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湖南省祁东县迫害黑幕 看行恶者的下场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一日】古语云:“宁搅千江水,不扰道人心”,就是说,迫害修炼人的罪业真的是太大了,甚至是生生世世都偿还不清。以史为鉴:后周世宗柴荣亲自用大斧子砍毁菩萨像,胸生恶疮而死,年仅39岁。再如:文革前后,追随中共卖力砸庙砸佛像的人没一个有好下场。

法轮功是真正佛家高德大法,真善忍是普世的价值,对法轮功迫害,是犯下如天重罪,是真正在迫害自己。下面看看湖南省祁东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行恶者的下场:

(一)2016年湖南省祁东县原610头子肖和平得癌症死亡,终年四十多岁

肖和平具伪善两面性,见人低头哈腰,满脸堆笑,实则皮笑肉不笑,笑里藏着刀。在他任职期间,紧随江泽民竭力迫害法轮功学员。2012年10月肖伙同衡阳市610指使本县国保大队邹爱民等四处抓捕法轮功学员,积极筹办四明山洗脑班,想趁机大发横财,为了得到巨额奖金,完成指标任务,除了绑架法轮功学员,还抓了好几个常人冒充法轮功学员,每人发给100元,收买他们写“三书”,攻击大法,害人不浅。在洗脑班的所谓开班大会上,肖恶毒谩骂师父、诬蔑大法,强迫法轮功学员转化,差点逼出人命。

2014年,省里来县检查,看到马路柱子上贴满了“法轮大法好”、“全球公审江泽民”等标语,当即心生恶念,肖认为立功的机会到了,尽力讨好领导,迎合上级口味,现场拍板,亲自指挥,当即绑架了8位法轮功学员,并随即非法判刑,周桂兰、刘少华、谭六云、肖顺秀各判3年,李宝珍4年,曹翠云5年、匡森8年,还有同修判3年不等(如李迎春)。

肖和平作恶多端,恶报临头,最终逃不过天惩。

(二)祁东县原政法委书记邹爱民全家六人锒铛入狱

2017年严冬季节,人们手机上信息显现,大家奔走相告,疯传政法委书记邹爱民全家六人被抓的消息。这是我们不愿看到的

邹爱民,他在任职祁东县政法委书记期间,紧跟江泽民,台前指挥,幕后操控,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更毒辣,令神人共愤!

2007年,邹与当时的610头子邹建国、国保大队邹爱民合谋:要不计一切、想方设法捣毁本地资料点。于是暗中布控、跟踪蹲坑。6月份的一个夜晚,彭方、周中连等四位法轮功学员外出散发大法资料、张贴真相标语,被一恶人跟踪,四人都被绑架。邹亲自指挥,威逼法轮功学员供出资料来源,拳打脚踢,周中连当时被打得出现大脑溢血、半边瘫痪症状。

接着又指使恶人明察暗访,四处寻找资料点。那一晚终于查到了资料点的蛛丝马迹。于是踢开大门,连夜将所有真相资料一筐又一筐搬到了祁东公安局,屋内抢劫一空,损失惨重。第二天又气势汹汹全力抓捕法轮功学员,邓彩云、黄和秀等10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你再狂,过后都得偿。邹终于得到了应有的下场,更可悲的还殃及了全家的人。

(三)彭剑得阴茎癌在家等死

彭剑50出头,原是一家学校教书的,心狠手辣,爬到了县公安局。他不满足自己的平庸无能,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时充当打手,由普通人员一下提升为祁东县国保大队副队长。自上任以来,他竭力执行江泽民的邪恶路线,每次绑架法轮功学员,他都首当其冲,抢劫法轮功学员钱财无数,迫害法轮功学员不遗余力。法轮功学员包括正义律师曾多次劝他为人不要过份,为自己留条后路,不要迫害修“真善忍”的好人,他往往置之不理,甚至变本加厉。灾难终于落到了他的头上,彭剑生不如死,受尽病痛折磨,在极其痛苦的挣扎中偿还自己的罪业。

(四)2016年2月,肖伯仁夫妻双双葬身水库

肖伯仁,祁东县委一般工作人员,老婆教书。

一位法轮功学员非常喜爱播放大法歌曲,自己听的同时也让周围的邻居和路人听听大法的美好音乐。这事被肖伯仁知道了,他跟院子的人说,我哪天要告这个炼法轮功的去坐牢。事隔不久,他果然举报了,县国保大队闻讯后,由彭剑带领一帮人开了六辆公安车到法轮功学员家,气势汹汹,连掐带拖,强行将法轮功学员绑架到县公安局进行关押审讯。

肖伯仁因为自己的恶行遭了报应。2016年5月,由一常人开车承载肖夫妻二人去岳母娘家过节,路过杨家台水库,不料车子直向水库开进,过路人报警吊上车子后,奇怪的是,司机无大碍,肖夫妻2人当场丧命。30多岁就命送黄泉,还殃及家人。

