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修命专栏】智慧手机导致青少年自杀率上升(图)

智慧手机使青少年的抑郁和自杀率显著提高,应该适当控制使用的时间。
智慧手机使青少年的抑郁和自杀率显著提高,应该适当控制使用的时间。(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美国圣达戈州立大学心理学教授简・腾格(Jean Twenge)2017年11月14日在《临床心理科学》(Clinical Psychological Science)杂志上撰文称,在各个地区、各种背景的青少年中(不分种族),患抑郁症、自杀企图和自杀率的情况都有所增加。腾格教授在芝加哥大学获得学士和硕士学位,在密西根大学获得博士学位,专攻代际心理学。腾格教授分析发现,“iGen”(1995年后出生的青少年)更有可能患上心理健康问题。

美国疾病控制预防中心的资料显示,2010年至2015年美国青少年的自杀率不断攀升,而此前近二十年,这项资料一直呈下降趋势。腾格教授的研究报告显示,近年来美国青少年自杀率不断上升的趋势,恰与社交媒体的兴起时间相吻合,两者“可能存在关联”。这项研究表明,导致青少年自杀率升高的原因之一就是“网络欺凌”(Cyberbully),社交网站上所描述的那些“完美”的生活可能对青少年的身心健康是沉重的打击。

腾格教授发表在《大西洋月刊》2017年9月号的文章提到,“2012年左右,我注意到青少年的行为和情绪状态的剧烈变化。原本平缓倾斜的线形图变成了陡峭的山脉和悬崖峭壁,千禧一代的很多显著特征开始消失。对代际资料(有的可追溯到1930年代)进行分析以来,我从来没有见过像这样的事情。2012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引起这么大的行为变化呢?”

因为2010年到2015年是经济稳定增长和失业率下降的时期,因此经济不太可能是导致青少年抑郁症和自杀率上升的重大因素。收入不平等仍然是个问题,但它并非是在2010年左右突然出现的,贫富之间的差距几十年来始终在扩大。腾格发现,从2010年到2015年,青少年在家庭作业上花费的时间几乎没有变化,这实际上也排除了学习压力的原因。

“那恰恰是美国人拥有智慧手机的比例超过50%的时候。智慧手机的出现,彻底改变了青少年生活的方方面面,从他们的社交活动的性质到他们的心理健康。这些变化影响着美国每一个角落和每家每户的年轻人。这些影响既覆盖富裕家庭的青少年,也覆盖贫困家庭的青少年;覆盖任何种族的青少年;覆盖城市、郊区和小城镇的年轻人。有手机基站的地方,就有青少年整天抱着他们的智慧手机过日子。”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发布的资料显示,到2012年末,青少年智慧手机拥有率首次超过了50%的门槛,而当时青少年患抑郁症和自杀机率也开始上升。到2015年,73%的青少年已经开始使用智慧手机。2017年针对5000多名美国青少年的调查发现,75%拥有一台iPhone。

有人会说,有可能不是上网时间太长导致抑郁,而是抑郁促使青少年更多时间上网。但另外三项研究表明,这是不可能的,至少在使用社交媒体的时候是这样。随着时间的推移,两项研究发现,花更多时间在社交媒体上导致人更不快乐,但不快乐并没有导致更多的社交媒体使用时间延长。

美国国家药物滥用研究所资助的《监测未来》(Monitoring the Future)调查自1975年以来每年询问12年级学生超过1000个问题,并从1991年开始询问八年级和十年级的学生。该调查问青少年的问题包括:他们有多开心,他们将多少空闲时间花在各种不同的活动上,其中包括面对面的社交互动、体育运动等非萤幕类活动,近年来则会问参与萤幕活动的情况,比如使用社交媒体、发短信和浏览网页。

