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体悟利用人体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八日】我今年五十六岁,男性,修炼前是国家一级学术刊物编辑。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大法,至今已二十二年了。

在我十五、六岁的时候,头脑里就出现一个疑问,就是人为什么要活着呢?时间总是在流逝,七天就是一个星期,一年十二个月。不管人活多少年,五十年也好,六十年也好,甚至八十年或者更多,最后都是一个终点,就是死亡。那死亡又是啥呢?就是连做梦都没有啦?闭着眼睛体验一下没有思维、连梦都没有了的感觉,一种掉到黑暗无底洞的恐惧从心底涌了上来……

那人活着有啥意义呢?当时是中国“文革”末年,传统文化已被破坏,社会上宣传的、学校里书本上学的,哪里能找到答案呢?关于这个问题,思考了三天,彻夜不眠,也没想通。

那人中的所谓幸福,又是啥呢?自己也在思考,只不过是一种感觉吧。我琢磨,一个炎炎烈日走在沙漠中口干舌燥的人,能喝到一杯清凉的水的时候,对他来说就是一种幸福;而在凉爽屋子里的人喝同样一杯水就体会不到那种从心底泛起那种凉爽和舒适。由此认为,幸福只不过是一种感觉,和人身体有关,和贫富、地位无关,痛苦也是这样。

现在看来,这些当时思考的问题是师父为自己得法和修炼悟道做好的准备……

一、高德大法《转法轮》真实不虚

(一)得法:师父给下了许许多多的东西

在得法的前几天,睡觉的时候,总是有一本翻开的书展现在眼前,上面的字很清晰,但细看又看不清。自己也不知道咋回事。

一九九六年八月四日,在北京的一个书摊上,看到一本书,叫《转法轮》。拿起随手一翻,看到了《论语》,便觉得这话说的咋这么好呢,但也没有准备买,扭头离开,离开十多步,便觉的有一股力量往回拉,走回去,又翻了翻《论语》,好象里面的话其它地方从来没见到过,就是觉得写的咋这么好呢。扭头又走,十多步,又有一股力量往回拉,走不了,这回把书请回了家。

读下去,便爱不释手,十五、六岁思考的问题及其它许许多多不明白的人生问题,一下都明白了,知道了人为什么活着及其人生的意义。一夜时间花了八个小时一口气读完,激动不已。便觉腹部有东西在转动,我知道这是师父给下的法轮。

《转法轮》宝书所讲的许多法理和现象中我身上是真实不虚的。

刚得法修炼时,走在路上,轻飘飘的,浑身没有重量的感觉,如一片微风吹拂的树叶,只有自己的思维。随后几天,浑身上下从里到外处都有法轮在旋转,这是调整身体的法轮。子午周天、卯酉周天皆在循环,那能量流约有两指宽。

最有意思的是头上、脸上、舌头、鼻子尖、眼睛虹膜上、耳朵上的法轮,这些法轮忽大忽小,不小于小米粒大的时候,便能感觉到他的旋转。再小只觉得好象有针一扎一扎似的,还有点痛。舌头上的旋转象个环。

我不是开着修的,但《转法轮》里关于天目的一些现象我都体验到了。刚开始自己打坐时(那时刚看完书,还没有学炼功动作),额头天目通道的位置有一个圆圆的白色,好象看到月亮了。那个另外空间大眼睛也看到了,那个眼睛有多大呢,用我们这个空间的概念来说,长有三、四米吧,水灵灵的。两眼的通道也通了,只不过师父给挡住了,但是边里没挡严实,能量流在眼球上旋转的时候,眼角有象太阳的白光漏出。

后来修炼过程中,师父在《转法轮》里讲宿命通时讲的那个前额那个象电视的荧光屏,没图像的、有图像的,都看到过。

炼功三、四个月的时候,一次打坐,看见自己头顶上一根白色透明的柱子,头顶上一朵白色的花,花在旋转,柱子、花的直径和头的一样粗。后来学习师父的讲法中知道,那就是功柱。

