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事前定


一个人能准确地“看见”另一个人明天要做的事,甚至细节都能看得见,这是当今科学根本解释不了的。现代科学认为时间是单向的,从前一分钟向下一分钟流动,没有人能准确知道下一时刻还没有发生的事。

然而,下面的关于同一个人的几个故事,来源于中华神传文化,或许能为您提供另一种对世界、对生命的不同认知方式。

后事前定的御赐糕点

韩滉是唐朝中期的宰相,经历了玄宗、肃宗、代宗、德宗四朝皇帝。他性格直耿,为人清俭,知人善任。韩滉工书法、善画牛,传世作品《五牛图》备受推崇。元代书法家赵孟頫赞韩滉“神气磊落,稀世名笔”。

韩滉在中书府时,有一天召见一名官员,这名官员迟到了。韩滉要惩罚他。那人请求宽恕,并说:“我还有兼职上司管,不能按时来,故而迟到了。”韩滉责问:“你是宰相手下的人,谁还能管你?”那人说:“因缘所定,我还归阴间管。”

韩滉不相信他的话,就故意问他:“既然归阴间管,你具体负责什么?”那人说:“我负责管理世间三品以上官员的饮食。”韩滉接过话就问:“既然如此,我明天应该吃什么?”那人说:“这可不是小事,不能随便显示说漏,但我可以先写在纸上,事后再验证。”

韩滉便恕免了那人,将他留置下来。第二天一早,皇帝突然召见韩滉。他见到皇帝时,正遇见太官(管皇帝饮食的官员)给皇帝呈送膳食。有一盘糕点,皇帝分了一半赏给韩滉吃,韩滉觉得味道很美,皇上于是又将另一半也赏给他吃了。

韩滉回到家里后感到腹胀,找医生来诊断。医生说:“是食物堵塞,喝少量的橘子皮汤疏通一下。夜里可进流食,明天天亮后病就会好。”韩滉这时想起那个在阴司兼职的小吏说的话,便将他召来,要过他写的纸一看,纸上写的跟今天吃的东西一样不差。

韩滉便又问道:“人间的饮食,都预先安排在册了吗?”回答说:“三品以上的官员,其饮食每天一安排;五品以上有权位的官员,一旬一安排;六品至九品的官员,每季安排一次;普通百姓不领俸禄,每年安排一次。”

千年后的子路

不只是人的一生中干什么是安排好了的,在生命轮回的长河中,一个人扮演过哪个角色,可能也是因缘既定的。

孔门十哲、七十二贤之一的仲由,字子路,性格果烈刚直,为人勇武,喜欢武长剑。他同时也是以孝道而出名的人,是二十四孝之一。史料记载韩滉即为子路转生,韩滉仍然保持着千年前直率耿爽的性格和“闻过则喜,闻善则行”的品行。

德宗贞元二年,韩滉入朝拜相。韩滉为官清廉,朝野皆知,但当时位高权重的韩滉曾有一个不为外人知的念头,就是心里暗怀对上不忠的异志,可是三尺头上有神灵,得道回天的仲尼洞悉了这一切,便想提醒提醒这个仍在世间轮回的弟子。

穿越另外空间获孔子亲笔信

有一天,一个叫李顺的商人将船停靠在京口的码头上。江面上忽然刮起了大风,将码头石墩上系着的缆绳刮断了,于是商船随风漂流,直到天亮在一座山脚下停泊了。此时风平浪静,李顺就登岸求助,看看究竟。

李顺上岸后沿着一条非常狭窄的小路走了五六里的光景,遇到一个戴着黑头巾,露著前额的人。衣着古朴,不像唐朝的装束,李顺从没看到过其他人穿过这样的服饰。

那人领李顺登上一座山,来到一座宫殿前,但见楼台殿阁,华丽超凡,非人间王宫所能比。李顺进入宫殿穿过重重的宫门,看到了庭院,内廷的宫殿十分宽广。领路人远远地朝着大殿深深礼拜。

之后,有人掀开大殿的门帘后走了出来,对李顺说:“想请您捎封信,转交给金陵的韩滉,请不要见怪,此事就有劳您了。”说话间就取出一封信交给李顺,李顺行礼收信后,那人就领他走出了宫殿,一路送他下了山,上船。

整个过程,李顺倍感好奇,快要离开之际,忍不住问了一句:“这是什么地方?如果韩滉问起何人捎信,我该如何回答是好?”

领路人说:“这里是东海的仙岛广桑山,当年鲁国宣父(贞观11年,唐太宗李世民下诏尊孔子为“宣父”)仲尼得道成仙,上天就命他管辖治理这座仙岛。韩滉就是他的弟子仲由转世。”

“韩滉为人刚强自傲,孔圣人怕他在人间落罪造业,所以捎信提醒他。”说罢那人就告辞了。

九字忠言,韩滉阅罢守忠节

李顺回到船中,这时来了一个仙界的使者告诉船里的人说:“大家都好好坐着,不要害怕,千万不要往船外看,很快就回到你们来的地方。如果往外看,就会翻船。”这句话很管用,船上的人都不敢往外看。顷刻之间,船就像穿越时空一般,出现在京口的码头边。真是一瞬间咫尺万里。

李顺找到韩滉府邸,将信交给他。韩滉打开一看,信上只写着像蝌蚪状一样的九个古老文字,根本就不认识。韩滉问李顺缘由,李顺向韩滉详细叙述仙境奇遇。

韩滉觉得太不可思议,认为李顺妖言行骗,就把他抓起来准备严刑审讯。但那九个字真切的摆在韩滉面前,韩滉先后请来懂得古代篆体、籀体字的人,但他们谁都不认识那九个字。

直到有一天,一个眉宇间长著痦子、身穿古代服饰的人拜见韩滉,自称善辨古文。韩滉接见了他,把那封信给他看。那人看了信,将书信高举于头顶,向韩滉叩拜说:“这是宣父孔丘的书信,是用夏禹王时代的蝌蚪文写的。这九个字是:告韩滉,谨臣节,勿妄动(好好谨守臣子的气节,不要轻举妄动,图谋不轨)。”

韩滉对来者十分尊敬,向他行了大礼。客人出门便不见了。韩滉神情默然,端坐良久,他决心改过。韩滉以厚礼重谢李顺。从此以后,韩滉恭敬谨慎地辅佐朝廷,守住了忠节,清史留名。

(来源:钟辂《前定录》、《太平广记》)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新生网后事前定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