990年代,这群人本着返本归真的心愿,遵循法轮功“真、善、忍”的原则,修心向善,成为红尘中的一股清流。

但是谁也没曾想到,未来等待他们的是一条崎岖和艰险的路。

……

2002年10月,广州槎头女子劳教所

“周梅林,出来!”仓门外传来狱警的厉声吆喝。

从北京来了三个人,自称是中央610办公室派来的,专门对付不肯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她被带到单独的一个小房间,来人对着她,开始滔滔不绝地灌输,要她放弃修炼法轮功。从早到晚,横飞的唾沫时不时溅到周梅林脸上。她在心里一遍遍背诵师父的法,不让那些恶毒的言词钻进耳朵里。

灌了两天不见成效后,他们把她关进禁闭室。没有窗户,只有昏暗的灯光。一个人一屁股坐在她的头上,她的双腿被以双盘姿势捆绑,双手反绑到背后,全身捆得像粽子一样。这是酷刑的一种,叫做“绑刑”。

时间在极度痛苦中一分一秒地熬过,当她觉得身体承受达到极限的时候,他们突然松绑了。接着问,肯不肯转化,周梅林依然拒绝。他们恼怒了,重新以同样姿势上绑。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不准周梅林上厕所、睡觉,也不准合眼,那三个人轮班替换,扇著耳光,在她耳边叫骂。

40小时后,他们才放开了她。她瘫倒在地,双脚呈黑紫色,看不出脚形。这次酷刑使得她脚趾变形,多年不能走长路。

10多年后,到了2013年,中国大陆杂志发表了一篇《走出马三家》,同年大陆独立制片人拍摄了一部纪录片《小鬼头上的女人》,揭示了马三家劳教所的酷刑内幕,令世界震惊。而马三家劳教所正是当年迫害法轮功的“典型”,其所发明的酷刑转化模式被当作“榜样”在全国各地劳教所推行。

在广州槎头女子劳教所,很多法轮功学员都遭受过周梅林受到的这种绑刑。中共当局使用酷刑、精神折磨、注射有毒药物来对付不肯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至今,被酷刑折磨致死、致残、致疯,以及被活摘器官的法轮功学员人数,仍是无法得知的秘密。

从1999年迫害伊始,周梅林和吕平义就决意和平抵抗。

从道德角度来看,法轮功学员们修身养性,凡事替他人着想,遇到矛盾找自己哪里不对,利益面前不争不抢,烟酒不沾,黄赌毒与他们无缘。中共当局花费很多心机,都找不到镇压的合理借口,只好编造出围攻中南海、1400例死亡等谎言,并自导自演了“天安门自焚”,目的在于在国人心目中把法轮功妖魔化,成为“人民的敌人”。

“人活着得有良心,我们亲身体验到这个功法有多么好。我们必须说出真相”,周梅林说。在当时一片肃杀之气中,她要坚守法轮功教给她的正直高尚,她不要苟且偷生。

第一次去北京上访,周梅林半路被拦截,被押回珠海关进洗脑班;第二次上京,她被抓后关进珠海第二看守所,被绑上“死人床”70多个小时。周梅林和吕平义的单位受不了610施加的压力,夫妇两人都失去了工作。被跟踪、盯梢、抄家、被关押、关洗脑班,随时可能发生。

有一次,夫妻俩同时被关进派出所,8岁的女儿贝贝一觉醒来,不见了父母,才6点多就惊慌失措地跑到学校,在门口等了2个多小时,学校才开门。警察不同意把贝贝交给周梅林的朋友监护,理由竟然是“她也是炼法轮功的”,贝贝被强行送到居委会工作人员家寄养。

2000年12月,因为传播法轮功真相,周梅林、吕平义被抓,分别被判劳教2年和3年,周梅林被关进广州槎头女子劳教所,吕平义则关在广州花都男子第一劳教所。

那天,躺在劳教所的水泥地上,她的身体处于极度痛苦之中,但是心中没有怨恨,而是为行恶的人感到遗憾,为他们的未来感到痛心。她记起师父的话,慈悲涌上心头,一股祥和充溢了全身,她真切体会到修炼人去除魔性后充实佛性的神奇力量。