(二)人不炼功 法炼人

后来再发生的事情让我明白了,我的末梢神经很敏感!我真正知道了什么叫“脱胎换骨”。

身体里动来动去的,搞得我很不舒服。有一段时间,心性需要提高而自己没有提高上来的时候,身体末梢神经没有一天不疼的(不是病态的业力)。有时象千万只蚂蚁从骨头里向外吞噬着,疼痛从里向外一圈一圈向外扩散。周天的运转,时时在冲击着人的物质,而这人中的物质在向高能量转化时,是要付出疼痛的代价的。

有时一整天就象打坐时最后五分钟的状态,该哪儿疼哪儿就疼。可打坐时把腿放下之后,就不疼了。而我根本就没盘腿。疼一阵,打坐时最后五分钟的状态;缓一缓,又打坐时最后五分钟的状态……

一个浑身业力的人,一个凡胎俗体,身体在向金光闪闪的神体转化时,能没有一点付出吗?而且这还是师父替我们承受了巨大的业力,为我们修炼提高留下了一点点而已。

时间一长,就习以为常了,什么身体里的胀、麻、痛、都习以为常了。

师父说过,长功时“全身有时象通了电,冷、热、麻、重、转,等等状态太多了,感觉上都会使你身体很难受”[1]。

师父让我见证了《转法轮》里所讲“你没炼功的时候,功炼你;你炼功的时候,功也在炼你。你吃饭、睡觉、上班,都在功的演化当中。”[2]

(三)师父给灌顶

心性提高上来,或悟到一层法理时,师父就给灌顶。巨大的能量从头顶下来,流遍全身,骨头酥酥的,全身溶化了……世上人永远不会知道的一种幸福感觉。而我呢,只有不由自主掉眼泪的份,幸福的眼泪。这个时候,身体感觉是空的。走在路上,没有重量的感觉,胳膊好像没有了,腿没有了,脑袋没有了,身体不存在了,只有自己的思维在城市的路上飘浮。心底里真正漾起幸福自在的感觉。

很快,这种状态就没有了,师父把修好的给隔开了,把好东西给藏起来了。周天的运转的感觉又回来了。

(四)周天的运转

刚开始炼功时,就感觉周天有两指宽。随着修炼的提高,这个子午周天、卯酉周天越来越宽,已经区分不出它们了,就是说,身体上能量是以能量带在流动着。有意思的是,我有时觉的好玩,能控制它的旋转方向,很随意。

随着修炼时间的延长,再往后,能量在身体表面从阴面到阳面或阳面到阴面整面运转,身体里面象个装满“液体”的容器,“液体”在随表面旋转在整体旋转,我只能这样形容,这个“液体”就是能量体。

在状态很好的时候,能量在身体里面缓缓流动,象没有风没有涟漪的静静流淌的河流。能感觉到的就是,舌头象一个旋转的实体盘(刚得法的时候象个旋转的环),脑袋就象是一个实心的从左至右(或从右至左)旋转的柱体,它的旋转和舌头的旋转是同步的,上牙齿和下牙齿上各有能量流旋转,牙齿感觉一胀一胀的。实际这时这种旋转的方向能自己随意控制。

最近,能量流在脚上从脚心向脚背整面流转的时候,脚趾里面的能量流动的很强烈,方向也很随意。手指里的能量流也同样。

不管各个部位能量流如何流转,他们和整个身体的大循环都是一体的,方向都是一致的。

当我起人心(业力返上来)的时候,如同河道变窄,水流加速,能量的流动速度加快;人心再强的时候,能量在身体里面的流动,如同起了风,有了险滩,有了暗礁,流动不畅,激起浪花儿,有回流。能量流过这些部位的时候还呼啦啦作响,真的是在阻挡(只有我自己能听到)。表面身体就是这些部位不舒适了,有点酸,有点疼,有点疲劳,和人有矛盾了,发正念、讲真相效果不好了。

所以呢,这里我要和同修们说句话,我们的身体已经相当超常了,或许你自己只是感觉不到而已。自己身体哪里不舒服了,根本就不是“病啊”,都是业力所致,它要转化,要长功了,内修内找修去人心方为根本。

