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时代的“网格化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八日】笔者最早听说“网格化”还是在原中共中央“610办公室”主任、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被抓之后。披露李东生被抓前一个多月最后一次公开露面的消息说,2013年11月5日,李东生窜到河北怀来县土木镇二台子村,就进一步迫害法轮功进行直接部署和指挥,叫嚣要搞全方位、网格化管理,一个都不放过。

李东生说的“网格化管理”并非一个用来形容管理严格的普通词汇,而是针对共产党成立的一个数字化时代的全新基层组织。在明慧网公布的迫害法轮功案例中,这几年也出现了相应的网格责任人员和机构,包括网格长、副网格长、网格员、网格管理员、网格信息员、网格民警、网格辅警、网格格警、网格警察、网格接处警、网格信息管理中心、网格服务中心、网格办等等。

明慧网上有关网格的消息最早出自2012年8月21日的一则《长春南关区成立社会服务管理局 实为迫害机构》的报道,称“南关区的社区都叫网格,每个社区主任不叫主任,叫网格长,而且,每个网格长都配一台GPS定位手机,每台手机24小时开机,政府每月存电话费70元,这个手机和社区电脑及区控制中心的电脑联网,还有一个工作QQ群,前几天还让把每个社区‘未转化’法轮功学员通过手机上传到控制中心。估计长春市都实行了这个‘网格管理’,南关区是全市所谓试点。”

几年过去了,如今网格化已经在大陆全面铺开,成为了中共监控人民的一张大网。明慧网2018年6月9日有关新疆的消息说,新疆成了一所大监狱,不配合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如今都已寸步难行,“因为邪恶搞所谓网格化的信息迫害,让那些坚定修炼的大法弟子已经无法正常工作、生活,无法乘坐交通工具,无法到异地出差、学习。”

“网格化管理”是中共为了应对人口流动带来的社会转型而搞出来的所谓创新模式。多年来中共从上到下控制体系的末梢就是“单位”(机关、厂矿、学校等)和“街道—居委会”(在农村是村委会)。“单位”就是个小社会,控制职工的一切,而“街道-居委会”实际管理的是一些没有单位的边缘人群。迫害法轮功开始后,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就是迫害的最前线——领导谈话、非法送洗脑班、非法送劳教所、强迫下岗、停发工资、不给住房、扣养老金、株连孩子入学就业、影响工作晋升等等,都是由单位与所在地“610办公室”配合执行的,大一点的单位自己就设有“610办公室”。许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流离失所。

从表面看,中国的经济改革打破了以单位为核心的“蜂窝社会”,在单位之外出现了庞大的就业群体,城市化更是催生了大量流动人口。中共极权统治下造成的社会矛盾凸显,群体抗争事件日多。中共不是想办法如何疏导,而是要用暴力把一切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中,“网格化管理”就是这样出来的。网格化是什么?形象地比喻,把中国地图打开,用纵横线把地图划分成无数小小的网格,把十几亿人分配到各个网格里(人口流动也不过就是从一个网格跳到另一个网格),每个网格分派一个网格长,外加网格民警、网格员等,每个网格人员配备一个智能终端或手机,用专门的网格化管理软件系统,把网格里的每个人的情况填写并实时传输到网格监控中心,哪里有了什么情况,就派人去处理。这就是李东生嘴里说的“全方位、网格化管理,一个都不放过”。据大陆媒体介绍的浙江省乐清市的网格员,“每周至少7个半天、每天至少两个小时在网格巡查”。

明慧网2013年4月14日的报道《心虚害怕 湖北宜昌警察非法监控法轮功学员》一文提到了“网格化管理模式”,称网格员主要的任务就是全方位收集所辖区域居民的各种信息、秘密监控社区内敏感人员。宜昌电视台经常有意播出一些“网格员”帮助居民排忧解困的所谓“新闻”糊弄民众,其实这些所谓的“网格员”,被人称为中共渗入民间最底层的特务组织。

湖北省宜昌市是2010年启动的全国“网格化”试点,看看下面这张组织架构图:

可以看到,相比过去的“街道-居委会”模式,如今的“网格化”就是在社会基层增加了一个大大的监控网。

社区下水道不通了,或者哪里出了车祸,这些事情与居民生活有关,在人人都有手机的今天,当事人直接一个电话就可以找相关部门来处理,并非一定要网格员来通报。网格员真正起作用的地方,也是当地政府极力追逐的,就是对那些具有“一票否决权”的事件的监控,包括法轮功学员的活动和其它社会群体事件。说到底,所谓“网格化”就是政法委维稳的延续和强化。上网搜索“防邪网格化”(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佛法修炼),可谓铺天盖地,各个省市乡镇都在搞,这才是中共大搞“网格化管理”的真正动机。

常常见诸报端的是中国安装了多少监控摄像头,据说到2020年中国的摄像头就会增加到6亿多个,这套视频监控系统被称为“天网工程”(针对农村的监视系统称为“雪亮工程”),加上大数据、人工智能、人脸识别,十几亿人就被监控了起来。我们这里说到的“网格化管理”,是中共监控人民的另一套手法,而且中共也正在宣称要把“天网工程”和“雪亮工程”与“网格化”结合起来,形成“雪亮网格”,把每个中国人都置于光天化日之下。

中共所谓的“网格化管理”,其实就是过去战争年代的“保甲制”加上现代数字化通信技术,再注入中共想要灭绝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的邪恶动机,就形成了今天的把全中国变成一张监控网的“网格化”。要说战争,中共的确是把老百姓当作自己的敌人,中共从来都是与人民处于战争状态。

一边高唱崛起,营造所谓的“盛世”,一边又是人盯人,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对“真善忍”如临大敌,这是多么脆弱卑鄙的“盛世”。“网格化”劳民伤财,也是中共走到末日的征兆。网格员也是人,一旦明白真相,中共编制的这张网又有什么用呢?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明慧网数字时代的“网格化迫害”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