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辞阿里帝国宝座诱因浮出 风萧萧日落潮退去?(组图)

马云
马云(图片来源:Wang He/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9月13日讯】(看中国记者杨浩采访报导)54岁的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宣布一年后辞去网络金融帝国宝座,从只和政府谈恋爱到也与政府结婚,有一个鲜为人知的秘密;马云辞职有解读称,是由于中美两国政治经济环境内忧外患决定的,而范冰冰失踪,或恰巧点燃了马云“中国企业家没有好下场”的宿命,追着马云:沧海一声笑 万籁俱寂 风萧萧日落潮退去……

辞阿里帝国宝座或跟中国政府关系

据资料显示,马云创建的阿里巴巴是一个覆盖电商、金融、支付、媒体、消费、购物、物流、游戏、影业等几乎涵盖所有产业的庞大集团公司市值4000亿美金,每天贡献税收1个亿。

福布斯3月份发布的2018年全球亿万富豪榜中,马云身价390亿美元,排名第20。

近期阿里变动连连,前几天宣布阿里巴巴退出在美国所有业务包括阿里云;支付宝信息技术的法人也从马云变为了叶郁青;而一个多月前阿里巴巴发布的财报中,也提出对VIE架构进行调整,减少马云和谢世煌的控制力。

马云又在国外媒体宣布,明年9月10日辞去阿里巴巴董事长职务,马云54岁激流勇退,确实令人意外。

《纽约时报》在9月7日的一篇报导中说,马云决定退休,正值中国的商业环境出现恶化、政府对企业干预越来越多之际。报导援引《阿里巴巴:马云的商业帝国》一书的作者邓肯・克拉克的话指出,马云是中国私营企业健康程度和远景的一个象征。他说:“不管他乐不乐意,他的退休将被解读为不满或担忧”。

《看中国》特约评论员唐新元认为,阿里存在内忧外患。内忧方面,成立19年的阿里巴巴是中国最大规模电商,中国今年《电子商务法》出台提出了新要求,商家侵权平台需承担连带责任。这意味着侵犯知识产权的商品难以存活,对于阿里巴巴旗下有假货集散地之称的淘宝网产生很大冲击,阿里巴巴合规成本将大幅提升,但也难以扭转恶名。

据《第一财经》报导,早在去年1月25日,马云在浙商总会年度工作会议上演讲,认为中国经济3至5年内艰难超想像的艰难,他不看好。他表示,今天中国经济已经不是靠招商引资就能带动起来的,经济已经是要运营了。在这个情况下,中国缺乏大批懂得运营经济的干部。而这一切都会限制中国经济在未来的发展。

马云将卸任的消息上传出后,阿里巴巴股价在公司大幅回购的情况下仍在盘后下跌逾2%,10日美国股市开市前的期指又跌了1%以上。

退出或跟美国政府有关系

对于外患方面,唐新元表示,在海外市场,阿里巴巴最大的竞争对手是亚马逊。但亚马逊不如阿里巴巴旗下所售物品种类丰富、价格低廉。8月底,美国总统川普批评美国邮政总局的政策,指示该机构取消国际邮费折扣。若是邮费折扣取消,阿里巴巴在北美的业务进一步萎缩,市场会对其赢利前景产生负面预期。

与此同时,阿里巴巴今年1月,蚂蚁金服收购美国速汇金被阻断;4月,阿里云业务在美处处遭到限制,可以看出马云的“进美”之路是艰难的。更何况2011年,美国公布“恶名市场”名单,阿里巴巴就在其中,2016年,阿里巴巴被列入美国黑名单。

据9月1日The Information报导,阿里云已经“停止与美国的各大竞争对手展开激烈竞争。”一些美国公司也不愿意将数据存储在中国的云服务提供商身上。根据一位知情人士表示,尽管阿里云采取了激进的定价策略,甚至将费用减少至少30%,但还是无法建立起一个重要的美国业务。

而此前,阿里巴巴旗下数码支付公司蚂蚁金服以12亿美元收购美国电汇公司速汇金国际告吹,已经给马云一大打击。

据BBC1月4日报导的题为“国家安全?蚂蚁金服收购速汇金交易为何告吹”一文称,美国以“国家安全”为由,阻止阿里巴巴旗下数码支付公司蚂蚁金服,以12亿美元收购美国电汇公司速汇金国际(MoneyGram)。这是特朗普上台以来,华府阻挠的最大一宗美中交易之一。

马云曾答应川普制造百万个美国职位,这次交易告吹被视为对马云一大打击。

美国智库专家称,这次矛头指向蚂蚁金服是出于财金企业处理个人资料私隐的忧虑。

The Information报导称,阿里云的退出意味着以后不再将美国市场作为重点,甚至说放弃美国这块“大蛋糕”。

彭博社报导,川普政府基于301调查对中国加征关税,以惩罚北京在窃取美国知识产权方面的恶劣行径,其后也一直试图通过关税以外的措施加压北京。

川普政府通过了一系列法案,以便更好的保护美国国家安全及高科技企业知识产权,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等具有战略重要性的行业。如在考虑如何对中国投资进行新的审查方面,国会7月份通过立法,赋予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新的权力,当外国企业收购美国公司时,只要被认为对国家安全存在威胁,该机构有权阻止。

