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经济之父“涩泽荣一” 毕生尊奉孔子为师

文/刘如

“我认为,养成士魂(武士道之魂)的根底,终究在于(孔子的)《论语》,而商才,也可以通过《论语》来充分地培养。 ... 如果熟读《论语》,仔细品味其中的内涵,就会领悟到许多人生的智慧,所以,我毕生都遵从孔子的教诲,把《论语》当作处世的金科玉律,从未离开过案头。 ”——日本资本经济之父“涩泽荣一”

在现代中国人的心中,认为孔孟之道,是落后的老古董,殊不知,日本近代资本经济的根基,文化理念,价值观,都是通过涩泽荣一(1840年生,-1931年没。被誉为日本资本经济之父,商界之父,企业界之父)终身追随孔子的教导而建立起来的。也就是说,孔子《论语》的智慧,被日本资本家钜贾活学活用,成为了指导日本资本经济、领导各界商才的导师。

士魂商才:日本资本经济的灵魂

很多人尽管不了解日本近现代的资本经济是如何具体形成的,如何发展的,(我们也没有必要在这里讲解这段历史。)但是,日本企业普遍讲究道德伦理,做生意讲诚信,讲信誉,产品拥有很高的品质却是众所周知,虽然不能说全部人都能做到,但毕竟是一个普遍的现象。他们的东西让人安心,因此获得世界的赞誉,很多华人不是在旅游期间尽全力地购买日本的商品吗?不管我们对日本民族了解多少,也不管我们心中是否真的从内心情感上对日本人完全认同,我们都不得不承认,商品的品质无可挑剔,这是个无法辩驳的事实。

那么既然中国人认为文如其人,文章如此,那么经商会有例外吗?应该不会有例外。一个道德很堕落很奸诈的人,会生产出好东西来吗?必然不会出现这样的结果。那么整个社会,如果只有几个人这样做,会出现这样普遍的商业社会现象吗?回答当然是否定的。只有整个社会的商人都普遍认可正统的道德,才能做到这一点。

实际上日本的商界,不仅遵从道德从商,讲究信誉和品质,他们还有一个普遍的现象,就是富裕后都自觉地回报社会,认为为社会做贡献,才是商人最大的价值和荣耀。这些思想几乎是所有商界人士,所有企业共同的价值观,他们只要有能力,都会无偿提供大笔资金用于教育、医疗、福利等公共事业,并且是发自内心的。

那么是否自古以来,日本的商人就是这个样子呢?并非如此,实际上,在明治以前,也就是涩泽荣一运用孔子的教导来经营工商界之前,日本的商人大多关注的只是如何盈利为目的,这些说法在《论语与算盘》里,也时常提到,这些思想认识,都出自他的亲口论述。因为日本近代的资本经济形式,就是他在明治初年导入日本,亲手建立起来的。根据他的说法,日本农民和工商业者,在明治维新之前,地位很低,而商人更是如此,由于他们没能接受武士才能接受的儒家四书五经的正统的教育,商人当时仅仅停留在能写会算,或者一点点儒家初级的启蒙教导,因此,武士阶层受到的经国济世的思想就从来没有被商人接触过,因此不懂得经商也要有高尚的道德。他说为此,他立志要改变这种现状,提高商人的地位,只有道德提高,才能拥有大的商才,才能受到社会的尊重,既然都是人,从事什么行业都不分贵贱,只要从商能遵循《论语》的教导,以仁义的原则经营,一样可以变得高贵。

他说,他一定要让世人看到,《论语》同样可以领导资本经济。这就是当年这位开创了日本资本经济的先驱者所定下的志向,后来他真的实现了他的理想,把“士魂商才”变成了日本商界的经营思想之根,把儒生“达则兼济天下”的为国为民谋福利的理想和价值观植入商界,成为日本工商界的共同理想和人生荣耀。所以今天的日本商界和企业,才如此热衷于社会贡献,这是儒生济世救民思想在商界的体现。因此日本的资本经济,其实质是儒商思想,是儒商商道在近现代日本的实践。

一句话,日本的资本经济,其表面形式是西方的,而其灵魂却是东方的儒家思想,来自孔子的教导。

写读书笔记的目的

涩泽荣一,一生熟读儒家经典,以孔子的《论语》为宗师,投入商界40年,以建立银行开始,导入资本经济模式,毕生实践《论语》的教导创建了500多家企业,奠定今天日本经济的模式和根基。毕生心得融进他的著述《论语与算盘》。

今天读他的《论语与算盘》(也就是论述义和利完美结合的书)感慨很深,使我想起历史上唯一一个,独奉《论语》二十篇就成为宋代一代著名宰相的赵普。为何一本《论语》,就能使他们拥有治国和经营之才,秘诀何在呢?

