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榆树法院制造43人冤案 最长刑期15年

【大纪元2018年11月05日讯】今年夏天,吉林榆树市法院冤判黑龙江宝清县法轮功学员宁廷云,并非法庭审李香云、郭淑学、任淑霞等三名法轮功学员,整个过程不到一小时就草草收场。

清晨6点刚过,法院门前的气氛恐怖、紧张,警车、特警车、法官、便衣、法警及国保大队警察全部出动。

庭审前法院不通知家属,不告知律师。郭淑学和任淑霞家属通过法院内部人打听到消息后才前来旁听。

当任淑霞的丈夫要进法庭时,国保大队长赵文峰问他:“你咋来了?”任淑霞丈夫说:“听说今天庭审任淑霞?我来打听一下是否属实。”那些人自觉理亏才同意他进去。

6月12日,清晨6点30分,在法庭上,当主审法官问四名法轮功学员还有什么要说的时候,她们都回答道,信仰自由,无罪;绑架、关押、庭审都是违法的,是对修炼“真、善、忍”做好人者的迫害。

法官问李香云:“你发放的资料都是哪来的?”李香云答:“那不是发放,那是传播向善的种子,我还没等传呢,就被你们绑架了。”

庭审中,公诉人和法官把郭淑学的名字都念成了“李淑学”,公诉人几次出现了语无伦次的状态。

每个法轮功学员的庭审时间只有10分钟左右,法庭匆匆收场。

黑龙江宝清县的宁廷云是最后被宣判的,没有家属旁听,她的代理律师也没通知到场,她被冤判十个月。

据明慧网报导,从1999年截至目前为止,已有43名法轮功学员被榆树法院冤判,最长刑期为15年,导致他们在监狱受尽酷刑折磨和非人的待遇。

榆树法院每次开庭都如临大敌,通往法院的各个路口、通道都站满了警察,连楼顶都荷枪实弹站上了警察;法院常常清晨开庭,不让律师介入,不让家属旁听,诬判法轮功学员。

清晨五点开庭

2018年4月3日清晨五点钟,法院就悄悄对宁廷云进行非法庭审。

宁廷云被带到榆树市法院第二审判庭。法院没有通知辩其护律师和家属。宁廷云多次对审判长说:“我有律师。没有律师在,我不开庭。”

审判长完全无视她的要求,只顾念假罪证。在整个庭审中,审判长不允许她说话,她一说话就被打断。庭审过程大约只有十分钟左右,就收场。

宁廷云,今年60岁,黑龙江省宝清县人。1998年她病入膏肓,中西药都试过,未果。七旬的老母亲给她端屎端尿,每分每秒她都在煎熬中。

后来,宁廷云接触到了法轮功,听了法轮功师父的讲法录音后,心里充满了活下去的勇气。她开始炼功,仅四天后,一身病痛全部消失。

宁廷云(明慧网)

就榆树法院清晨对宁廷云开庭一事,北京律师黄汉中对大纪元记者说:“在我30多年的法官和律师经历中,没有碰见过早上5点就开庭的,应该来讲在世界范围内都是非常罕见的。法院开庭按照《宪法》规定必须公开审理,要有公众能够旁听。5点开庭大家怎么去旁听?人为的障碍,不让旁听。”

黄汉中律师还介绍说,按照劳动法规定,政府机关没有5点上班的。在中共的司法机关确实有所谓的从重、从快原则,但是都是延长到当天晚上10点,不会放在第二天早上。

榆树法院对法轮功学员清晨开庭绝非个案,早在十多年前就有过先例。

2003年11月17日早晨五点多钟,人们还在沉睡之中,街上行人稀少,榆树市上百名警察对榆树市法院周围进行了严密布控。

之后,榆树市公安局将苑俊峰等九名法轮功学员偷偷拉到当地影剧院,由长春市中级法院进行非法审判。

整个“审判”过程总共才十几分钟,除每人有一名不修炼的家属外无其他旁听者。法轮功学员被逼面壁而站,不准辩护。

庭审中,法官给法轮功学员强加罪名。当法轮功学员李林揭露警察违法行为时,警察卡住其咽喉不让出声。赵继生抗议时,遭到警察电棍电击。

最后九名法轮功学员全部被冤判:苑俊丰11年、杨春光10年、王士芹8年、曹振国8年、陆树林6年、胡喜勤6年、李林4年、赵继生4年、冯立军3年。

前副院长误判十多人

从2003年至2006年,仅榆树法院就非法诬判法轮功学员十几人。其中主要责任人是法院前副院长尹成华。

尹成华(明慧网)

在尹成华的指使下,榆树法院多次诬判法轮功学员,其中诬判刑期从3年至12年不等。

从2007至2009,榆树法院冤判了七名法轮功学员,其中主要责任人是法院前副院长尹成华及时任刑事庭副庭长申家超(现任审判员)。

申家超(明慧网)

