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酷刑:水刑、秒饭、禁止排泄、死亡护理


在中国大陆,无论是大学老师、机关干部、成功商人、朴实农民,只因他们坚持信仰“真、善、忍”,就无辜被中共投进监牢,遭受着种种灭绝人性的虐待和侮辱。

本文仅列举中共上百种酷刑手段中的四种。

一、水刑

水刑,被称为世界上最残忍的酷刑之一。就是人平躺在地上,手脚被紧紧地捆住,嘴里塞满东西,再用胶带封严。然后用胶皮管子,不停地往受害者的脸上浇水。因为嘴被封住,受害者只能用鼻子喘气,而不停地浇水,人就象被反复溺水,受过此刑的人都不敢回忆那段痛苦的经历。

这是辽宁马三家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之一,黑龙江牡丹江监狱各监区转化法轮功学员的主要负责人到马三家劳教所学了一个月的“经验”,回来后就给法轮功学员普遍实施这种水刑。

另一种水刑是冬天把衣服扒光后,让人站着或坐在地上,门和窗户都开着,用水管长时间不停地往人头盖骨的百汇穴部位浇凉水,受害者开始感到异常寒冷,渐渐地感到脑袋麻木,后来逐渐地脑袋像要裂开了一样剧痛。这种酷刑在黑龙江海林看守所和牡丹江看守所都有。

牡丹江市三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王小忠曾遭此酷刑。他于2001年8月17日被牡丹江警察绑架后,遭殴打与电棍电击,满身伤痕,被送进看守所后再用水管浇凉水,被非法抓捕后第十二天即被迫害致死。

看守所为推卸责任,谎称王小忠是得病而死,却将他的心、肝、肺都挖出来冷冻。据悉,王小忠死后,牡丹江看守所副所长被撤换,浇凉水酷刑被停止。

二、饿刑

四川省嘉州监狱有一种吃“秒饭”的刑罚,吃饭时间只给二十秒或十几秒。成都法轮功学员程怀根2017年1月下旬到5月中旬,吃了三个多月的“秒饭”。2017年5月29日,程怀根被活活饿死,年仅五十四岁。这样被饿死的法轮功学员在中共很多监狱都有。

长时间饥饿的痛苦不是一般人能想象得到的,因为生理反应,每个细胞都会感到饥饿,看什么都想吃,似乎吃成了唯一的欲望。

有些人最后出现幻觉,看着灯泡变成了蛋糕,瞅什么都是蛋糕,都是好吃的。这时人已经快不行了,就如《安徒生童话》中卖火柴的小女孩在点燃的火柴中看到了烤鹅,然后很快就死去了。

三、禁止排泄

吃喝拉撒睡是人的生理需要,如今却都成了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有的声称“屎憋三天,尿憋一天,憋着!”

不让排泄是非常难受的,那时真感到活人能让尿憋死。因生理反应,人越来越难受,坐着不行,站着也不行,怎么都难受,肚子憋得非常痛,膀胱和肠道都能给憋坏了。

有些人实在憋不住,被迫便在裤子里。这时恶徒就极力羞辱你。

黑龙江牡丹江第二看守所规定大便三分钟,牡丹江第一看守所则被限制在两分半,若不起来就拳打脚踢。很多时候刚开始排便就到点了,只好憋回去。

中共狱警还故意把凶悍的杀人犯、有暴力倾向的精神病犯人调到和法轮功学员同住,构成死亡威胁,并教唆精神病人:“你打死人也没事,不犯法。”

四、死亡护理

狱警除了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外,还强迫他们每天起早贪黑做奴工。监狱工厂产生的粉尘非常严重,长期吸入后,很多人患上肺结核。而狱警和监狱医院交代,“不是特别严重的不要告诉本人”,以至于很多人被查出来患肺结核或肝腹水时就已经是晚期,没法治了。

监狱医院有一种“死亡护理”,极其恐怖。共有四个犯人,名义上是护理生病的在押人员,实际上就是让病人在规定的时间内死亡。狱警交代给“死亡护理”的犯人,“三天死”,或者“四天死”,护理犯人就得按照警察规定的时间让其死亡,不能超期。那就是各种各样的折磨与虐待。

比如,大冬天大便后给扔在地上,用水管子往其身上冲凉水,冻得透心凉,然后抬回去再往光板铺上一摔。病人往往都是很虚弱很瘦,用冷水冲完再这么一摔,会非常痛苦。很多人不长时间就死了。

中共监狱里的种种酷刑,堪比“纳粹集中营”,法轮功学员在监牢里时时面临着死亡威胁,所承受的都远远超出人类所能承受的生理极限。

自古制造酷刑的终将自尝恶果。希望中共监狱、看守所里的警察,静下心来想一想,不要跟随邪灵恶党做出这种违背天理良心的事。善待他人,就是善待自己。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新生网中共酷刑:水刑、秒饭、禁止排泄、死亡护理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