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师尊

尊敬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今年是法轮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我于一九九五年得法,在师父的呵护下,磕磕绊绊一路走到今天。回头看看自己走过的路,我越来越明白师父讲过的修炼中一切安排都是有序的法理。从得法以来时时处处都能感受到师父的慈悲苦度,对师尊感恩的心情无以言表。

我是因岳父母1995年专程从北京赶到澳洲教我功法而得法。当年我已经抽了二十多年的香烟,每天要抽大约35支。岳父看我想学功,就给了我一盘录音带,让我听听师父对抽烟是怎么说的。说来也神奇,我就听了一遍师父有关抽烟的讲法,就自然而然地不想抽烟了,没有任何痛苦。晚上餐桌上,我开始喝从前攒着的好酒。岳父看到后说,你要炼功,这个酒也不能喝。就这样,在短短的几个小时里,我轻而易举的戒了烟戒了酒。

当时的我整天乐呵呵的,有时间就学法炼功。早晨炼完五套功法后去上班,晚上学法。天天如此,从未间断。在联络到我们本地区的其他同修之后,我的大部份业余时间都用来弘法以及组织学法交流。我的生活变的非常充实,活了这么大第一次知道了为什么而活,也感受到了生命的意义。感恩师父让我从一个常人变成了一个走在神的路上的修炼人。

过病业关

因为抽烟多年我有很严重的支气管炎,每次发作时都咳得我死去活来,都要靠很强的药物才能压下去。修炼后,同样的症状出现几次,所不同的是我知道这是师父在为我清理身体。无论症状多严重我都坦然处之。几次清理后症状就永远地消失了。炼功不久后,每年使我痛苦万分的花粉症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之后有过多次其它的病业症状我都没当回事就过去了。我感受到师父所讲的无病一身轻的状态。

就在我沉浸在无病一身轻的状态之中时,魔难悄然而至。一天,我去上班时还好好的,可是到下班时,我却突然走不了路了,是我的同事用椅子给我推下楼的。当时我的正念没出来,而是想“怎么会这样。我一直跟别人说,炼功不会得病,现在自己连路都不能走了,别人看到会怎么想啊。”于是我就急着想消除这种病状。

以前我的腰受过伤,每次腰出状况了就找脊椎按摩师给掰一下就好了。那次急于想让病症消失,忘记了自己已经是个修炼的人,还是想用修炼前对付病业的方法来对待。结果是脊椎按摩师看完之后说,我是因腰椎受损,里面的液体流出,需要手术将其刮除。他让我去找医生拍片子,以最后确诊。一念不正就步步皆错。接下来我真的去找了家庭医生。

那天,一向和蔼的老医生一反常态,用非常奇异的眼神看着我,似乎是对我说,你来干嘛?你没有病!当时的我还是不悟,就把这种症状看成是病。接下来做了CT扫描,结果显示第四和第五两节腰椎间盘突出。我的家庭医生说,除了手术外,没有别的办法,而手术的成功率是50/50。他帮我联系了专家,并预约了就诊时间。回家经过一番痛苦的挣扎后,我突然清醒过来了。

师父说:“作为一个修炼人,你老认为自己是个常人,老认为是有病,那怎么炼?我们炼功中来了劫难的时候,你还把自己当作常人,我说你的心性那个时候就掉到常人那儿去了。就在这一个问题上,最起码你掉到常人那个层次上去了。”[1]

我悟到,我是一个修炼人,怎么还会去听常人摆布呢?我首先做的就是否定它。于是我拿起电话,取消与专科医生的预约。接电话的专家助理似乎不相信她的耳朵,一连问了几遍,是否确定要取消?我很坚定地说,是,我确定要取消。接下来就是把所有的CT扫描的片子全部用碎纸机粉碎后扔進垃圾桶。

由于当时站不起来,只能打坐。我想我也不能任由旧势力来摆布我。不让我站起来就是想把我困在家里,不让我出去讲真相救人。想到这儿,我就试着站起来炼动功。当一站起来我就浑身打颤,就想马上就坐下。我强忍着疼痛,颤颤抖抖地做完一遍第一套功法后马上坐下,坐一会儿再炼第二遍、第三遍。我用同样的方法炼第三套和第四套,但是一直没敢炼第二套,因为我自己觉的不可能站那么长时间。

那时我们去领馆发正念。每次都是别人炼动功,我炼静功。有一次第二套的音乐响起后,我不知不觉地站了起来,坚持炼完了第二套。那是我一个多月来不能站立后第一次炼完第二套功法,当时我的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感谢师父让我从新站了起来。

