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吉尔做小白鼠?“量子纠缠”诠释神秘力量(组图)


“量子纠缠”诠释善的力量(公有领域 Pixabay)

【看中国2018年1月13日讯】我的恩师、著名教育家、原肇东一中校长哈师大分校校长范中天先生,有一次提出一个令我吃惊的问题。他说:“浴海,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一中那些打老师打得最厉害的学生,都过早辞世了,什么原因呢?”我说:“我没有注意到,但经您一说,忽然觉得真是这样!”

这些人,“文革”中打老师花样翻新,残忍,残酷,甚至演变成一种不能须臾离开的嗜虐快乐的变态追求。有时候,带钢丝倒钩的皮鞭,一声唿啸,老师的后背立刻开花,鲜血淋淋。老师疼痛难忍、差声差气的嘶叫,回荡在曾经清静、清幽的教室里、走廊中,阴森可怖,久久不散。小小年纪,为什么如此凶残?那些人,可都是不久前还在谆谆教诲你的老师呵!


文革中学生批斗老师(网络图片)

我说:“老师,首先这可能是个心理学问题。这些人为什么过早辞世了呢?那是因为,随着社会恢复正常的脚步的前行,他们的人性开始回归了。这些学生,都是凭着品学兼优考进这所省重点学校的,素养都不会太差,因此,他们心底的善良很快就苏醒了。善良一旦苏醒,就会与曾经的邪恶,即兽性发生撕咬和争斗。这种撕咬和争斗越激烈,他们便越痛苦,终至无法解脱,便只能自我毁灭了。”

老师说:“这是人性战胜兽性,善良穿透邪恶!”

我说:“是呀,正与邪善与恶的争斗,一旦开始,就不会悄悄停止,不受时空的约束,十分奇异。不知道您注意到没有,改革开放以来,一中考上清华北大哈工大吉大大连理工等等名校的,不在少数,可是,有几位是暴力造反者的后代?可惜为零呵!这里也有个为什么?”

“是的,这些曾经的高材生,天赋都不会太差,可是,为什么传递梗阻了呀?那种冥冥之中的善与恶的撕咬和争斗为什么不会止于一代呢?

在林彪倡导的‘诱以官禄德'里,似乎可以找到答案。

‘诱以官禄德’就是以官禄德诱。诱什么?最深层次的,当然是兽性。暴力造反者中,有些人侥幸成了既得利益者以后,那种被引发、开发出来的兽性,由于没有被‘良心发现’有效消解,善良仍然沉睡,就会以另外的形式表现出来。于是,以吨计的酒精的浸泡,以车船计的烟草的熏烤,没日没夜的游乐的消骨融筋,结果便只能是基因的麻痹,染色体的板结。可惜,可叹。”

老师说:“喔,这可能还是个生物学问题。”

我说:“限于水平,学生很难说清此事。我说的,只能是思索的线索。类似‘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事例和传说,够得上汗毛充栋,可是,原因解说呢?多半浮于表层,甚至流于迷信和玄学,难有准确贴切的阐释。然而,很多事实却是客观存在!事实的背后,肯定有一种巨大的推动力,或叫能量,是什么呢?那就暂且把它称作善良的穿透力吧!”

此后,我一直在思索这个问题。也许,从我的思索过程中,能够找到一些诠释的蛛丝蚂迹。

由于举家移居京都,我的孙子因而有幸通过考试进入英国哈罗公学北京分校读中学。哈罗公学是英国久负盛名的公立贵族学校,走出许多世界级精英。于是,我接触到哈罗公学许多杰出校友的传奇故事,惊讶不已。后来,我的孙子以当届毕业生全校两位之一“最佳生”资质和大考高分考上英国三甲大学——帝国理工,又带回物理学研究的前沿信息——“量子纠缠”,令我想到,善良的穿透力,还可能是个物理学问题,我再一次惊讶了!

那就选取其中两个疯传已久的的传奇故事,一试诠释。

第一个传奇故事:

19世纪的哈罗公学,校园暴力频发。一天,一位横目立目的胖大男生,霸气地叫住一位文弱新生:“过来!掏出你的手帕,为大哥擦擦皮鞋!”那位文弱新生瞪过来,胀红了脸,愠怒地说:“为什么呀?你自已没有手帕没有手吗?”胖大男嗷的一声蹿上前,一把揪住文弱新生,旋即按倒在地,一阵雨点般的拳头无所顾及地落在了文弱新生瘦瘦的脊背上。那位新生倔犟地一声不哼。

往来的同学或围观,或起哄,或悄悄躲开。只有一位单单细细的小男生冲上前,几乎带着哭腔大声责问:“你究竟要打到什么时候?为什么这样殴打一位新同学?”胖大男一脸横肉颤了几颤,额上青筋瞬间爆起,吼道:“你敢管老子?活得不耐烦了吗?猪!"小男生毫不畏惧,双眼涌满泪水盯住胖大男,“不管你还要打几下?让我替他承受一半的拳头行不行?”胖大男怔住了,羞愧地停了手。

奇怪的是,校园反抗恶行暴力的声音开始响亮,帮助弱者的善举开始增多。从这件事开始,文弱新生和那位挺身而出的小男生,竟逐渐发展成了莫逆之交。

那位被殴打的新生深感善良的可贵,这次少年时的被殴与解救,竟让他铭感终生,发展成为一种对于家国世事的悲悯情怀,后来他竟然成长为英国的大政治家!他就是鼎鼎大名的罗伯特.比尔!而那位不惧强横的小男生,就是扬名世界的大诗人拜伦!

这就是善良的穿透力对人生的审美穿透!它既可以穿透人生的长度,又可以穿透人生的高度。

其实,善良的穿透力的穿透力度远不止于此,它的强大程度,很多时候超出想象。那就再说——

第二个传奇故事:

19世纪末。苏格兰一处荒郊野外。一位老农民领着十来岁的儿子正在田间耕作。忽然,一个孩子稚嫩、惊惶的呼救声撕破了荒郊的寂静。老农民和他的儿子循声奔过去,眼前的一幕令他们大吃一惊。

一个孩子滑进了化粪池,正在奋力挣扎。化粪池的烂泥臭水已经淹没了孩子的胸口,孩子忽蹿忽下,一头一脸污泥浊水。惊恐的呼声一声比一声弱了,小了,身子缓缓地下沉着。

老农民不由分说跳进化粪池,从背后拦腰抱住孩子,托起,一步一步挪向岸边。老农民的儿子伸过一根随手抓到干树枝递给孩子,一点一点,把那孩子救上了岸。

第二天,一辆华丽的马车停在了老农民的田头。从车上走下一位衣着华贵的绅士,直奔老农民而来。还没走到近前,便张开两臂,朗声说:“非常感谢你昨天救了我的儿子!我要酬谢你,给你一笔酬金,为你买一座上好的农场!”

老农民窘迫地连连摆手,说:“多大个事呀!不需要酬谢!我不会要你的酬金!请回吧!”坚辞不受。

绅士愣住了,不肯走。他忽然细细打量起老农民的儿子。孩子单单瘦瘦,一脸纯真。大大的眼睛,十分明亮,闪动着聪慧的光芒。绅士心头一亮,果断地说: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看中国丘吉尔做小白鼠?“量子纠缠”诠释神秘力量(组图)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