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1太子站死人疑云 遇袭乘客披露实情(图)


港警831在太子站殴打市民
“8.31晚港警的血腥袭击”成为香港反送中运动以来最恐怖、最惨烈的一幕。多少民众伤亡成了香港、世界最关切的焦点。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来看亲身经历者怎么说。(图片来源:FB)

【看中国2019年9月11日讯】8月31日晚,大批港警闯入太子站,并无差别地向乘客挥舞警棍,喷射胡椒喷剂,再次引发国际震惊。9月9日,警方、港铁与消防处举行联合新闻发布会,警方重申当日警员无打死人;港铁只发截图,称基于私隐理由拒绝公布闭路电视片段;消防处不排除当时救护人员重复算受伤人数令数字有出入。香港市民更加愤怒,完全不能接受港府与港铁的说辞。

8月31日晚,大批港警闯入太子站车厢内,有的乘客举起双手求饶,有的乘客身体颤抖地相互抱拥痛哭,惊恐地发出呼叫;在月台上,速龙疯狂地追打年轻人,而周围的乘客惊恐地不知所措,还不时传来乘客愤怒地叫喊:“警察是黑社会!”

港警的奇袭过后,车厢、月台上散乱着衣物、背包、雨伞等大量物品,留下一片狼藉与让人屏息的恐怖。(详报导:香港防暴警察无差别殴打市民民主派:831元朗恐袭翻版香港最恐怖之夜)

香港连登消息披露,8月31日当晚,有6名示威者被警察从后方90度拗断颈脖而死。并称该消息是其街坊在太平间工作的朋友亲口告知,警察和医护人员都知道此事。(详报导:惊传“黑警”太子站打死多人 尸体密送停尸间被自杀?香港1日内6人堕楼8人死亡

“8.31晚”乘客经历

据海外中文媒体报导,一位名叫阿辉的男子是“8.31事件”的亲历者,他在9月2日举行的反送中“三罢”集会上讲述了那晚的部分情形。

“我就是那晚坐上‘厮杀列车’的一名乘客。”阿辉说:“那帮暴徒(警察)冲进月台、车厢见到穿黑衣服的,挥棒就打,几人被打倒在地动不了了,我想向上去扶起他们,被他们大声喝斥:‘不要动!不要动!’,有人要拍照也同样被他们大声喝退,整个车厢里一片尖叫和混乱。”

他说,后来列车宣布停运,被迫下车,但是不久速龙又冲进月台,开始了第二轮对乘客的攻击。阿辉还谴责港铁跟港警配合得很好,关掉了自动扶梯,让民众无法走脱。

大约在晚上11点半,播音说欲关闭车站,没有告诉我们理由,就叫我们上另一辆列车,把我们送到石硖尾,然后叫我们离开。

阿辉在“三罢”集会上谴责港警1日记者会对事件的说明。“警察的说法完全是颠倒黑白,大家看到的都是警察在暴力打人!”他说:“我要告诉所有的媒体,那晚发生的事,告诉他们真相,同时我们也不会屈服!”

“8.31晚”急救员经历

另一名亲历“8.31太子站袭击事件”的急救员阿谦讲述了那晚的亲身经历,他说:“8.31的恐怖远超7.21。”

阿谦是随示威者行动坐港铁,大约当晚10时45分,列车在太子站停了下来,车站广播通知列车停开。

不久,港警冲进月台,阿谦随即走至第二、三车厢的相接处,看到港警对车厢里不断以粗言呼喝“曱甴(蟑螂)出来!”

车内的乘客,没有穿黑衣的,有部分人戴口罩,他们以伞阵保护自己,港警继续叫喊“曱甴出来”,命令乘客下车,但是乘客们十分惊慌不敢离开,港警随后冲上来揭开伞,并用警棍攻击乘客,还向乘客喷胡椒喷剂。

很快地有人被打破了头,阿谦开始救护伤者,先后处理3名头部受伤的20岁出头的年轻人,“(伤者)止血时间比一般长,要15至20分钟,都是伤在后脑位。”他说,3人伤口不是瘀肿,而是爆开,可看见真皮。

阿谦用尽了手上二、三十块敷料,却未能止住流血,不得不四处找来纸巾、毛巾和卫生巾等止血,当中一名伤者出现了休克。

后来,列车开至油麻地站,月台职员要他们全部下车,3名伤者中,一人止住了流血,但是出现休克,须坐轮椅,另外两人由流血转为渗血,最终全送院。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看中国831太子站死人疑云 遇袭乘客披露实情(图)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