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救人

一 、雨中救人

去年七月间的一天,大雨倾盆,电闪雷鸣,我和往常一样,3点50分开始晨炼,发完早上六点钟的正念,往窗外一看雨越下越大,心想今天雨下得这么大,店铺生意肯定冷清,就让世人多看真相吧。我背上一包救人的大法真相资料,顺手拿起一把特大伞就出了家门,走入倾盆大雨中,沿街面往一家家还没开门的店铺门上发真相资料,发正念希望不明真相的众生赶快了解大法真相,认清中共真面目赶快三退得救。每份真相资料外套都有塑料袋,不会被淋湿,因为雨下得太大,还刮着风,雨伞根本不起作用,我的衣服很快就被淋湿了,汗水和雨水混在一起,贴在身上凉冰冰的,走了不远,才骤然发现街上已是水漫全城,快淹到膝盖了,黄呼呼的泥巴水里飘着一次性筷子、快餐盒、塑料袋和剩饭剩菜等污物。顾不上多想,我一脚踏进冰凉的污水里继续摸着往前走,去另一条街上的店铺接着发资料,在水中行走很慢,阻力很大,还要随时提防别掉进地沟和水井里面,这时天已大亮,街上挤满了上班的行人,小区的私家车全都泡在水里开不动,把路都堵了,大马路上也淹了水,公交车全停了,人们只好在街上站在水里打电话请假。一个小女孩突然走过来对我说,奶奶回家吧,前边都淹了无法行走,我谢过她的好意又往前走。走到一个城中村,准备去那里发资料,谁知到那一看,水里飘的不是饭盒了,都是大便,从村里出来的人说,进不去了全都淹了,快淹到腰部了,我只好趟着水往家走,这时连衣裙的下摆泡在水里早已经湿透了,刚进门丈夫就冲着我大声喊:“下这么大雨你还敢到处乱跑,一大早你家亲戚都不停地来电话询问灾情,你也不在家接电话。”我赶紧守住心性,笑着对他说,我出去视察一下水情嘛,汽车都快泡在水里了,你也赶紧出去看看吧,很吓人哦,几十年不遇的,水漫全城,交通全部瘫痪,都是邪党迫害大法招来的天灾人祸。丈夫听我这么一说,也拿着雨伞跑出去了,他要把他的车从水里开出来,移到高处,一场风波就这样过去了。

还有一天晚上我和同修出去发真相资料,不料发到一半突降暴雨,同修离家近先回家了,刚才还熙熙攘攘的大街上顿时空无一人,我骑上自行车独自冒雨行走在黑夜的小路上,我从小胆小怕黑,一路上大声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心中没有感到怕,到家已淋得浑身透湿。丈夫见我湿透了看笑话,说我就知道你要淋雨的。

有次我讲真相回来,一进门臭气熏天,知道大事不好,一看厨房、客厅、卧房地板上、沙发上、床上全是母亲拉的大便,天气炎热几小时后大便已经干透了,用纸擦也擦不掉,餐桌上还放着一条母亲带大便的脏裤子,和中午的剩菜放在一起。丈夫却关着门在屋里玩电脑,不管不问。我对自己说不能发火,要忍、不能怕脏、不能急躁、烦躁,就开始用钢丝球擦净地板上的大便,又拖了几遍还不行,因大便已渗到缝里边了,还要做饭,洗单子、沙发罩,还要给母亲洗澡,搞了几个小时,屋里整整臭了一个多星期才好,同修来学法都说有味道。她们也知道母亲九十岁了,有时糊涂,都能谅解。

二、 酷暑救人

去年的夏天特别闷热且持续时间很长,每天早上发完6点的正念,就用轮椅推着母亲外出救人,因为这时是一天中最凉快的时候,买菜的人很多,出来做小生意的人也很多,还有晨炼的人。有天一出小区大门,就看到一个胖胖的老人坐在人行道的木凳上看报纸,我想可能是师父安排的有缘人吧,千万别错过了,便慢慢推着母亲走过去和他坐在一起,以前我一般不在小区附近讲真相,觉得不安全,因为大家都认识我。后来通过学法破除了这一观念,发正念解体干扰我救人的怕心和私心,以后不管在哪,碰到有缘人就敢讲了。和老人交谈中得知,他平时都住在郊区的一家高级敬老院里,这次是儿子接他回家住几天,正巧和我是一个小区的,他说今年已经八十五岁了,退休前在区人大当领导,接着他问我母亲有多大年纪了, 我告诉他母亲已经九十五岁了。他听了很吃惊,问母亲怎么保养的这么好。因为母亲迫害前得过法,后来因害怕就中断了,但脸上光光的没什么皱纹,腰板挺直,坐在轮椅上颇有风度和气质,别人看上去都说母亲只有七十多岁。我告诉老人,母亲原先身体也不好,有多种疾病,后来母亲经常诚念九字吉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身体就变好了,做过各种检查,比同龄人要好的多。老人告诉我,他有糖尿病、高血压等多种疾病,我就告诉他每天诚念九字吉言,简单又方便,身体就会变好,也不会给儿女添麻烦,人老了就像机器生锈了,诚念九字吉言可除锈,接着又告诉他江泽民为一己之私迫害法轮功,搞得人怨天怨,已被二十万法轮功学员告上最高法院和检察院,共产党现今腐败透顶,又迫害佛法,活摘法轮功器官,人不治天治,老天肯定要收它的,历史上凡是迫害佛法的都没落到好下场。如果我们不和共产党划清界限就会给他陪葬。并告诉他母亲和我均已办了三退,选择正义和善良,老天就会保佑你。老人听后同意办理三退,我又送他一个大法护身符,他问多少钱,我说神佛救人不要钱,凡是要钱的肯定都是骗子。他高兴地说今天这么幸运,一大早就遇到你这个好人,我说我们是有缘人哪,老人听了很高兴。此后再也没碰见过老人,有时机缘真的只有一次,失去了就再也找不回来。

