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传性地中海贫血痊愈

文/慧馨 (四川)

我今年七十八岁,退休前是一名小学老师。我从小贫血,体弱多病。一般情况下血色素都在5克左右,若遇特殊情况,血色素更低,低至3克左右,由于贫血,导致血压、血糖都很低,常常吊不起气,走几步路都累。

即使这样,我仍长期带病坚持工作,没有到医院系统检查身体,一直拖到四十多岁。一天突然被病击倒了,不得不到医院住院治疗。经省级医院专家会诊,怀疑是溶血性贫血,最后经省著名医院“中心实验室”验血,确诊“地中海贫血”(轻型),属遗传性病症,现代医学无法治愈。

随着年龄的增长,由于身体长期供血不足,新陈代谢急剧减弱,各个器官都呈现出衰竭状态,各种病都来了,肝脾肿大、胆囊炎、胃炎,各种妇科病,严重的结肠炎,严重的神经衰弱,睡不着觉,吃不下饭,稍不注意,如吃一瓣桔子都可能腹泻不止。

到医院检查,属非特异性的腹泻,一般药物无效,只能吃对肝脏有极大负作用的非特异性腹泻的药。这种药从一颗吃到最大剂量的三颗才有效。腹泻虽然止住了,但内心象喝了碱水一样难受,好象马上就要死了,等好长一段时间才能缓过气来。

由于长期受疾病的折磨,我的身体十分虚弱,一米六高的个子,体重才八十多斤,骨瘦如柴,脸色蜡黄,满脸皱纹,头发一把一把地脱落,稀疏得只好戴假发。这种身体状况,根本无法胜任一线的教师工作,局领导只好把我调到工作有弹性的教研室工作。

为了缓解各种病痛的折磨,我做过保健操,练过其它气功都无济于事。每天大把大把地吃药:中药、西药、保健品等等,病情不仅没有好转,身体还越来越差,严重时只好到医院输血,输血后,由于输血反应全身象发高烧一样难受,查血色素一点也没有上升,弄得我真是生不如死,度日如年。

我工作兢兢业业,业务拔尖,获得过各种荣誉,但疾病的折磨使我内心非常痛苦,常常望天长叹:我这辈子为什么这么苦?人生到底为了什么?

1996年有三个人向我介绍了法轮功,我于1997年2月2日走进大法修炼。第一次到炼功点学功时,看到那么多人静静地双盘打坐,听到悠扬的炼功音乐,感到特别祥和、舒服,而我散盘只坐了十五分钟,腰就痛得象要断了似的。但是,炼完功,一股清风吹来,身体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

从此以后,我严格遵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身心得到了净化。不长时间,身体各种疾病不翼而飞,体重增加了,脸色由蜡黄变得白皙且有光泽,吃饭香,不管冷的、热的、软的、硬的、水果、冰糕都能吃,晚上入睡快,且睡得很香。

从炼功一开始到现在二十多年,我没到医院看过一次病,没服一片药,连保健品都没吃过。我的身体非常健康,各项血液指标都正常。

一名在血研所工作的学生见到我之后,很有感触地说:“老师,你炼法轮功把地中海贫血炼好了,这是实证科学都无法解释的。”

我知道了人生的痛苦、魔难都是因缘所至,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的是返本归真,告别了恩怨是非的纠缠,没有了争辩、抱怨,没有了烦恼、不平,生活变得特别充实、向上。丈夫诚心诚意地对我说:“你变了,好象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儿女们对我修炼大法也非常理解、支持。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当地派出所把我列为重点监控对象,常常上门骚扰。一次,片警到我家,问我为什么要到北京上访,我给他讲了自己的亲身经历,我说:“是师父把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是师父教我们如何做个好人。现在师父被诬蔑、诽谤,我如果不站出来说句公道话,我还有人的良知吗?”他听后十分震动,从此再也不参与对我的迫害,还常常暗中保护我。

我被非法拘留回家后,丈夫没有一点怨言,还鼓励我:“你既然走出去了,今后的困难就让我们共同来面对。”我听后十分感动,在这风风雨雨十多年的反迫害中,丈夫始终和我站在一起。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新生网遗传性地中海贫血痊愈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