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拿钱 早下手 共产邪灵相中中国的深层原因(组图)

接上文:华俄威权煽起狭义五四雪泥鸿爪(中)

按:要在各国左派社会主义者“中间物色代理人,十分慷慨地为他们的旅行和工作出钱”,“尽量多拿钱、早行动”。纵观共产国际24年历史,它不就是造就了仅一个共产党于其祖国——中共囿于中国——成功夺取政权吗?其他乏善可陈。“远东毕竟是帝国主义的致命弱点。不管现在在近东和欧洲欧洲发生什么事件,将来解决世界历史问题终究在这里,在太平洋,在中国。”

九、俄共早就相中了周恩来

1917年,东北人周恩来(10)、湖南人张西曼,或许还有其时亦为南开中学学生的东北人马骏都来过哈尔滨邓洁民处,“谋划创办东华学校之事”。笔者猜测,积极支持邓氏办校以利革命事业的李氏,向莫斯科苏维埃推荐了邓氏,邓氏向哈尔滨苏维埃或者俄苏共驻哈代表——也许是前述之人“利金”——推荐了周氏、马氏(1920年一度住入该校)、张氏(这位仁兄其时名义上乃属孙中山国民党阵营)。解放后,周氏曾对南开校友说过:“邓洁民帮助过我们,为早期的共产党人做了很多掩护工作。”笔者判断,周氏、马氏从哈尔滨回到天津之后,就秉承驻满俄苏共党分支以及北京李氏指示,在南开中学以及天津大肆开展革命活动。其时柏氏也从北京转移到了天津。1917年周氏赴哈之时,邓氏领他观察哈尔滨苏维埃发动的工人罢工。于此场合,周氏平生第一次听到了《国际歌》。笔者判断,周氏这次来哈,实为俄苏共党为他(应该还有别人)安排的一次“欧式共运见习”。走笔至此,笔者蓦然醒悟,周氏1917年赴日前夕所写那首七绝,原来隐藏着如下一众官修党史作家根本没法想到的意思:

大江歌罢掉头东,>欲往扶桑精研社会主义救我赤县,

邃密群科济世穷。>松花江听罢国际歌予便东渡日本。

面壁十年图破壁,>十年参透宇宙真理旨在理想实现,

难酬蹈海亦英雄。>岂容重凝陈天华蹈海亦英雄寒氛?

如前所述,周恩来可能早在1917年赴哈之时就已挂靠了俄苏共党。1919年中他从日本刚刚回到天津,马上就狂热投身狭义五四运动。英人迪克・威尔逊于其所着《周恩来传》第一部(全书封长虹译。北京:国际文化出版公司,2011)中有如下说:“他带着一批学生到法租界去给在北京大学任教并为共产国际工作的一个俄国教师谢尔盖・包列伏依(即是柏烈伟——笔者注)打电话。威尔逊认为这是周氏第一次与国际共产主义的个人来往。”这“第一次”应是周氏所做伪称,“第一次”怎么就可能贸然打电话?电话号码从何而来?在威尔逊书中,“第二次”乃是周氏到法以后,蔡和森“在蒙塔尔吉郊外一块林间空地举行的仪式上,介绍周加入了新民学会,这使周有机会参加由左翼作家亨利・巴比塞组织的有关时局问题的星期讨论会。巴比塞很明显是代表共产国际的。”

1919年9月16日,天津爱国青年团体“觉悟社”成立,周氏被推举为会议主持,并被委讬起草成立宣言,担任社刊《觉悟》主编。觉悟社成立后第一次活动就是邀请李大钊来社演讲。1920年8月16日,觉悟社有11个社员到了北京,请李大钊先生约集了北京的“少年中国学会”(李氏嫡系,阵容强大)、“青年工读互助团”、“曙光社”、“人道社”等几个团体于北京三处接连召开座谈会,商量将觉悟社和它们合并成一个团体的事情。这显然是为了今后组党而做准备。除“觉悟社”的11个人外,北京方面有30多个人参加。

周氏1920年又去了一次哈尔滨,笔者相信,目的应是为其赴欧之行领取经费以及任务。笔者相信,周氏此次欧行实际并非旨在参加勤工俭学——有一传说说他仅在雷诺汽车厂干过三个星期,而就连这三个星期劳动都被他本人否认掉了,而是遵照共产国际指示说服勤工俭学者皈依共产主义,以及亲临欧洲先进国见习工人运动。据威尔逊言,天津大教育家严范孙发给周氏赴欧用奖学金500美元。据笔者所知,当时的500美元相当于1700银圆,三年500美元亦即每月47银圆。不过大陆网上有如下说:

后来周恩来因参加“五四”运动被捕,南开迫于政府压力将他开除。严范孙爱才心切,捐款7000银圆,资助周恩来赴法勤工俭学。周恩来在法国从事革命活动,有人劝严范孙停止资助,说周“用了你的钱,却成为一个共产党人”,严范孙却说:“士各有志,不能相强。”