有次碰到一个老年妇女买水果,我过去和她讲真相,她摆摆手说哎呀我是信主的,别跟我讲,我说信主很好呀,有信仰就好过没信仰,耶稣也是一个伟大的神哪,她听我赞扬耶稣很高兴,仿佛遇到了知音,马上就喊我姐妹,要拉我入伙。我就告诉她既然信神就要真心实意,不能脚踩两只船,共产党是无神论组织,是反神的,不但反神,还残害老百姓,你入了共产党的组织,哪个神都不会管你的,只有从心里退出中共组织,神才会管你,她听了很认可,就顺利办了三退。我悟到,只要弟子真想救人,师父就会给开智慧。

有次早上碰到一个遛狗的老人,我从小怕狗,但又想救他,就上前搭话,老人说他以前中过风,所以拄个拐棍,还有痛风等疾病,我就告诉他念九字吉言,并给他一个大法护身符。他一看护身符就说,他亲家以前也是炼法轮功的,现在生病了。我就告诉他江泽民为一己之私,九九年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活摘法轮功器官,很多人就害怕不敢炼了,不炼功了自然就会生病,又给他讲了天安门自焚伪案,藏字石。他以前当过兵入过党,同意用化名退出邪党。再以后他碰到我就说,现在我天天早上一起床就念九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说还告诉小区的邻居们,江泽民已被软禁了,我告诉他传播大法真相一定会有福报的。

有时为了安全,我会推着母亲换个地方走远一点,到附近其他小区讲真相,因周边尚未开发,道路不平,坑坑洼洼的很难行走,费时又费力,我就买了一辆电动轮椅,用它推着母亲讲真相既省力又省时间。有天碰到一位80岁的昔日同修,住在邻近小区,她说夫妻两人九九年以前都炼过法轮功,觉得功法很好,迫害开始后因害怕就不炼功不学法了,更不敢和同修接触,所以现在身体都不好了,整天去医院看病也看不好,愁眉苦脸的。我给他们讲了大法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天安门自焚是政府一手导演的假案,告诉他们,慈悲的师父在等他们回来,叫他们在家里坚持炼功、学法,并诚念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但他们很谨慎胆小,不敢和我多交谈,更不敢办三退,说是搞政治,只答应念九字吉言。

八月的一天,我推着母亲在他们小区门口,又碰到这两位同修出来买菜,他们看着母亲九十多岁了还红光满面挺精神,感觉很惊讶。我告诉他们,母亲经常念大法九字吉言,有时还听师父的广州讲法录音,而且母亲还办了三退远离中共。两位老同修听得津津有味,紧紧握着母亲的手,我顺便劝两位昔日同修赶快办三退,早办早平安,和中共划清界限,不要立于危墙之下,不要给中共陪葬,中共迫大法十几年,残忍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已无善解可能,老天早晚要收拾它的。最后老同修夫妻看到我母亲都退出中共了,终于也毅然退出中共组织,我前后给他们讲了几年都不听,有时也很矛盾不想讲了,觉得他们学过法,受过益,悟性太低了,但师父隔段时间总安排我和他们见面,我就不言放弃,每次都讲真相劝三退。这次终于救了他们。“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有这个愿望,师父就帮我们。

有次远远看见两位老人坐在路边椅子上,走过去一问,夫妻俩都是部队的老兵,80多岁了,身体都不好,我就告诉他们念大法九字吉言,送给他们护身符,两位老人耳朵听不见,我就抱着老人肩部贴着老人耳朵,大声告诉他们九字吉言,告诉他们中共已腐败透顶,赶快退出邪党保平安。大爷对我说你是好人哪,大娘拉着母亲的手说你养了个好女儿呀。我给他们分别起了化名办了三退,分手时两位老人还念念不舍。