我想着要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走师父给我安排的路。接下来我就决定去上班,先是让我太太开车送我到单位门口,我一步一步地挪到电梯那儿,然后再缓慢地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就这样短短的几步路我都难以坚持,很多次想坐下歇一会儿,但是我就是坚持不坐下。

一周后我就自己坐火车去上班。火车站离开办公室有一段路要走,平时走六、七分钟。当时我站不直,身体是向右侧倾斜的。六、七分钟的这段路变的非常漫长,走路时的疼痛就是要迫使我坐下。当时我心中一遍又一遍地默念师父所说的“难行能行;难忍能忍”[2],坚定自己的信念,有时感觉实在坚持不住时,就告诫自己,“是人你就坐下”。凭着坚定的信念,我越走越直,越走越直,最后能正常地走路了。

迫害后的考验

在迫害开始之后,对我的考验也随之而来。我是当记者的,采访过很多人,包括总统,也参加过很多领导人的会见。见了多了,听了多了,对邪党整人害人的手段有所了解。因而,自然而然地养成了一种防范和自我保护的心态。

在迫害初期,在不认识的人面前我什么都敢说,但是在有些熟人面前却由于人心和怕心,而不敢讲。记得有一次我的做媒体的朋友来出差,请我去吃饭,当时在场的有领馆的官员。这是一次讲真相的极好机会,可是由于怕给朋友找麻烦,怕给自己带来什么麻烦,怕自己在国内的家人受到牵连等种种人心和怕心,该证实法、讲清真相、该为师父正名时却不敢说话。事后,我非常痛恨自己,也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耻。考验未通过。

师父在《精進要旨三》的《走出死关》一文中说:“怕心会使人干错事,怕心也会使人失掉机缘,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

可能正因为有了这次刻骨铭心的痛悔,我去掉了怕心。再去领馆时敢在监视摄像机前走来走去,敢在公开集会上发言,甚至敢進到领馆里跟里面的官员洪法,讲法轮功真相。我还参加了本地大法弟子在领馆前举行的绝食抗议。

做协调 修自己

自从修炼以来我一直在做协调人的工作,但是都是配合别人做。这对我来说非常适合我,因此多年来一直比较平顺,没有出现过大的波动与考验。几年前,突然宣布让我担任我们地区的第一协调人起,这种平静的修炼状况出现了小小的波澜,虽说不是惊涛骇浪,却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刚接手这个协调人的工作,因为非常突然,觉的有点不知所措。我是一个比较内向,不太爱说话,不太愿意做决定,也不太愿意担负责任的人。在当配角时,这都没问题,可是当了第一协调人之后,我就必须要在很多公开场合发言,讲话,我要对很多事情做出决定,我要对很多事情承担责任。这些都是我的弱项。

我理解师父让我转变角色的原因,是给我一个变弱项为强项的机会,给了我一个能够去我某些执着心,以及在协调本地同修在救度更多众生的过程中修好自己,修出自己今后所需威德的机会,是要我从中修上来。这之后面临的第一关就是觉的有人不配合自己,心中有些愤愤不平。

师父说:“矛盾来了,为了叫你提高上来,不触及到你的心同样不行,大法的工作也是提高你心性的好机会呀!”[3]

我知道向内找,但是最初的向内找时只是去掉了一些表面的东西。内心没有彻底的改变,所以矛盾还会出现。这时候,总是会有学员来找我,为我打抱不平而讲一些听起来帮我的话。这样的话把我愤愤不平的心加持得相当的强,越想越觉的自己在理,完全忘记了这其实是给我修的,也忘记了师父说的遇事向内找的法宝。

接下来再次向内找,看看到底还有什么心没有放下。我觉的别人不配合,其实我是站在为私为我的基点上来看问题的,并没有从对方的角度为他人想一想。

另外,我还发现出现这种不平之心是要给我扩大心的容量的。在与一位同修交流时她曾对我说,作为一个协调人应该有海纳百川的容量。听到之后我就想,是啊,我怎能为一点小事就愤愤不平呢。之后,我在多次场合反思自己。在明法理,去执着之后,现在我已经放下了那颗愤愤不平的心。放下了自我,真正地从内心提高了上来。在这过程中我还发现,做第一协调人也不是非要让别人配合我,其实我也可以去配合他人的。这一心结解开之后,有事主动请求别人帮助,而不是等着别人来配合。这样大家相互配合,整个场就溶合了。

