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老还童不是梦


我是中国大陆一所大学的教授,执教几十年,学生遍及全国。因为我教的是外语专业,很多学生毕业后又走出国门发展,去了许多国家,我也算是桃李满天下吧,这一点我甚感欣慰。

修炼法轮功身心收益

1995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功,那一年已经50岁了。修炼不仅改变了身体,使我获得了意想不到的健康,也打开了我的智慧,给了我超常的能力。1995年到2015年,20年如一日,我一直健康地活跃在大学课堂上。退休以后学校仍然返聘我,让我给考研班、补习英语四级的班等多个班次全天候上课,就是上午、下午、晚上连轴转,没有休息日。如此高强度的授课量,年轻同事都受不了,经常发现她们讲着讲着嗓子就哑了,各种疾病都上来了,而我这么多年从没有哑过嗓子,70多岁了声音依然还是那么宏亮,从没有误过一次课。

1999年7月20日以后,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曾有人问我:“你一个大学教授,怎么会相信法轮功呢?”我坦然地回答说:“是因为法轮功好。法轮功给我祛病,使我活得明明白白,还教我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这有错吗?”

每当回想起这20多年走过的路,我都感慨万分,如果不是因为修炼法轮功,我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健康地活着,也许活不到现在。

衰老、身心疲惫的过去

1995年之前我满身都是病,得过的病不下一、二十种,像神经衰弱、神经官能症、植物性神经功能紊乱、美尼尔氏综合症、肠炎、痢疾、肠结核、胃下垂、便秘、肠梗阻、关节炎、腰肌损伤、贫血、高血压(是难治的神经性高血压)等等,这其中有些慢性病是常年折磨着我,真是没有一天好日子过。因长期吃药,头发一把一把地掉,整个人又黑又瘦,一脸病相,憔悴不堪。那时我还50岁不到,头发少得可怜,完全是一个又衰又弱的老太太。

而让我备受打击的,还不仅仅是病。我50岁之前例假就停了,更年期综合症随之而来,这标志着女人的衰老,使我感到恐怖,因为我最怕因衰老会被丈夫冷落或遗弃。而怕什么来什么,丈夫真的因此而离家下海了,撇下一个体弱、孤独的我,让我更加苦闷,病情也越来越严重了。

后来我又患上癌症前期的妇科病,朋友同事都来探望、安慰,不约而同地露出了无奈的同情,我知道我已经走在黄泉路上。望着冷冷的死神逼近,想到可怜的孩子们,心中充满了无限的悲哀和绝望。

返老还童不是梦

1995年8月8日,这一天我记得非常清楚,在朋友的引荐下,我开始学炼法轮功。第二天清晨炼完功后,我突然感到肚子痛,赶快去上厕所。从厕所出来我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舒适,这让我又惊又喜。从那以后,多年来令我痛苦不堪的便秘消失了。

有一次炼静功打坐时我意外地发现,一直让我自卑的“罗圈腿”不那么弯了,赶紧站起来试试看,果然两条腿的膝盖很自然地碰到了一起,“我的腿变直了!”我心里一阵狂喜,几乎想大声喊!如果不是因为眼睁睁地看着眼前的事实,这种奇迹连我自己都无法相信。

修炼后不久,我的身体就发生了巨大的改变,精神越来越好,总感觉身上有使不完的劲儿。头发也渐渐地多起来。我平时不用化妆品,却发现皮肤变得白白净净的,皱纹也很少了。

最让我兴奋的是,我真的又来了例假。那一天我高兴得像小孩子似的——我开始返老还童了!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可是却在我身上发生了。从此我告别了衰老,告别了更年期。我深深地体会到,师父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实不虚的,常人谁能改变生老病死的规律呢?而修炼法轮大法却能做到。

到如今20多年过去了,在此期间我没有吃过一粒药,没有去过医院,身体却非常健康。我给国家节省了大量的医药费,还做出了更多更大的贡献,可是这样一个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功法,中共却对其进行残酷的迫害,孰正孰邪不是一目了然了吗!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新生网返老还童不是梦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