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赁时代不再“卖”房 其实是陷入绝境了!(图)


买房?租房?对低端来说,其实是双输?(Adobe Stock)

【看中国2018年3月12日讯】一)万世不易的财富

我想,关于“卖地”这种事,有关部门的某些人,悔得肠子都青了吧。1992年之前,中国卖的是“永久”使用权。中国最早的一批房产证,叫做“房改房”。对于房改房来说,是没有“使用期限”的。你如果翻鞍山新村,杨浦新村一些老房子的产证。上面是没有“有效期至xx年”这项的。

这些房子,默许是无限年的。

因为众人众所周知的“70年使用期限”,并不是亘古有之的。在1992年之前,中国所有的房子,默认都是“无限期”。1992年之后,才开始拍地。才开始有市场化的土地供应,才搞出了“70年批租”。

对于“工人阶级”手里的“房改房”,你自然不好意思去再追上去,敲一个戳。因此上海默认的潜规则,是这些房子“交易一次”。只要你交易一次,出新产证了。就从新产证的日期算,重新给你70年时间。想当年1992时,这个“70年土地批租”,不知道遭了多少口水,多少口诛笔伐。老百姓出钱买的东西,居然还有年限。还不能天长地久。习惯了“做主人”的工人阶级,不知道骂了多少次。

没想到时移世易,到了今天,连带着“70年使用”期限。有关部门也悔得肠子青了。

为什么后悔,因为升值了。最早的时候,上海拍卖闵行莘庄的地皮。要价不过150万一亩。随着十几年来的沧海桑田,这些土地,早就千百倍升值。先是1000万一亩,再是5000万/亩。现如今,连带着周浦地王这种垃圾地段,都能拍5000万/亩了。

和“土地升值”相对应的,则是房产的千百倍升值。莘庄的房价,从3500元/平方,涨到10000元/平方,再涨到今天的约60000元/平方。连带着房产升值,带动一大批人“发财”。

看见发财二个字,有关部门又坐不住了。

二)拍地

从新世纪初,就一直有砖家跳出来说:“地卖贱了”。经书卖得贱了,只收了三斗三升米粒黄金,让后代儿孙没钱使用。地方政府卖地,按照标准的说法,是为了“筹措建设资金”。

每一个城市的发展,道桥路隧市政绿化,耗费的资金都是天文数字。想要尽快地大发展,仅依靠工商业的税收,肯定是不够的。通过一次性“预收”70年土地使用费用,显然是一种很好的方法。

但是地方政府很快地发现,“地卖贱了”。地卖贱了?象周浦罗店这种鸟不拉稀的农田,卖到5000万/亩,保本价房价80000/平米,难道还是卖贱了?

答案是,还是卖贱了。

因为从1993年开始的各地“土地出让”市场。包括地方政府在内,都没有算计到“四万亿”。他们没有想到,在未来的时代里,货币M2可以增长得这么快。

物价可以加一个零。加二个零。因此“土地拍卖”在当时,即算是一笔很好的买卖。可是把时间拉长到十年,二十年。“地方政府”们惊讶地发现,他们把黄金卖了白菜价。

土地,是对抗通胀最好的利器!

三)贪心

从来没有干净的赌局,哪里有利益,哪里就有犯规。赌输了,就要掀桌子。古今中外,莫不如此。巨大的利益面前,上万亿的利益面前,又怎会让它平白溜走。

“地卖贱了”,调整和对策,随之而来。

第一个做法,是急剧“缩紧土地口子”。卖地指标被严加控制,绝不允许把下任的地也卖了。

第二个做法,是“严打二级市场”。建立土地统一调配中心,禁止KFS之间私下土地买卖。

曾经有一段时间,政府内部有人提出“房产税”。房产税就其字面本意,房产收益的12%归政府(哪怕自住)。这意味着政府平白没收12%产权。后来,政府内部的人都觉得,这事实在TMD太不要脸,太无耻。

把“党”的“伟光正”都塌光了。因此也搞不下去。

有一个很简单的检测方法,你身边有哪个人念念不忘“房产税”。分析问题动辄以房产税出发。必属“人渣”无疑。

对于地方政府来说,他们的“诉求”很简单。地卖贱了,哪怕现在卖的“天价”。五千万一亩,周浦八万。从长远看,依然是亏了。货币可以加二个零。那么,应该这么办。

聪明人都想到了,“入股”。

四)入股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看中国租赁时代不再“卖”房 其实是陷入绝境了!(图)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