我在整个向内找的过程当中多次想到了师父用那种洪大的慈悲对待我们和众生。每次想到这儿时我的眼睛就会充满泪水。我为自己修炼了这么多年了,还不能用慈悲去对待每一个同修,包括与自己有不同意见的同修而感到惭愧。

当了第一协调人之后,明显感到责任大了、压力也加大了。另外,还会时不时地听到一些对自己的议论,在我听来,有的是断章取义;有的冤枉我;有的是无中生有;还有的简直就是颠倒黑白。一时间我真是觉的很苦、很累、很无奈。

经过一番思索,我逐渐明白了。既然我已经意识到,师父把我放在这个位置上是因为我有需要这个位置去除某些执着,成就某些威德,出现这些所谓的断章取义、冤枉、无中生有、颠倒黑白,都是师父借同修的嘴在给我创造修炼提高的环境,在帮助我扩大容量。

悟到这些之后我再回过头来回味一下当时自己所经历的所有对我的种种“不公”时,我发现很多当时觉的对我的“非议”其实也并不是空穴来风。只要我向内找的话,都能找到这些所谓的“非议”都是由自己的不足而造成的。

在做协调人的过程中我还悟到,修炼就是修自己。无论遇到什么情况,不要想着去改变别人,因为要想改变别人是不可能的,唯一能改变的只有自己。因此,我现在无论听到什么先找自己,不看别人,把眼睛盯着自己的一思一念上。任何不好的东西一冒头就要灭掉它,不能让它有滋生的环境。我发现每次我转变了,那些给我修的因素也就失去了存在的必要,也就随之消失了。

做第一协调人还要负责一项非常重要的救人项目——推广神韵。做了几年神韵推广,有时做的好一些,有时不那么好。每年做神韵都会遇到同样的问题,就是同修之间总是存在相互不信任及向外看的现象,比如这个广告应该这样做或那样做,你看某某怎么不出来,这个协调人怎么能这样做,为什么我们不做这,不做那等等。另外就是东西方学员文化不同所造成的分歧。东西方学员会按照各自的想法和观念去否定另一方所做出的努力。其结果是因为我们自己的互相不信任,而影响了推广的力度和效果,使学员推广和媒体推广两部份都因我们自己的看法或观念而受到负面影响。

今年从神韵推广一开始我就明确地提出希望大家调整心态,调整到“心齐、念正、不抱怨”的状态,只看自己不看别人,相信自己的同修,并支持协调人决定要做的各种推广项目和媒体广告。另外一位佛学会成员也提出要用感恩的心态来推神韵。

在这样的心态下,大家对各项推广方式都以正念支持,在做项目中遇到问题都向内找,看看自己哪儿做的不好,不去指责暂时尚未出来的学员。整体状态好了,那些原本不出来的学员就坐不住了,纷纷出来参与各项推广项目。

这次神韵推广期间的大组交流有很大的改善,大家都认为不仅在人数上、数量上,还是在内容上都是近几年来最好的,特别是东西方学员之间的相互配合都做得比往年好。

相比去年,我们今年找到了主流观众,出票也有很大的進步。但是跟神韵巡演的洪势相比我们还有很大的差距。今年神韵从美国一路走来,所到之处几乎都是爆满和加场。因此,要跟上正法的洪势我们还需加倍努力,以便不被落下。

在做了一段协调人之后我感受到了师父那宏大的慈悲和良苦用心。师父把这么多学员交给我,把像神韵这么大的项目叫我负责,都是在锤炼我,都是要帮助我成就我今后所需的威德。作为协调人,我在组织方面和经营方面还有很多东西要学,要改進。

结语

回顾自己走过的路,深深体悟到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都是安排的非常有序的。从我上大学,学英语,1976年派去加拿大留学,1988年来到澳大利亚,1995年岳父母专程从北京来澳洲教我炼功。所有的一切都是为我今天在海外得法、弘法、修炼、救度这一方众生做铺垫的。

师父把我从地狱里捞出来,把我洗净,领我走上修炼的路,又成就我今后回家后所需的威德。我感恩师父,但是只是感恩并不是师父所要的。师父要的是我要真正修好自己,带着我们地区的大法弟子救度更多的众生。

师父说:“大法弟子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大法弟子在证实法,都是你们在走神的路。在最后阶段不能够放松,继续做好大家该做的事。”[4]

师父还说:“但是这条路很窄,窄到你走的非常正才行,才能救了人。你走的非常的正,你才不会出问题。”[5]

我要走好最后阶段这段路,不辜负师父对我的期望,圆满随师还!

感谢师尊!
感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负责人也是修炼人〉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二零一七年纽约法会发言稿)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正见网感恩师尊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