最近明慧网上一篇七十九岁同修的文章《信师信法 奋起直追》提到的说法我很赞同:她说,“同修说的病业关,我不那么看,我叫心性关”。

(五)师父让我体验到了不在人中的状态和主元神得功

走在路上,轻飘飘的,浑身没有重量的感觉,如一片微风吹拂的树叶,只有自己的思维。初得大法,身在熙熙攘攘的街头,川流不息的人群,这一切就在我面前,但似乎和我离的很远,没有多大的关系,入眼不入脑。因为我虽人在这里,但心不在这里。这是刚得法时的感觉。

走了另外的时间场。有一次,走着走着,我思想一片空白,周围客观存在好象不见了,一定神,目地地到了。一看时间,平时快步走十五分钟的路这次只用了五分钟?比平时少用了十分钟。师父让我走了另外的时间场。

主元神得功。一次在家打坐,刚入定,自己身体忽的在变大、变大、变大……自己心里不稳,有些害怕,却看见一个和我一样一样的我,穿着同样的衣服,在我前面同向而坐,只能看到他的背影,可是他看的那么小,只有我盘着的腿那么高。我知道那是我的副元神。师父把功都给了我——主元神。忽然身体又在变小、变小、变小……感觉缩到心脏里面成了一个小点,心里不稳,又害怕了,出定了,感觉这个空间的身体心脏那里痒痒的。

(六)师父保护,脑袋从铸铁热力管道穿了过去

一次在高层住宅地下室去存放自行车,存放完向出走时,思想一片空白。突然“咚”的一声,只觉脑袋剧烈痛了一下,脑袋里面好象有铁片子刮了一下,同时还听到了脑袋里面“哧啦”一声。回头一看:当时有些不可思议,平时通过这里时,必须要低下头来才能走出来,因为一根直径约二十厘米的铸铁热力管道横着挡住了去路,只是今日没注意。摸摸脑袋,一点伤的痕迹也没有?我心里明白,这还了一条命债,是师父保护了我,是师父在那一瞬间,把组成我身体的最大分子颗粒改变成小于铸铁的分子颗粒,我的脑袋就从铸铁热力管道穿了过去。

(七)一挨枕头就睡着

我主要是探索追求人生真谛而走入大法修炼的,当时三十四岁,身体基本没啥毛病。但是呢就是睡觉的时候呢,要躺一会儿才能入睡。从我修炼法轮大法后,就是往枕头上一躺就着。而且从此以后,八分钟、十分钟就能睡一觉,而且睡的很深,醒来后往往感觉睡了两个小时。真是神奇啊!

(八)性命双修

我们这个功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使人感觉很年轻。身体被高能量充实了,就能抑制住常人的细胞。师父讲:“性命双修就是除了修炼心性外,同时又修命,也就是说,改变本体。在改变的过程当中,人的细胞逐渐的被高能量物质代替的时候,会减缓衰老。身体呈现出向年轻人方向退,逐渐的退,逐渐的转化,最后完全被高能量物质代替的时候,那么这个人的身体已经完全转化成另外一种物质身体了。”[2]那我们身体里面的流动的能量不就是在抑制常人的细胞嘛。人心越少,本体转化越快。当和人们说起我的实际年龄时,他们(她们)都说不像,有的说像三十多岁的,有的说像四十多岁的。有的街上的老太太就叫我小伙子。

以上我修炼的点点滴滴说明了什么呢,宝书《转法轮》每个字都是真实不虚的。得到的人,千万要珍惜啊。

我是自修的,没有见过师父。就凭一本书,就得到了这么多东西。而且这本书支撑着我走过了邪恶迫害的十八年。我曾经工作优越、生活舒适、主流社会菁英,在失去人所追求羡慕的地位、金钱和所谓幸福时,没有放弃修炼。这本身已经就是一本书的奇迹了吧!