2007年1月,泗河镇吕先锋被非法判刑四年

2008年,王续芳、陆桂荣、高艳霞、范秀珍被非法判刑三年、四年。

2009年初,泗河镇李满庭冤判五年。

2009年月,泗河镇刘淑春冤判三年六个月

遭冤判三年半 朱海山含冤离世

2010年7月23日,朱海山、杨信到四河镇讲法轮功真相,被当地派出所伙同国保大队绑架到看守所迫害。

11月23日,榆树市法院对两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审判长正是申家超。由法院指定的律师为朱海山、杨信做所谓的“有罪辩护”。两人的家属曾请了北京的律师,但被法院拒绝介入。

申家超逼迫杨信、朱海山承认自己有罪。朱海山说:“我们是在做好人,做好事,没有犯罪。”最后申家超宣布休庭,等候宣判。

在不到半个小时的庭审过程中,法庭内外警察与警车林立,戒备森严。

2010年12月30日,榆树法院冤判朱海山三年半。

朱海山被关押在四平石岭监狱,因坚守对“真、善、忍”的信仰,遭监狱恶警酷刑摧残。他遭受到迫害的方式如打嘴巴、坐小板凳、电棍电击裆部等,导致满口牙齿被打松动,全部掉光。

中共酷刑示意图:电棍电击。(明慧网)

从冤狱回家后,朱海山又遭到中共“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人员的骚扰,于2016年4月18日含冤离世,终年73岁。

母亲遭冤判 女儿喊冤被绑架

2016年3月29日早上6点多,榆树市法院前布满多辆警车、特警、便衣,门前一条街被封锁。那天年近60岁的榆树市法轮功学员员刘淑艳被非法庭审。

法院前刘淑艳的一双儿女手举著写满字的白纸大声为母亲鸣冤。他们给母亲请了北京律师,可是法院百般刁难,阻止律师接卷。女儿决定为妈妈辩护,法院不让,还阻止儿女旁听。

刘淑艳于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前的一身病痊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她不放弃信仰,多年被迫害得流离失所。

2004年她被非法劳教一年,2009年被非法关进看守所,每天被打七八瓶不明药物,脸、身体开始浮肿,恶心呕吐,直到奄奄一息,才被放回家。因家里常被骚扰,她又被迫离家。

刘淑艳的儿女举著证明向法院抗议和向民众揭谎。(明慧网)

榆树市法院又于4月11日下午4点钟开庭,宣判刘淑艳三年徒刑,刘淑艳的女儿小华手举著冤字牌在法院门前喊冤时,被一群便衣警察拽进特警车。

法院门前的便衣和警车。(明慧网)

 榆树市公检法司人员的厄运

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榆树市参与迫害的政府官员不断恶运随行。有的命归黄泉、家破人亡;有的病魔缠身;有的在车祸中受伤;有的殃及亲人等等,见以下数例。

榆树市委书记马玉伦、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徐凤山于2005年等被“双规”,后被逮捕。徐凤山被判死缓,儿子被判死刑。

2005年10月10日,榆树市政府召开会议,议定对法轮功进行新一轮迫害。马玉伦亲自布置,市长、副市长亲自上阵,几名主要官员各包(迫害)一名法轮功学员。10月11日,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正阳派出所一天内就绑架了8名法轮功学员。

2012年6月30日,吉林省榆树市吉海宾馆传出新闻,公安局副局长兼行政执法局局长宁延生的儿子在宾馆房间里突然死亡。局长儿子才26岁。

曾在2006年以前任榆树市公安局法制科科长。法制科与国保大队互相勾结,不遗余力地迫害法轮功。截至2006年,榆树这个小小的县级市据不完全统计就有268人次法轮功学员被劳教。

方云海,50多岁,榆树市法院副院长,株连亲人死亡。

他曾在榆树“610”任职,几次在电视上诬蔑法轮功。在任副院长期间,榆树法院多次冤判法轮功学员,其中经方云海负责的至少有两起。

2010年过大年,方云海的儿子和朋友去广西旅游,死在南宁一个旅店,年仅31岁。

柴玉峰:男,42岁,榆树市检察院副检察长兼反贪局局长。榆树市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多半都是他一手经办、签字、批捕。

他于2008年6月8日(皇历端午节)死于晚期肺癌。

树市育民乡 “610”负责人邵奇,曾经将法轮功学员姜玉兰强行绑架到长春洗脑班,在洗脑班不收的情况下,托人强行往里送人。

2005年8月末,邵奇突然死亡。

榆树刘家镇“610”综治办的负责人周德存,曾几次骚扰、绑架本地法轮功学员,致使法轮功学员流离失所。法轮功学员张凤军三次被非法劳教,都是周德存带领派出所警察绑架而造成的。

他于2014年底死于癌症。#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大纪元吉林榆树法院制造43人冤案 最长刑期15年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