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的选择 不同的命运


李政道博士因发现弱作用中宇称不守恒而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年仅31岁,是最早获此殊荣的华人。


李政道博士,因发现弱作用中宇称不守恒于1957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年仅31岁,是最早获此殊荣的华人。由于他的杰出贡献,他的一生获奖甚多。如:爱因斯坦科学奖、法国国家学院G.Bude奖章、伽利略奖章、意大利最高骑士勋章、和平科学奖、纽约市科学奖、教皇保罗奖章、意大利政府内政部奖章、意大利政府内政部奖章、纽约科学院奖、日本旭日重光章命名等。1997年,3443小行星被命名为李政道星。他还是多国大学、科学院的特邀讲座和院士,世界多家知名大学聘他为教授或授予他为名誉博士。中共几代领导人都接见过他。可谓华人中声名显耀的集事业、功名之大成者。

巫宁坤这个名字听说过的人已经不多了,他当年可是和李政道一样的留美才俊,就因为不同的选择,造就了他和李政道完全不同的人生。

1951年新年,正在芝加哥大学研究院英文系读博士的巫宁坤,突然接到燕京大学陆志韦校长邀请他到燕京大学任教的急电,人民共和国的政务院也来信表示欢迎。巫宁坤毅然抛下垂手可得的博士学位回归故国。他在回忆文章《燕京末日》是这样表述的:

“1951年初,我正在芝加哥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忽然接到燕京大学电聘。两年来,国内亲友不断来信,对新中国的新生事物赞不绝口,令人心向往之。于是,我决定丢下写了一半的英国文学博士论文,兼程回国任教。7月中旬,在旧金山登上驶往香港的克利夫兰总统号邮轮,有芝大同学伯顿夫妇和李政道博士前来话别。照相留念之后,我愣头愣脑地问政道:‘你为什么不回去为新中国工作?’他笑笑说:‘我不愿让人洗脑子。’我不明白脑子怎么洗法,并不觉得怎么可怕,也就一笑了之,乘风破浪回归一别八年的故土了。”

李政道大概自己也想不到,他在送行同学巫宁坤上船回国时随口的一句“我不愿让人洗脑子。”却一语成谶,成了巫宁坤命运多舛——持续几近30余年的噩梦。

回国不到六个礼拜,巫宁坤就体会到李政道说的“洗脑”。先是中南海怀仁堂听了当时政务院领导作了7个小时的有关“思想改造”的报告;“十一”刚过,思想改造就成了教师们的中心任务,大家用“批评和自我批评”检讨各自过去的所作所为和资产阶级思想;接下去是“三反”运动,燕京大学被定为“美帝国主义文化侵略堡垒”,校长成了“美帝的代理人”,教授们成了“美帝文化侵略的工具”,不少人受到批判,从此都被打入了另册。

之后燕大并入北大,巫宁坤被安排到天津南开大学任教。在没完没了的政治学习中,性格耿直敢于直言的巫宁坤很快成为批斗对象,被诬为敌特,学院开了他的批判会。在1955年所谓反“胡风反革命集团”的斗争中,南开文学院主持会议的人声色俱厉地宣布巫宁坤南开头号“暗藏的反革命分子”,而且是“反革命集团”的头目。

1957年,是特别值得关注的年份。这年,李、巫两同学命运发生重大变化:李政道成了第一批荣获诺贝尔奖的华人,名誉声望如日中天,事业到达最高峰,迎来人生最光辉灿烂的时期;而与之相对应的巫宁坤却跌落于事业的最低谷,步入人生的最黑暗时期。他被定为名列全校榜首“极右份子”,被“开除公职,劳动教养”。

1958年4月,巫宁坤被送到了北京南城陶然亭公园附近的“半步桥监狱”,与小偷流氓和小城的沼泽遍布的小兴凯湖上的劳改农场,在恶劣的自然环境下经受严酷的劳动改造。

1960年巫宁坤又被武装押解到河北清河农场三分场劳改,在那场空前的大饥荒中,很多人成了饿殍,他也饥饿难当,全身浮肿,奄奄一息,要不是夫人数次千里迢迢带上黑市上买来的食品前来探监,差点就被活活饿死。

1966年文革中,巫宁坤又被打成“牛鬼”,进了牛棚,屡受批斗。随后,他被下放到安徽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劳动了五、六年。与此同时,他的妻子也下放到农村,还带着三个小孩。1974年一月底,巫宁坤被调到芜湖安师大任教。1979年5月奉命调往北京“国际关系学院”。

从1958年被戴上右派帽子到1980年改正“错划右派”,巫宁坤被耗费了22年的黄金岁月!其间饱含了多少的血泪辛酸!

1979年10月,巫宁坤在报纸上看到“爱国美籍华裔科学家”李政道博士又从美国回来讲学的消息,便到北京饭店的国宾馆去看望老同学。在分别28年后两同学见面了。岁月无情,此时的他们都已进入中年,其身份有了天壤之别:一个是国之瑰宝、名扬四海的大科学家,一个却是来到北京办理“右派改正”手续的沧桑苦命人。两人晤谈了一番,临告别时,巫先生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假设两人调换一下位置,当年在旧金山是他送李政道回国而非李政道送他,结果会怎样?李政道能成为获得诺贝尔奖的科学家吗?能坐在中国政府的重要国宾席上吗?

历史是不会因为假设而改变的,但由此,我们可以作番推测:倘若巫宁坤真与李政道调换一下位置,就巫先生而言大约不会有这等苦难生涯,在事业、生活上等方面也许都有质的变化。当然,他是否也能拿到诺奖?这谁也不敢打包票。至于李政道,他极有可能会受巫宁坤那样的苦难,还可以肯定的是,李政道是得不到诺奖的,不管他智力如何超群工作如何努力,因为这不是以个人能力和意志而转移的,在那个制度下,他至多是个螺丝钉。从巫宁坤身上就可以找到一些令人深思的东西来。

巫宁坤先生是他们那一代海归知识份子的缩影,他们都后悔了。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新生网不同的选择 不同的命运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