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制转化惯用手段:打毒针和下毒药


提起医药,人们通常想到的是治病救人,救死扶伤。可是您想象不到,医药如今却被中共用来折磨健康的法轮功学员,来逼迫他们放弃对“真、善、忍”信仰。多少善良人被酷刑和药物迫害致残、致疯、致死。

中共文件提药物转化

中共2001年11月24日的一份“密件”,上面写有对法轮功学员“还必须采取药物治疗的方法”。这份密件的标题是“范方平同志在全国劳教系统教育转化攻坚战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范方平时任中共司法部的副部长,管辖监狱、劳教所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场所。范的讲话体现出中共的迫害政策。

在“六一零”人手一册的所谓《反×教内部参考资料》里,关于对法轮功学员“转化的实施方法”写道:“必要时可用药物介入,采用医药方式和临床实验方针达到科学转化之目的。”

在2002至2003年间,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医院院长赵某在禁闭室的走廊里,手里拿着装有粉红色药水的葡萄糖瓶子,凶狠地对十三位法轮功学员说:“如果你们说不炼了,我就请狱长把你们放回监区。如果你们还炼,就一直给你们打这个,这是国家统一给法轮功研制的。”

药物迫害致死致残致疯

明慧网报道了大量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药物迫害致死、致残、致疯的案例。据明慧网2015年1月不完全统计,在黑龙江省被迫害致死的766位法轮功学员中,仅在明慧网报导的案例中至少有七十位学员是被药物致死的。

药物实验与下毒,已是中共恶徒“转化”、虐杀法轮功学员最普遍的手段之一。中共恶人除给法轮功学员明目张胆地强行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外,还普遍地在法轮功学员的饭食、饮水里、用具上下毒药。下毒手段也日益精细、隐蔽、阴毒,从开始的很快将人致疯致死,到把人放出数天、数月、数年后仍在遭受精神、生理失常的折磨,表现为肝腹水或肾衰竭症状,肚子肿胀或便血、吐血,最后药性慢性发作去世。有的狱警公开对遭药物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说:“你出去就得死。”

有些法轮功学员被黑龙江省牡丹江监狱和劳教所药物迫害后,出现肝腹水或肾衰竭症状,表现为全身浮肿,腹部下肢肿胀,象怀孕八、九个月的孕妇,肚子大大的。出現肝腹水症状,吐血,甚至一吐就吐一盆,最后含冤离世。这里仅举数例。

潘兴福:双鸭山青年才子,被牡丹江监狱迫害得肚子胀得象皮球,2005年1月31日含冤离世,年仅三十一岁。

黄国栋:牡丹江法轮功学员。黄国栋在被非法关押在牢狱中时,也曾遭药物迫害。一个管伙食的犯罪嫌疑人透露:“黄国栋在看守所为什么总拉肚子不好,是因为在他的饭菜里掺了东西。”黄国栋后来被非法判十年刑,在牡丹江监狱遭毒打、冷冻等迫害,还遭狱警用多根电棍电击小便、肛门等酷刑摧残,黄国栋遭十年冤狱迫害,回家后,腹胀、尿血,后来便血,气味熏天、腹胀的肚子很大,最后吐血,黄国栋于2017年10月31日含冤离世。

刘楠:2001年10月,牡丹江法轮功学员刘楠被爱民公安分局警察绑架后,遭到酷刑折磨。10月13日在她被劫持去看守所的路上,一警察突然莫名其妙的问她:“你困吗?”刘楠说:“不困。”他自言自语地说:“还真行。”这时刘楠有些警觉,回想起警察记笔录时,给刘楠倒了杯热水,一个劲儿让她喝,还假装热情地说:“多喝点暖和暖和。”刘楠就喝了几口。结果当询问做笔录时,她困得厉害,一直趴在桌子上迷迷糊糊的,警察问一句她就答一句,结果把不想说的一些事都告诉他们了。她这才想起,那水一定是被他们做了手脚。

刘智渊:原牡丹江师范学院计算机系教师,2000年因进京为法轮功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在牡丹江四道劳教所,他被强迫吃不明药物,后来一睡觉就出现恐怖景象,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他的妻子申春花原为师范学院图书馆职工,也修炼法轮功。2003年刘智渊夫妻再被冤判十年,家中只留下三岁多的儿子和不到一岁半的女儿。

侯景涛:男,牡丹江农管局云山农场职工。在鸡西劳教所,侯景涛每天被强制坐小板凳长达八小时以上,还遭木棍打、烟头烫等酷刑,后被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导致精神失常。

杨丽娟:女,美丽贤淑,原在延边州旅游局工作。2002年5月,杨丽娟被警察劫持到牡丹江爱河铁路看守所,遭体罚、打骂。被强行注射不明药物后,杨丽娟突然精神失常。

庭审时疑当庭下药

2015年2月13日九时,牡丹江市爱民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关日安、张玉堂案非法开庭审理,在张玉堂宣读自己的陈述词时,审判长季明让人拿水给他,张玉堂喝下后,出现言语不清、头晕,思维模糊的状态,而且剧烈头痛,却被继续庭审。张玉堂的妻子、六十多岁的张翠霞忍无可忍,站起来控诉,被法警们暴力拖到门外,张玉堂看到了,却呆呆的没有任何反应。

更为反常的是,中午休庭时正常走出法庭的关日安,下午是被法庭用轮椅推进去的,无力的歪着头,看上去处于类似昏迷的状态。后经律师一再大声召唤,关日安才醒过来,茫然地说:这是哪里?我怎么在这里?这里是法庭?我的另一辩护人怎么没在?越说声音越大,最后失控,声嘶力竭地对审判长大喊大哭“你无权剥夺我聘请两名辩护人的权利”,哭喊声响彻整栋审判大楼,一直持续了十多分钟。审判长季明让法警把关日安拽出法庭训诫。十多分钟后,关日安又被带进法庭时,突然变得异常安静。

观察人士表示,张玉堂、关日安以上种种状态,类似被使用不明药物造成反常状态。

本文所叙述的是黑龙江牡丹江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疯的部分案例,只是冰山一角。这场对“真、善、忍”的打压,使中国社会法制倒退,道德急剧下滑,是一场巨大的民族浩劫。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新生网强制转化惯用手段:打毒针和下毒药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