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江南山派出所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致死致残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牡丹江市铁岭河镇南山派出所原所长谢春生、副所长苗强,残忍迫害法轮功学员,采用灌芥末油、单指绑吊、铁板刮肋条、老虎凳、头上捂棉被等残忍手段折磨,致使多名法轮功学员伤残,法轮功学员崔存义被南山派出所恶警残忍虐杀,高炳荣被毒打致疯、抑郁而死。

高炳荣被毒打致精神失常,含冤离世

牡丹江市郊区铁岭河镇大青背村高炳荣(高炳茹)与丈夫于老六有缘修炼法轮功后,身体疾病消失了,家庭也和睦了。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二零零一年二月,高炳荣被铁岭河镇南山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抄家,南山派出所苗强对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高炳荣等十多人实施酷刑折磨。苗强等警察魔性大发,六名男警察一起持续毒打高炳荣一个女人,从晚上七点一直打到下半夜一点半多。毒打过程中,苗强等人还采取逼迫高炳荣骂大法师父、踩大法书、撕大法书等恶劣手段。高炳荣被打得遍体鳞伤、血肉模糊。南山派出所不但不予治疗,反而把她非法关押到牡丹江看守所继续迫害。

高炳荣被送到看守所时,腿已经瘸了,走路一瘸一拐的。她的胳膊、双腿、浑身上下都是青紫肿胀的。眼睛肿得只剩一条缝,脸上有青紫的肿起来的伤痕。脑袋上有大小不等的肿包,大的几处有鸡蛋大,嘴角处血痕模糊。当时看到高炳荣惨不忍睹的样子,很多人流下了眼泪。管女房的女警都气愤地说:“办案单位这么缺德,没人性,把人打成这样。”

高炳荣被送到看守所后,已经被折磨得精神有些不正常,发作时就哭闹不止,好似被打时到处躲闪的状态。看守所长和警察们都来看,然后就说让办案单位打得精神不正常了。所长就让四、五个刑事犯按住她。之后每发作时就让人按住她,每天经常发作,一看到警察从窗外经过,她就吓得立刻浑身发抖、哭闹,开始发作。

被关在看守所十多天后,有一天,管房女警于德荣把高炳荣叫出去,哄骗她说“你写个保证书就放你回家”。高炳荣当时是清醒的,就没写,然后回房了。后来包房警察又不断找她、哄骗她,她就写了“保证书”,可是并没有放她回家。

后期高炳荣发作频繁,状态越来越差,后又转到洗脑班强制转化迫害。半年之后,在广大法轮功学员的强烈要求下,牡丹江“六一零”头目李长青(后遭恶报,五十来岁患癌症死亡)伙同南山派出所苗强提审高炳荣,因怕承担责任,勉强将她释放回家。高炳荣被折磨精神失常后,每天极度恐惧,怕见人,回家一年多之后忧郁而上吊死亡。

崔存义被残忍折磨致死,凶手逍遥法外

崔存义
崔存义

牡丹江法轮功学员崔存义(男,时年五十四岁)被当地警察迫害致流离在外,有家不能回。后来警察对其家属说:“他没什么事,我们不抓他,让他回来吧。”家属相信了警察的谎言,让崔存义回了家。崔存义到家后不长时间,即于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三日前后被东安公安分局警察绑架,然后把他送到南山派出所,恶警将他残忍迫害致死,既无口供又无笔录。公安局先扬言说其自杀,后又谎称心脏脱落而死。五月十五日才通知家属。

崔存义的身体被打得遍体鳞伤,经法医解剖验尸,肋骨被打断五根,肺部全黑,眼睛红肿,腿部全黑,惨不忍睹。先后做了二次法医鉴定,黑龙江省司法鉴定中心的法医做出了公正的结论。但其鉴定报告不给家属,不让家属录像、照像、复印。