调查结果表明,萤幕活动时间超过平均水准的青少年过得不开心的可能性更高,而那些非萤幕活动时间超过平均水准的青少年过得开心的可能性则更高。一周在社交媒体上花费10小时或以上的八年级学生,相比使用社交媒体时间较少的,称自己过得不开心的可能性要高56%。那些亲身与朋友呆在一块的时间超过平均水准的人,相比与朋友一起玩的时间低于平均水准的,说自己过得不开心的可能性要低出20%。运动、宗教信仰,甚至做家庭作业,都能降低抑郁症的风险。

不仅智慧手机的使用导致患抑郁症的青少年增加,在腾格教授等人的研究和皮尤研究中心的资料中,上网时间多少也与心理健康问题有关。这项研究发现,从2009年至2015年,每天至少使用5小时电子设备的青少年人数从2009年的8%上升到2015年的19%。这类青少年与每天仅使用1小时的群体相比,呈现出更高的自杀意愿。另外,2015年有36%的美国青少年感到无助,或者有自杀的想法,高于2009年的32%。

该项研究发现,年龄和性别也会对心理有影响。到2011年,14岁的青少年的自杀率首次高于青少年杀人率。女孩们首当其冲地出现抑郁症状,当男孩的抑郁症状从2012年到2015年增加了21%,女孩增加了50%。自杀的女孩也更多,从2007年到2015年,12岁到14岁的女孩自杀身亡者增长了3倍,男孩也增长了2倍。男生的自杀率仍然更高,部分因为他们采取更加致命的自杀方式,但女生正在开始缩小差距。

腾格教授等人发现,那些在网络上花费比平均时间更多,与朋友相处时间较短的青少年最有可能患上抑郁症。此外花更多时间在手机上的青少年更有可能睡眠不足。而睡眠不足是导致抑郁的一个主要危险因素。专家们表示,青少年每晚应该有9小时左右的睡眠;睡不到7个小时的青少年,属于严重缺乏睡眠。2015年缺乏睡眠的青少年比1991年增加了57%。从2012年到2015年,短短几年间,睡眠不足7个小时的青少年却增加了22%。

如果智慧手机造成青少年睡眠不足,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他们患抑郁症和自杀率突然增加了。阅读书籍和杂志相对来说不会剥夺睡眠,看电视也几乎不会,与此相比,智慧手机的魅力大太多了,使人无法抗拒,因此具有特别强大的破坏睡眠的能力,其结果是降低了思考和推理能力,更易感染疾病,体重增加和高血压。睡眠不足也影响心情,容易出现抑郁和焦虑。

其实,早在2016年就有类似的研究公开发表了。韩国延世大学社会福利学系教授金在烨领导的研究小组在2016年1月18日发布的调查结果显示,青少年玩智慧手机越上瘾,就越经常想自杀。此次调查以首尔市和京畿道1601名男女中学生为物件分析智慧手机成瘾因素对自杀念头带来的影响。研究小组对受访者的回答进行多变数回归分析发现,智慧手机成瘾与自杀念头有直接影响。

与性别、家庭形态、家庭生活水准相比,智慧手机成瘾对自杀想法的影响更大。也就是说,女生、困难家庭、单亲或无亲家庭的青少年更容易产生自杀念头,而智慧手机的影响超过这些因素。研究小组解释说,青少年越沉迷智慧手机,自控力越低,自杀风险越高。另外,40.4%的受访者在过去一年间至少有过一次有关自杀的想法、行为或尝试。

如何解决这一问题呢?腾格教授在研究报告中提到限制使用智慧手机:“智慧手机从根本上改变了青少年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从社会交往到心理健康等等。自2011年以来,青少年的抑郁和自杀率显著提高。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他们正处于数十年来最严重的心理健康危机的边缘。这种恶化在很大程度上与使用手机有关。”“让青少年彻底离开手机是不现实的,但可以用其他方式控制他们使用的时间,保证他们同时可以和生活中的伙伴交往,不会时刻沉迷于手机。”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看中国【李修命专栏】智慧手机导致青少年自杀率上升(图)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