(五)祁东县年轻副所长周伟惨死桥头

法轮功学员邓彩云、陈秀去在外讲真相救世人,被恶人举报送到蒋家桥派出所。周伟闻讯赤膊上阵,怀着对大法的仇恨,强按两同修跪倒在地,逼迫他们谩骂师父,踩师父的法像,不按照他们说的做便使劲殴打,猛扇耳光。

神目如电,人在做天在看。2002年的一天,祁东县蒋家桥派出所副所长周伟带领司机共三人喝酒聊天,不亦乐乎,酒后随即开车到祁东宾馆打牌。一路上兴致勃勃,车子路过官家嘴一座小桥头时,碰到了一个桥石凳子,因车速太快,惯力太大,车子突然飞向天空,随着一声巨响,车子猛砸在地。司机两人安然无恙,坐在副驾驶室的周伟倒在了血泊中,当场惨死,目不忍睹。

(六)原祁东县国保大队队长贺峥荣,象似从人间蒸发,杳无音讯。

祁东县原国保大队负责人贺峥荣,自九九年中共全面发动迫害法轮功以来,贺崇拜和向往江泽民毒如蛇蝎的豺狼本性,踊跃投入并站在血雨腥风迫害法轮功最前列,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手段残忍之极,触目惊心。

2002年10月,祁东大街小巷到处贴着,以5000元的酬资悬赏缉拿法轮功学员蒋平连的告示。贺峥荣指挥一帮恶人全力搜捕,在得知蒋平连儿子在深圳工作,便迅速窜到深圳,找蒋平连儿子逼问娘的下落,得不到着落便一顿猛打,将她儿打倒在地昏厥多时,差点丧命。后在广东一家出租房内抓到了蒋平连,狠心的警察对蒋平连又一阵拳打脚踢。第二天将蒋平连送押祁东县公安局。在公安局,恶警将蒋平连日夜牢拷,将她双手前拷、后拷、左拷、右拷、反铐、吊铐(脚尖点地),妄图摧毁她的意志。四天后,因未得满意的结果,贺峥荣又想出了更毒的一招,送蒋平连到远离家乡、无人知晓、了无人烟的偏僻山区,关进了一间不到几平米,只让一个小孔进空气的黑屋。这还不够,恶警还用浸泡了十多斤盐的一大桶盐水从蒋平连头顶灌至脚底,10月的山村已进入寒冻,蒋平连的承受力似乎已到了极限,恶警们还不放过,在蒋平连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时,毫无人性的一帮恶人竟将蒋平连拖至门外,扒光她身上的衣服,悬吊在门外的一棵大树上。可怜的蒋平连已意识不清,恶警们怕她死去,难当其责,这才罢了休。

贺峥荣还不甘心,返回县城5次抄蒋平连的家,一无所获后,便凶相毕露抓了蒋平连的家人,6个成年的抓了5个,连80岁的老大爷都未放过。

在拘留所里,贺峥荣指使狱警周道生、周友中(贺峥荣的岳父)、政保故干部李伟、周文康等对法轮功学员猛下毒手。他们用杉树棒猛打其中一个法轮功学员达200多下,直打得不省人事,方才停止毒打,该学员昏死多时,屎尿全解在身上,全身无一处好地方,两个多月不能动弹,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亲友们轮流照顾,背着走、耐心帮助下,几个月后才能慢慢移动。

刘须要是个女学员,贺峥荣逼她头上顶碗,双膝跪地,接着用木板打、用脚踩,用一条长长的锋利竹片剁她的屁股,屁股剁成了酱色,屁股上连皮带肉鲜血染红了衣裤,染红了下肢,连禽兽不如的恶人周道生还将臭不可闻的大小便倒在她身上。

贺峥荣、周道生等一帮人渣之邪之恶竟到这种程度,罄南山之竹都很难描述其滔天罪恶!江泽民邪恶至极,培训了一大批贪腐堕落、暴虐成性的人间败类。天理召召、善恶必报,且看他们的可耻下场,一个个都遭到了应有的恶报!贺峥荣妄想迫害法轮功学员往上爬,结果事与愿违,现已调离公安战线,象似从人间蒸发,杳无音讯。

在江泽民发动的这场惨绝人寰的迫害中,那些曾经参与和正在参与迫害的人,从省、市到基层,明知法轮功学员都是善良的好人,为了职务、为了饭碗、为了自保,昧着良心犯罪,都将面临正义的审判。善恶必报,现在没有遭报,是老天爷想给其中还有可能改过的人留下希望与机会,其实他们才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牺牲品。而且人间的报应只是为了警醒世人,地狱的报应那才是偿还恶业的过程,还会殃及子子孙孙。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明慧网揭开湖南省祁东县迫害黑幕 看行恶者的下场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