赵普很遗憾没有留下如何运用《论语》的专门的著述,如果有,应该叫做《论语与治国》。而涩泽荣一,日本儒者,为了解答后世的疑问,揭开孔子被后世学者蒙蔽误解的智慧的真谛,他以儒者的灵魂和头脑亲自从商,驾驭商才,以40年的事业生涯和巨大的成功,亲自证实了孔子的伟大。为我们留下宝贵而现实的见证。

所以,今天拿出他的《论语与算盘》,并写下点滴随读感悟,跟着一代儒商的思路,与大家共用祖先的智慧,领悟真正的温故知新,期待大家都能活用祖先的智慧,解开现代人生和教育的各种难题。此为读书随感的目的。旨在抛砖引玉,复兴传统,智慧地应对人生。

孔子的金钱与富贵观被严重曲解

《论语与算盘》是涩泽荣一晚年为培养后代企业家的演讲稿。被视为日本近现代商界的经营哲学基本论,直到今天,都无人可代替他的地位。他一边讲道德与利益的关系,一边破解人们对孔子的曲解之处,道出孔子的本意。我们首先看第四章里,有一节论述孔子富贵观的内容。

涩泽荣一说,孔子被历代儒者误解最严重的就是关于富贵和财富的认识。这些儒者自以为是,毫无根据地断定,“富贵之人没有仁义王道之心,所以要想成为仁者和君子,就不能有富贵的念头”。他们把这样的偏激的认识归于孔子。“其实翻遍《论语》的全部二十篇,也找不到任何类似的句子,反而看到一些孔子关于经商的间接论述。”“如果我断言说,为了获得财富,孔子甚至愿意成为地位低贱的马车夫,恐怕世上的道学者们(空谈理论、并不是用孔子的教导修正自己言行的小儒)会惊得目瞪口呆。但事实如此,这是孔子亲口所言。”

不要说道学者,就是我们这些没读过私塾的,没受过传统儒学教育的现代人,听了以上涩泽荣一的话,都会很震惊,这是真的吗?看来要读原著才行。涩泽荣一给出了真实的证据。他写道:《论语》中有这样的话,“富而可求之,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如不可求,从吾所好。”(《论语述而》)意思很明白,就是说,富贵可以求得,即使是成为赶车的车夫,我也愿意去做,如果不可求,那就从事自己喜欢的。这句话,本没有轻视富贵的意思,但是儒学研究家们,都将他理解成孔子鄙视富贵,这是极大的误解。

书中还举例《论语》“里仁”篇记载的句子:“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涩泽荣一认为,这句话,孔子并非轻视富贵,而是让人走正道来获得富贵,让人“以其道”得之,以正道经营的意思。下句,是说,如果不能以正道获得财富,那就安贫乐道。

我个人理解,“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可以理解成:不以正道得到财富,贫贱就无法摆脱。不去也,就是不能去掉贫困的意思。所以,根本不是鄙视富贵,否则,孔子让弟子学成为官,参与国政,不正是为了管理国家,治理国家,经营好百姓的生活,如果百姓都很穷,怎么叫好官呢,怎么能太平呢?这不是很矛盾吗?孔子绝对不会对富贵和金钱本身有排斥和贬低之意,而是让人正用财富,以正道取得。也就是经商要符合道义。看孔子的原话,也根本没有鄙视富贵和金钱的意思。涩泽荣一正是读原文获得的真知。

读书随感:莫忘孔子教育的初衷

中国儒家经典,浩瀚如海,然而,人们忘记了孔子教导做学问的本来目的和意义是学以致用,这原本就是国学(儒家学问)的本意。孔子兴办教育的初衷,是要培养君子,用以驾驭各种治国之才,帮助管理国家,经营事业,让天下百姓过上太平富足的生活,改变春秋战国时因人心不古、道德下滑而造成的纷乱社会,让百姓远离战争之苦。

这些思想都涵盖在《论语》中,《论语》被视作国学经典之首,也就是后世认为的四书五经之首。然而后世学者,却忘记了孔子创办教育的初衷,把研究各种典籍,熟记各种学问为荣。好像记住了多少典籍,就是有学问了,殊不知,孔子让人读书,读古代各种经书典籍,为的是做人,成为有仁义的君子。先以高尚的人格在日常生活中实践自己的言行,然后驾驭各种才能和技能,或入朝为官,或经营商业。孔子的教导,是为了弟子们修正自己,而非显示自己懂得多少经书,然后死读书,死抠字眼,并仅仅以自己书本上学到的纸上谈兵的见识来给孔子的《论语》进行各种所谓的研究和限制人的狭隘注释,然后形成各种学派。人们盲目跟从和崇拜这些各种学派下的定义,误导了后世的学者。

真正的读书,应该自己读原文,各种注解,因为古语难懂,可以作为参考,却不可下定义。所以对于任何一个学派,不管多么著名,都不可盲目跟随。偏听偏信。孔子说:君子不器。就是不要形成固定而狭隘的见识,限制自己和别人,可偏偏人们都给忘记了。

都能学习涩泽荣一的学习态度,必然能自己领悟到很多东西,活学古人的智慧。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新生网日本经济之父“涩泽荣一” 毕生尊奉孔子为师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