家属欲到省里上告,牡丹江公安局忙封锁了牡丹江的民航、铁路、公路,不准其家属离开牡丹江,妄图掩盖杀人犯罪事实。家属坚持不懈的多次去省城和北京上访,牡丹江公安局不得不于二零零四年年底,以补偿的方式给家属五十万元人民币。崔存义的遗体在殡仪馆停放了两年半之久才出殡,而南山派出所几名打人凶手仍逍遥法外。南山派出所已被列入联合国人权组织二零零五年的人权报告中,并且向中国发出协查报告。

指尖里扎竹签,赵军被折磨致残

酷刑演示:竹签扎手指
酷刑演示:竹签扎手指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四日,南山派出所所长谢春生、副所长苗强到法轮功学员赵军(男,时年四十多岁)家,让赵军到门口来说两句话。赵军穿着拖鞋走到门口,就被连打带拖抓上警车,拉至南山派出所。当晚赵军被连上三次绳(一种酷刑),昏死三次。恶警就用硬币刮肋条骨,往手指尖里扎竹签的残忍手段将他弄醒。当晚赵军的右手腋下部位正中神经和挠神经严重损伤致残(有诊断书),两臂肿得吓人。

酷刑演示:上绳
酷刑演示:上绳

恶警们又生毒计,将赵军的儿子赵丹(一所医学院学生,未修炼法轮功)从学校抓来,铐在暖气管上,给他身上、头上捂了很多东西,让孩子热得喘不上来气,还不给水喝,不让上厕所。

第二天早上,两警察架着赵丹到赵军面前喊:“赵军,你看你的儿子。”然后迅速将赵丹架走。赵军只一晃看了一眼儿子,不知折磨成什么样。一想自己一夜之间就被打残了,怕儿子那么小再被打残,就悲愤地说:“你们说什么,我都承认,放了我儿子。”警察又去赵家勒索了五千五百元钱,才放了赵丹。

其它迫害案例

赵军的姐姐赵桂玲也被南山派出所苗强等人惨无人道的折磨,嘴朝地、上四绳,事过十多个月,伤痕依在。

中共酷刑示意图:“上绳”
中共酷刑示意图:“上绳”

张玉良二零零一年被苗强殴打,内脏被打坏,以致后来尿血很长时间。

被迫害的还有四道村的宋民杰、李建华、老于头和其老伴,都不同程度被苗强、谢春生扇耳光、毒打。铁岭河镇四道村老于头当年已七十多岁,老伴年近七十,也遭苗强殴打。

赵军等二十三名法轮功学员在没有律师的情况下被非法判刑,不准上诉。宋民杰和李建华被非法劳教一年。李建华的妻子宋京华,于二零零零年被牡丹江市公安局和铁岭河派出所恶警强行绑架,劫持到哈尔滨市戒毒所,残酷迫害两年,后精神失常,于二零零六年五月二日夜九点被火车撞死。

二零零一年二月末的一天晚上,法轮功学员黄国栋回到家里,被藏在屋里的两名警察绑架(他们趁家里没人时私自弄开门,躲在屋里),带到铁岭河南山派出所。恶警将黄国栋的两个大拇指绑在一起吊起来,昏死过去就用硬币刮肋条骨、用牙签扎在肋骨条里弄醒。而且没完没了多次用酷刑,痛苦的叫喊声让人撕心裂肺。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法轮功学员宁军被绑架到东郊派出所,跟警察谈到苗强酷刑折磨黄国栋、赵军、赵桂玲等人的犯罪事实,警察都不相信有这事,并找来苗强本人。苗强却心虚地在宁军面前矢口否认,极力掩盖自己的罪行。

原南山派出所坐落于市郊铁岭河镇,南山脚下铁岭河炮团对面,地处偏僻,后以动迁之名迁至橡胶三厂旁边,又因橡胶三厂盖库房,又在小二楼的南山派出所位置盖了简易的库房,至此南山派出所与铁岭镇铁岭河派出所合并。虽然南山派出所现在不存在了,但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罪事实却不会因此而消失,那些参与迫害的恶警将永远钉在耻辱架上。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明慧网牡丹江南山派出所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致死致残案例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