世人啊,有机会的话,静下心来看一看这本书吧。

从一九九六年八月四日得法到现在已经二十二年了,从得法的那一天起,身体上能量流的运转就一天都没有停止过,即便是在看守所、监狱遭受迫害,修炼中摔了跟头、走了弯路或者是犯了错误,慈悲的师父就在我身边,看护保护着我,从来没有放弃我。

同修啊,不管什么情况,多大的魔难,都不能失去正念,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守住这一念!

二、关于人体修炼、正念正行的一点理解

我们从法中知道,宇宙的结构很完美,是一个循环系统。人体是一个小宇宙。人体不同层次空间的生命都可以通过人的行为来得到能量。如果行为被不同的观念或业力主宰了,那么就会加强它。这或许是《西游记》中各路妖魔鬼怪争先恐后的要吃唐僧肉,要长命百岁的原因之一吧。

(一)内修内找与修炼人的标准

法理中我们知道,不内修内找,就得不到提高。我从个人角度悟到,不管是发生矛盾也好,还是身体的不舒适也好,都是自己身体的因素所致,不是自己的空间场不正,就是业力返出来了,这正是提高境界、纯净自己的好机会。够标准的、修好的部份慈悲的师父都给隔开了,人这一面总有我们要修的东西。那人身以外一切环境都是我们自己的一面镜子,都是自己人心的体现。师父在讲天目时说过:“我们真正看东西,看一个人,看一个物体存在的形式,是在人的大脑上成象。也就是通过人的眼睛去看,再通过视神经传导到大脑的后半部份的松果体上,在这一区域中使它反映出图象来。”[2]我们在世上遇到、看到(包括听到的)的实实在在的事和物都是走的视神经,都是人心看到的。那发生了矛盾,正是去人心的好机会。

那些个不好的观念、业力构成的一个个假我,它们有机会就要掌握这个人体的“控制权”。师父说:“给你了,就是你的东西,受你的意识支配。你想要的谁都不管,这是这个宇宙的理。”[2]。我们修好的那一部份不能主宰身体的这边,所以只有时刻以法衡量思想和言行,清除不符合法的念头,同化“真善忍”,使这边的身体逐渐同化大法。

如何认清不好的观念、业力构成的一个个假我?个人认为,把握好自己符合修炼人的标准是我们最大的事情。不同层次有不同的标准,所以我们要以高标准、更高标准要求自己。修炼没有榜样,高标准、更高标准是什么,只有内修内找,真正实修,学法的时候法的内涵会给我们展现。

(二)放弃自我

在修炼过程中,我发现长时间走不出一个“圈”,因为始终没离开一个“我”字。这个“我”,不是嘴上说说的“我”,而是世间真实存在的“我”,这个“我”在世间的体现就是身体的感觉。

师父说:“人在世间上,他只是享受着生命过程,我过去说人很可怜,人在这个世间上他只享受着生活过程中给人带来的感受。我这个说法比较准确了。”[3]

这个不好的观念、业力构成的一个个假我,在世间的表现上,是对人体感觉的执着。对人体感觉的执着是私。一切执着最终表现在人体的感觉上。

人活在世上,就得有这个身体。通过视觉(眼睛)、听觉(耳朵)、嗅觉(鼻子)、味觉(舌头)、触觉(末梢神经)去感知世界,体验、实现着所谓人中的幸福和痛苦。各种执着的利益满足了,这个身体就舒服;反之则痛苦。无论任何事情,包括修炼、证实大法和救度众生的事情,这个身体有感觉,兴奋、痛苦、压抑、生气、高兴,实际就是动了人心了。

这些感知、感觉形成了不同的观念和经验。而人的这些观念和经验对于大法更新后生命来说,都是为私为我的,都是不符合新宇宙标准的,都是我们要改变或修去的。

那些为私为我的观念和业力,有时很狡猾。在我修炼以来,一路上贴着“提高心性”、“学好法”、“助师正法”、“做好三件事”这些在旧宇宙不同层次生命看来金光闪闪的标签,体面的生存在我的身体里——正法洪势还没有到达的空间,一有机会就按它们的为私特性,指挥我的身体去感觉、去行事,以便达到加强它们,扩大它们生存空间的目地。表现形式就是有求的学法、不能很好配合同修、证实自己、不能很好为别人着想。所以真正放下自我,才能无条件同化大法。