The Information报导称,马云决定退出任集团董事局主席,很大程度跟美国政府有关系。

另外,唐新元进一步指出,自今年6月阿里巴巴总市值超过5,300亿美元以来,在近3个月内持续下跌。目前相比最高峰时期,市值已经蒸发超千亿美元,投资者对阿里巴巴前景不看好,这也或是触动马云提前离开的一个因素。

唐新元认为,在中美政治经济环境内忧外患的情况下,急流勇退是马云现下最好的选择。

政治困境:“我可以随时把支付宝献给国家”

英国BBC中文网9月11日报导,作为在社会主义中国创业的民营企业家,马云打造的电商“帝国”达到垄断地位。“政商关系”是中国企业家绕不过的必修课,那么创业19年,马云面临怎样的政治困境?

香港中文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庄太量认为,“在中国,一家这么大的公司,其实有些事情是比较难做的”。阿里巴巴背后是中国互联网公司共同面对的政治难题。监管层的异动,可决定公司的未来。阿里2014年在美国上市后,股价一路高歌猛进,但2015年初中国工商总局发文点名批评阿里系网购平台,短短四天阿里付出了市值缩水370亿美元的代价。

阿里承受更大的争议是支付宝的所属权之争。支付宝作为覆盖5亿人的巨型第三方支付平台,庞大金融数据背后,是中国政府对金融安全与风险的监管焦虑。加之日本软银和美国雅虎是阿里巴巴的大股东,这份焦虑就更加急切。马云以此为由,称“为了维护国家金融信息安全”,2011年时将支付宝从阿里集团剥离出来。这种剥离,换来的是国内第三方支付的牌照。马云甚至表态,“只要国家需要,随时准备把支付宝献给国家。”

只和政府谈恋爱到也与政府结婚 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秘密

然而,中国的政治环境一方面给互联网公司的发展带来不确定性,但也并非全无好处。庄太量称,马云等新一批互联网富豪,之所以有今天,其实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中国政府在国家层面上阻止了国外的竞争者,通过防火墙让他们做成“独市生意”。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可以说中国政府是游戏规则的制定者——政府想谁发达,谁就发达。面对强势的中国政府,草创的民营企业选择“合谋”。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曾撰文分析,在这种环境中,企业选择通过从政府“寻租”把企业做大,或在有效法治缺位的情况下,寻求政治保护。

2017年6月20日,官媒《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微信公号“学习小组”在一篇短文中,引述了习近平有关要警惕“权力游戏”的论述。

习近平说:“每一个权力中心的周边,都聚集了一批仰其鼻息的既得利益集团。这些人因为接近权力中心,得以垄断资源,获得巨大的利益。他们可能是权贵阶层,也可能是‘白手套’,他们游走在边缘,与权力完成合谋”。

郑永年称,这也造成在中共十八大后的剧烈反腐败运动中,大量民营企业家受到牵连。

很多人认为阿里巴巴也有官商背景。对此,马云表示,阿里巴巴毕竟是一个社会企业,与政府脱不开干系。

2013年马云在一次演讲中称,“不管阿里巴巴发展多快,也绝不与政府做生意。”然而,到了2014年5月15日,阿里巴巴不只是跟政府谈恋爱了。

2014年5月15日《浙商》报刊登了一篇“重新认识马云:阿里巴巴不再只跟政府谈恋爱”文章,打破了限区,马云和时任浙江省长李强签署了十个方面的“战略合作”。这份战略合作协议包括产业发展、应用推广、模式创新、信用体系等10个方面内容,其中包括推进阿里巴巴在浙江的电商平台、发展阿里云及大数据产业,推进政府采购电商化等。

文章称,这一回,仅一纸协议就打破了马云所秉持的“绝不与政府做生意”的信条。因为发展阿里云及大数据这些产业必须和政府合作才能发展。

马云从“只和政府谈恋爱“,到也和政府结婚,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秘密,阿里巴巴的大股东是日本软银,韩籍日本人孙正义在软银持有20%的股份,而软银的最大股东其实是南非的标准银行,2014年1月29日,中国工商银行收购了标准银行公众有限公司已发行股份的60%,成为了标准银行的最大股东。也就是转来转去,最后真正的大老板其实是中国第一大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也就是阿里巴巴最后还是被国家以持股方式掌控了。这或许是马云2013年5月10日在淘宝网成立10周年纪念日卸任集团CEO一职的真正原因。

马云在2016年时曾表示:“我有生以来最大的错误就是创建阿里巴巴,我没料到这会改变我的一生,……”他称如果有来生,不会再做这样的生意。马云的这番话的背后或许也存在着无奈的因素。

马云成了众国香饽饽 东西方政要首脑争相追捧

或许马云有无奈,也挡不住阿里巴巴成功后,给他带来的荣誉。马云成了众国的香饽饽,东西方政要首脑争相拉拢追捧他,马云也多次随中国领导人出访众国,他本人也成了中国成功民营企业的标志。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看中国马云辞阿里帝国宝座诱因浮出 风萧萧日落潮退去?(组图)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