笔者相信1700银圆/三年为准,7000银圆/三年乃属兀自夸大之数,而且应该是与另一严范孙奖学金获得者李福景分享之数。事实之上,周氏到欧之后头一年,经济相当拮据,不可能每半年可得1167银圆亦即每个月得389银圆之数,这是47银圆的8.3倍。另外,笔者相信,为人颇守信用的周氏不会一边接受严范孙奖学金一边逃避注册欧洲大学。合理结论只有一个:周氏名义上接受的是严范孙奖学金,实际上接受的是俄苏共工作金。严范孙奖学金即使有,也只是杯水车薪。据威尔逊言,其一,周氏本人曾对留法朋友承认他还有别的经济来源。其二,1922年3月初,周氏在德国首都柏林住了将近一年。“有人说他住在坎特街,但另外有人说他在威廉斯特拉斯有一处漂亮的住所,月租金为12美元。根据一个来自四川的讲德语的中国学生的说法,周恩来住在柏林时,房东的女儿爱上了他。她曾睁着圆圆的大眼睛告诉这位四川同学,尽管周预付了一年房租,但他只是偶尔住在那儿。另一位中国学生也证实了这个说法。”这就意味着周氏到欧之后至多一年,其生活水平就因得到共产国际高额津贴而大有改善,遑论工作费了。

显而易见,经过两年远距考察、三年近距考察,共产国际决定重用既无大学学历又无军事经验,但是表现佳、人品好的周氏。网上曾有一文这样叙说:

周恩来……在工作和学习中与著名的保加利亚共产党领袖、国际共产主义杰出的活动家季米特洛夫建立了友谊和信任……这位周总理的共产国际运动老师,与苏联的领导人斯大林是好友。正是这层特殊关系和周总理的超凡才能,使得周总理在于共产国际运行伊始阶段就已经在中共党内有了非常高的地位,所以总理到黄埔军校担任政治部主任就一点不奇怪了。

补充资料:1922年,季米特洛夫出席了红色工会国际第二次代表大会和共产国际第四次代表大会,并当选为红色工会国际执行局委员;1924年,季米特洛夫出席共产国际第五次代表大会和红色工会国际第三次代表大会,被选为和工会国际执行局委员。

不过,笔者相信,1924年夏,季米特洛夫在共产国际里的地位很低,并不足以推荐周氏一蹴而就。但是笔者相信,一定是俄苏共而非张申府的推荐起了作用。国民党若做阻挠,还要不要俄苏办校拨款、组军发枪?1919年3月在共产国际第一次代表大会上,被选为共产国际执委会主席的是季诺维也夫。季诺维也夫直接参与了共产国际和所属的重要支部的最重要的决策。季诺维也夫还亲自主持了1920年9月在巴库召开的东方民族代表大会,主持了1922年1月在列宁格勒召开的远东劳动人民代表大会,季诺维也夫可谓共产国际中最早关注民族殖民地斗争的领导人之一。尽管如此,笔者相信季诺维也夫并无可能直接认识周氏。不过,笔者相信,一定是季诺维也夫批准了共产国际西欧局对于周氏近距考察之后,做出的积极评价和郑重推荐。那边厢,鲍罗廷接到推荐,没生异议,照荐执行。斯大林应与此事无关;季米特洛夫那时也不可能是什么斯大林的好友。周氏高就,笔者认为,应和柏氏——中共北京局领导——按照程序决策模式第一推动举荐密切相关。

笔者也不相信周氏赴欧就是为了接受特工训练一说,周氏在欧接受的必然是“组织工人罢工乃至起义”的训练(何地?何师?),其中可能有“如何获取起义所需情报”科目。他不可能在欧白领薪金,长年闲着,仅仅“走走看看”。这也必是周氏积极罗致“军阀”朱德入党的主因。回国两年左右,周氏便组织了三次上海工人起义。到苏接受正规特工训练的中共初期同级达人,乃是原为同盟会会员的吴玉章。不过吴氏归国之后却是学非所用。


李大钊、周恩来、张太雷、马骏、季诺维也夫、斯内夫利特(网络图片)

十一、再揭俄共策动五四运动证据

有人可能耻笑笔者:共产国际1919年3月才成立,来得及策划两个月后就发生的狭义五四运动吗?1919年3月共产国际成立之前,俄苏共有可能输出革命吗?还有的人可能觉着困惑:“俄苏经济当时那么捉襟见肘,穷得连面包都得论克分配,哪有余力输出革命啊?”

对东亚下手早。维克托・乌索夫于其所着《20世纪30年代苏联情报机关在中国》,赖名传译(北京:解放军出版社,2013)早就对此做出了解惑(黑体字笔者转):

——应该指出,早在共产国际成立以前,布尔什维克就开始大量资助外国共产党和外国组织。尽管俄国遭到严重破坏,人民生活极端贫困……(48页)

——早在1919年初,副外交人民委员加拉罕就向列宁呈送了关于向外国组织提供经费的问题的“绝密”级文件。他请求在1919年1月至3月“拨给外交人民委员会20万金卢布用于援助东方工人组织和派鼓动员去东方进行宣传”。在该文件列举的拟派“鼓动员”去发动群众进行无产阶级革命的国家中,有南北中国、朝鲜、波斯、印度。(113114页)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看中国多拿钱 早下手 共产邪灵相中中国的深层原因(组图)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