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朔迷离 太平天国的两大藏宝之谜(组图)

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
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网络图片)

太平天国有两个至今未能解开的藏宝之谜:一个是天京藏宝之谜,一个是石达开大渡河藏宝之谜。

1864年,太平天国的末日终于来临。首府天京(今南京)陷落后,湘军如洪水猛兽般地进入天京,地毯式洗掠全城达三日之久,可称得上是挖地三尺,捞尽了天国首府里所有的浮财。因“历年以来,中外皆传洪逆(清统治者对洪秀全的蔑称)之富,金银如海,百货充盈”,湘军领袖曾国藩与曾国荃弟兄怀疑还有更多财宝窖藏在地下深处。

“克复老巢而全无货财”

湘军攻克南京后,曾国藩奏报同治帝搜查“贼赃”的情况,说除了两方“伪玉玺”和一方“金印”,别无所获。

且看曾国藩写给朝廷的奏折:“历年以来,中外纷传洪逆之富,金银如海,百货充盈;臣亦尝与曾国荃论及,城破之日,查封贼库,所得财物,多则进奉户部,少则留充军饷,酌济难民。乃十六日克复后搜杀三日,不遑他顾,伪宫贼馆,一炬成灰。逮二十日查询,则并无所谓贼库者。讯问李秀成,据称:昔年虽有圣库之名,实系洪秀全之私藏,并非伪都之公币。伪朝官兵向无俸饷,而王长兄、次兄且用穷刑峻法搜刮各馆之银米。苏州存银稍多于金陵,亦无公帑积贮一处。唯秀成所得银物,尽数散给部下,众情翕然。此外则各私其财,而公家贫困等语。臣弟国荃谓贼馆必有窖藏,贼身必有囊金,勒令各营按名缴出,以抵欠饷。臣则谓勇丁所得贼赃,多寡不齐;按名勒缴,弱者刑求而不得,强者抗令而遁逃,所抵之饷无几,徒损政体而失士心。因晓谕军中:凡剥取贼身囊金者,概置不问;凡发掘贼馆窖金者,报官充公,违者治罪。所以悯其贫而奖其功,差为得体。然克复老巢而全无货财,实出微臣意计之外,亦为从来罕闻之事。”

曾国藩以“挺经”之法,以“此心耿耿可对君父”的赤诚,明明白白地上奏“克复老巢而全无货财”,顿时,物议沸腾,多以其奏为谎言。晚清经学家、文学家王闿运写诗说“曾侯工作奏,言钱空缕”,意即曾国荃一掷千金买笺纸,怎么会“全无货财”呢,谁信?

大清朝廷对曾国藩还是十分信任的,曾折奏闻七日后,便迅速下达了一道“理解万岁”的批谕:“逆掳金银,朝廷本不必利其所有。前据御史贾铎具奏,故令该大臣查明奏闻。今据奏称:城内并无贼库,自系实在情形。”

天京究竟有没有藏宝

太平天国忠王李秀成被俘后,曾国藩与曾国荃都审讯过这位太平天国后期的“擎天柱”,其中有一条问:“城中窖内金银能指出数处否?”李秀成就利用自述来对付曾国藩。他在自述里十分巧妙地作了委婉叙述,然后分别引出“国库无存艮(银)米”、“家内无存金艮(银)”的结论,搪塞了曾国藩。天京城陷时,全城的口号是:“弗留半片烂布与妖(太平军对清兵的蔑称)享用!”

太平天国在南京苦心经营十载,一直就有洪秀全窖藏金银财宝的传说和“金银如海”之说。攻打南京城的湘军十分相信这个说法,待到破城之日,湘军四处掘窖,曾国藩甚至还发布过“凡发掘贼馆窖金者,报官充公,违者治罪”的命令。就是曾国藩在给朝廷的奏报里,也公然提出过“掘窖金”的话。

按太平天国的财产管理制度,所有公私财产都必须统一集中到“圣库”,人们生活的必需品由圣库统一配给,百姓若有藏金一两或银五两以上的都要问斩。这种制度使得太平天国的财富高度集中,为窖藏提供了可能。“圣库”制度在太平天国后期“天京事变”后已名存实亡。

李秀成在临刑前的供状中说:“昔年虽有圣库之名,实系洪秀全之私藏,并非伪都之公币。伪朝官兵向无俸饷,而王长兄(指洪秀全)、次兄(指杨秀清)且用穷刑峻法搜刮各馆之银米。”这就说明天京事变后,太平天国政权由洪氏嫡系掌管,“圣库”财富已成洪秀全的“私藏”。而洪秀全进入天京后便避居深宫,十年未出。如果没有其亲许,任何人都不能进入天王府。其他异姓诸王受到的猜忌更是越来越深。天王府成为洪秀全唯一信赖和感到安全的地方,如果要窖藏的话,最有可能就在天朝宫殿地下。

据历史文献记载,当年天王洪秀全在南京建天朝宫殿时,自然是倾“全国”所有,掠各地奇珍异宝于宫内,其他王府也都藏有金银珠宝。据《淞沪随笔》记载:“城中四伪王府以及地窖,均已搜掘净尽。”既然别的王府尚且有窖金,天王府就更不应该没有。

天王府当时并没有被湘军全部毁掉,有不少还未烧尽,当年的核心建筑“金龙殿”依然存在,百年来,从来没有谁对其地下进行过勘察。“金龙殿”下边到底有些什么?天朝宫殿地下有没有藏金?真是扑朔迷离。

直到辛亥革命以后,还有军阀想要掘太平天国窖金发财,但不知什么原因,最后并未下手。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看中国扑朔迷离 太平天国的两大藏宝之谜(组图)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