从劳教所出来1年多后,周梅林和吕平义夫妇再次被捕。在看守所里,周梅林绝食80多天以示抗议,因肌肉萎缩导致全身瘫痪,双目近乎失明,庭审时是吕平义把她背进法庭的。这种情况下,法院依然判处夫妇二人8年监禁。

……

2011年1月,周梅林夫妇从监狱出来。回家后,等候她的是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母亲早在2年多前就过世了。外地的姨妈告诉她,曾去监狱找过狱方,恳求放周梅林回家,最后看一眼妈妈,狱方把消息压了下来,根本没有提起过。

周梅林的母亲非常心疼女儿,当年高考录取率只有7%,周梅林是她心中的骄傲。中共对法轮功镇压开始后,周梅林的工作、家庭、前途,几乎一夜之间全都失去了,母亲常常以泪洗面,“你太傻”,经历过多次政治运动的母亲劝告她,“不要和共产党对着干,共产党说煤球是白的时候,你千万不能说是黑的,否则它们会整死你的。”

周梅林试图让母亲明白,法轮功学员坚持真理没有错,终将有一天会看到邪不压正。但多年在共产党政治运动下心有余悸的母亲,依然在恐惧中度过了最后的几年。周梅林心里非常地痛,“子欲养而亲不在,那是无法表达的痛。”

在他们夫妇同时被关押的时间里,女儿贝贝像被踢皮球一样在几个托管家庭之间转来转去,并多次转学,后几年总算回到北京的姥姥姥爷身边。当年分离时,贝贝刚小学毕业,再见到父母时已经高中毕业了。给女儿整理衣服时,周梅林发现贝贝当年小学时穿的长裤,这时依然能穿,说明孩子这些年基本没发育长个儿,甚至心态也停留在小学时候……

……

自1999年迫害开始,除去身陷牢狱的8年,周梅林一家基本都在当局的监控之下。国保、便衣、610、居委会、街道综治办等等,这些被中共当局用来对付法轮功的各层部门无处不在。为了维持生活,他们夫妇尝试到外地找份工作,但一到中共当局的“敏感日”,就会被要求回到珠海,哪儿也不能去。

贝贝顺利考入了天津外国语学院,学校安排她参加国外大学的交流计划,但贝贝申请护照时却被告知不获批准。

“让你女儿到我们这儿,写一份不修炼法轮功的保证,我们才给办。”珠海国保大队一名周姓警察冷冰冰地说。

周梅林据理力争:她还是个孩子,你们为什么这样对她。

“为什么?难道你这些年在监狱白蹲了吗?”警察讥讽道。

周梅林知道,虽然他们夫妇从中共监狱黑窝出来了,其实还是被关在一个更大的监狱里,在这个国家,他们没有自由。吕平义也曾经找到一份工作,需要办理护照到国外出差,公安明确告诉他:“我们不会给你办护照的,像你们这样的人才,出去后会被国外法轮功利用的。”

周梅林十分感慨:当这些善良公民可以为国家做贡献时,被中共当作“敌人”投进监狱;而当他们想离开时,又被当作“人才”不予放行。

由此,他们下了决心,带着贝贝想办法逃离中国,在国外寻求联合国难民救援机构的帮助。

……

2018年5月,加拿大魁北克

在逃离中国大陆5年后,周梅林、吕平义和女儿贝贝出现在加拿大魁北克老城的兵器广场。

2018年5月26日,在加拿大魁北克城庆祝法轮大法洪传世界26周年的集会上,周梅林面对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讲述了自己为了坚持信仰在中国所遭受的迫害。她用中文发言,由女儿翻译成法语。在另一旁,吕平义举著一幅“法轮大法好”的旗帜。

她们的声音,通过扩音器在广场上空传播开来。周围的人停下了脚步,仔细聆听。这是北美最古老的历史名城,夏季里总是有很多游人。人们震惊了,当今世界上还有这样残酷的迫害在发生著,令人难以置信。善良的人们纷纷上前在制止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征签信上签字,表达对她们的支持。

那一刻,周梅林心中升起一股暖流:公道自在人心,正义终将战胜邪恶。

吕平义得法那天星夜下在海边说过的话,又在她脑海中回响。是的,为了坚守真善忍,吃多少苦都值得。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新生网星空下的约定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