学了师父2016年新讲法后,我和同修就注重向世人讲清真相,不再追求数量,以前是见人就办三退,现在是见人先讲大法真相:1.天安门自焚是假的,2.贵州藏字石彰显天意,3.中共活摘法轮功器官,4.全国起诉江泽民,5.法轮功是佛法和九字吉言,然后再办三退。有次碰到一位时髦上班族妇女,很愿意听真相,就和她讲了藏字石、自焚伪案、中共活摘器官等大法真相,并教她念九字吉言,最后给用化名她办了三退。分手时她突然对我说,你长得很象彭丽媛哎,我也很奇怪,每次我讲真相如果很全面时,就会有人说我象彭丽媛,我想是师父在加持弟子,让弟子在世人面前有个好形象吧。

三、 结伴救人

2011年至2014年间,由于长期不会向内修自己,即使找到了执着也没认真修去执着,我的身体受严重干扰,修炼状态一直不太好,平时只打语音手机讲真相,有时打印点真相资料出去发放,面对面讲真相方面始终是个空白,我想赶紧突破,于是求师父派个同修来帮我一下,果然不久梅姐就搬到我们附近小区来了,和我一个学法小组。梅姐七十多岁,很会讲真相,从此我和梅姐相约一起结伴外出讲真相,救度世人。开始是梅姐讲,我在一旁发正念,解体干扰世人得救的邪恶生命,有时也见缝插针补充几句真相,刚开始有怕心,怕世人不听真相,怕世人不三退,怕碰到坏人,瞻前顾后、执着人数等等,还有面子心,不好意思主动和路人打招呼,但梅姐没什么观念,见人就一脸真诚的笑容,主动搭腔,见人就讲 。我发现自己则有分别心,挑人讲真相。梅姐总是鼓励我多讲,有时我身体被干扰情绪低落,她就鼓励我出去救人就会好,慢慢地我也会讲了,状态也好了起来。为了同化大法,我们俩相约背《转法轮》,比学比修,新《论语》刚出来时,我们天天背直到完全背熟,外出救人时也背《论语》,不唠闲人嗑。梅姐遇到家庭关时,我也会用自己悟到的法理与她交流切磋。

去年诉江大潮展开,开始梅姐没悟到要参与诉江,说自己没受到直接迫害。我则悟到大法弟子都要参与诉江,因为大法和师父在迫害中都被诽谤、污蔑,众多同修被迫害致死甚至被江泽民集团残忍的活摘器官,师父千辛万苦度我们,耗尽心血,作为大法弟子能袖手旁观不为师父说句公道话吗?不起诉迫害元凶江魔头,那不等于承认江魔迫害对了吗?不站到邪恶一边了吗?师父的话就是天象,正法到这一步了,我们得跟着师父大步往前冲刺。梅姐最后毅然参与诉江,在自己修炼的路上留下了辉煌的历史。

为了去掉党文化的余毒,我们找时间读《九评》,解体干扰我们救人的争斗心、撒谎心、怕心、显示心等,我俩一起配合救人两年了,有时一个眼神就知道了对方的意思。冬天我和梅姐顶风冒雪外出救人,冻得流鼻涕、手僵硬疼痛;夏天则骄阳似火,烤的皮肤灼痛,浑身大汗,我们互相鼓励、包容对方,风雨同舟,结伴救人。在此弟子万分感谢师尊给我派了个好同修。

有天碰到一个光头癌症病人,我朝她微笑致意,她却说我不认识你呀,我说你好,见面就认识了嘛。她也笑了。我问她是去看病吗,她说已经做完手术出院了。我就告诉她:要想癌症不复发,平时多念大法九字吉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看我母亲经常默念九字吉言,已经九十多岁了。她一看母亲脸上光光的精神很好,也很相信,梅姐马上掏出护身符递给她,告诉她放在身上可以避邪,她很感谢梅姐并接过护身符。我顺便给她讲了中共作恶多端,历次运动害死很多老百姓,老天早晚要收它,我们赶紧退出来不要给它陪葬,她说以前入过党团队组织,并同意用化名退出来。

有时晚上我和梅姐一起配合发真相资料,梅姐负责发正念,我在前面发资料,开始我走很快。后来才想起梅姐七十多岁了,怕她跟不上,就放慢了脚步,但不管走多远,梅姐从不叫累,回家后徒步爬上五楼(没电梯),还要做家务,经常夜里一点才休息。

很多世人得救后,都会说我和梅姐是母女或姐妹,听得太多了我就想,可能前生前世我和梅姐真的是一对姐妹或母女。但这一世我们结的是法中缘,同为主佛弟子,是最宝贵的同修缘,我们将同心同力,救渡世人,无论时日长短,永远跟着师父往前走。

弟子叩拜师尊!
感谢同修!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正见网用心救人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