放弃了对世间一切的执着,放弃了一切人心,不就是放弃了对人体感觉的一切执着了吗?没有高兴,没有痛苦,没有欣慰,没有惆怅,没有寂寞……有的是慈悲。除了师父给留的维持人表面最基本的生存条件(人的思想)外,任何时候对任何东西都不会有太大太多的感觉和兴趣。这时候,高能量物质会从微观到表面充满我们的全身。

(三)实修的重要性

人体难得。我认识到,对修炼人而言,点点滴滴、一步一个脚印的实修真的很重要。

修炼人的行为实际上很重要。思想正,行为正。也就是说正念才能正行。只有从根本上改变人的观念、去掉各种执着,才能更好的正念正行。反过来,行为正,不好的思想念头、业力、不好的观念或外来干扰就没有生存的空间。

武术气功要想运出气来,肢体上要抡胳膊,要想有功能,还得不断的炼,慢慢才出功能。师父说:“因为那个高能量物质它在另外的空间,它不是走我们这个空间,所以它的时间比我们来的快。你要去击打别人的时候,不用再运气、再想了,那个功已经到那儿了。别人打你,你去搪的时候,那功也已经到那儿了。不管你出手多快,它比你还要快,两边的时间概念是不一样的。”[2]

我理解,这说明修炼人的行为也很重要。如果我们总是以炼功人的行为标准要求自己,那么正念会越来越强大,遇到事情不会再多想什么,正念马上就会出来。正念就是一种强大的能量,来源于师父赐予大法弟子的能力。如果法理上什么都知道,放下书,行为上还是常人该干啥就干啥,有什么用呢?坏思想还存在着,就是没有实修。

师父给我们留下了能在人中生活所必需的一些人的东西,便于我们一边修炼一边证实法、救度众生。除了不同层次不符合法的思想在人体上的反映之外,人体肉身本身通过感官实现的执着和欲望并不是我们生命(主元神)的来源,认识到这一点,时刻排斥它的干扰,就不会被这个肉身的生命所控制,而会让人体逐渐同化大法,让我们的主元神去主宰这个身体,那就是圆满。

(四)维护好完成使命的法器——人体

在旧的生命看来,人体是个宝,可以修炼,是洗净生命,转换不纯净思想和业力的一个好工具。

而我们大法弟子个人修炼不是目地,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才是我们来到世上的愿望。

所以用大法弟子的正念看来,人体是个宝,可以讲真相、救度众生、证实法、完成使命。

我个人认为,人体是我们证实法、救度众生的“法器”。只有用大法纯净思想、更快更好的转化本体,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完成自己的使命。

其实在这个世上,对于大法弟子个人而说,你能有什么呢?什么都没有(也许表面上什么都有),只有使命。大法弟子,你本身就是大法资源,包括你在世上拥有的一切。你的财富是大法资源,你的身体是大法给予你完成使命的“法器”。除了维持表面基本的生存和证实大法外,你还能有什么另外所求吗?你的完成使命的法器(身体),你能不好好爱护吗?怎么爱护,多学法,用法来充实头脑;多炼功,用高能量物质尽快转化肉身,这个法器才好用啊。

我不看常人的电视、书籍,不听常人的广播(工作必需的除外,因为工作所需,师父会给下罩,保护我们免于污染)。手机使用生活所需(电话、短信、转账、交费)功能。就包括从表面看来是传统文化的内容,谁知道它是什么来源,背后是啥因素?不是大法网站的东西,一概不看。

篇幅有限。最后,和同修们互相勉励吧:不要执着你现在悟到的法理;不要执着你现在的感受感觉,无论它有多么美妙、多么痛苦;放下你的昨天;放下你的明天;把自己当作一个刚入门的虔诚的法轮功学员,把身心溶化在大法(《转法轮》)中,在做好“三件事”、同化大法的过程中,主动的去救度更多的众生吧!

本文是个人认识,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休斯顿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明慧网在大法中体悟利用人体修炼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