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路尽 盈盈清流

文/寻真

我是八零后,二十岁最好的青春年华,都穿梭于大小医院,一直到2010年生命才出现转机。

漫漫求医路 尝尽悲凉

我曾患有八年的感觉神经障碍(属世界疑难杂症)且伴有轻度肌肉萎缩,这病后期会因神经坏死,出现大面积肌肉萎缩黑死,造成患病部位严重变形。

我一个小姑娘背井离乡在外求学,独自一人求医看病,可谓尝尽人间冷暖悲凉,其中艰难、辛酸只有个人体味。那时,我左半边身体麻木,走路如注铅般沉重,脸部肿胀变形,头疼长期失眠,不敢受一点风。

自患病起,我从未穿过凉鞋、裙子、吃过任何冷饮,连刷牙都必须用热水。还有胃炎、肠炎、骨质增生、中耳炎,全身几乎没有好的零件。脸部变形严重时,我曾三年没回过家,大年三十,都是在学校宿舍吃方便面度过。我还曾因外敷药味重,被赶出自习室、被宿舍室友刁难排斥,因治病,发际剃秃的地方被路人耻笑……

病痛的折磨,求医路上的歧视,药骗子的欺骗,使我对人生充满了悲伤与怨愤。不明白自己从不伤害人,连句骂人话都不会说,怎么会遭遇如此大苦难?后来找到专科医院医治,控制了病情,但终身不能离药,我觉得还算幸运,一辈子如此也心甘了,从来不抱希望能痊愈。

研究生毕业后,我進入知名金融机构工作,我努力工作,想做出成绩来,好好回馈父母与帮助我的人。但事与愿违,金融领域非常势利,一切以利益为先的价值观、勾心斗角的工作环境以及高负荷的工作,使我的精神和身体非常疲惫。我不知道人生意义是什么,难道就是这样你争我夺、拼命挣钱,最后功成名就吗?这些不是我内心所要的,我很想做个好人,但现实中做好人就要被欺负,彷徨、焦虑、内心积郁让我选择了离职。那时我已患轻度抑郁,不想干任何事、不想见外人,觉得好累,没有人生方向。

从小我就相信神佛,小学看过《圣经》,佛教书也看过,感觉虽然讲得好,但我还是我,没有改变。上大学后,去过很多知名庙宇,发现庙里和尚根本就不实修,七情六欲一个不少,没有经书所讲的善言善行。哪里才能找到解答人生意义的真理大道呢?我时常在网络上搜索信息,希望能找到答案。

《转法轮》折服了我

我翻墙上网多年,对法轮大法及其受迫害的真相非常了解,特别是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恶被报道出来后,我整整一夜失眠了,这种魔鬼行径完全背离了人类的良知与道德底线,我的心象刀绞一样难受,觉得自己受的那些所谓命运不公,跟这些人比算得了什么?同时,我也深思这到底是怎样一群人?是什么能让他们如此坚定?

说来也巧,我曾偶然下载一些电子书,里面就有法轮大法书籍,但一直没看。我鼓起勇气想看看《转法轮》里到底写的是什么,为什么那么多人坚持。而且我感觉一股莫名强大的吸引力让我打开这本书。
从翻开《转法轮》,我就再也放不下了,如同电插头终于通电了,看得字字入心,句句在理。我终于找到了人生真理,苦寻多年的人生意义都在书中找到了答案,这是真正的佛法!

《转法轮》中说:“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所以这个人一想修炼,就被认为是佛性出来了。这一念就最珍贵,因为他想返本归真,想从常人这个层次中跳出去。”

“因为这个宇宙中有这样一个理,常人中的事情,按照佛家讲,都是有因缘关系的,生老病死,在常人就是这样存在的。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
我终于放下了积郁心里多年的愤世不公,一切都是有因缘关系的,别人伤害我,也许是自己欠下的业债要还,不应该埋怨任何人。人生自有定数,应该积极面对困难与不公,人生的意义不是要返本归真吗?那还有什么放不下的?!

我也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好人以及如何做个好人。真正的好人是不求回报的,真心为别人好,能宽容别人的缺点,能站到他人角度想问题,这才是真善。与大法法理的要求相比,我以前做好人其实是要求回报的,一旦不如意,就觉得心累、不公。

不到一个月疾病全消

因看书太专心,我忘了定时用药,可是转眼一周过去,发现身体非常舒服,睡眠也很好。原来怕冷、怕风,但那时十一月初冬,没有暖气,我却感觉手脚发热,晚上热得被子也盖不住。

起初,我仅仅是被大法法理折服,对其祛病健身的奇效并不在意。从小受实证科学影响的思维,根本不相信光看书就能好病,但身体的超常反应,确实真切体验到了,我试着停药,并开始学着炼功。

之后几天,身体开始发冷、冒凉气,脸上起大红痘,拉肚子、呕吐,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清理身体,不管多难受都要坚持。不到一个月,我的病全好了,走路生风,以前注铅的腿现在感觉轻飘飘,蜡黄的脸变的粉白,神经麻木肿胀的感觉也没了,吃凉的东西也不难受了,刮多大风也不怕。无病一身轻――对长期被病魔折磨的我来说,简直是天方夜谭,还不花一分钱,想也不敢想。

容貌越来越清秀脱俗

而且法轮大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不仅让人道德回升、从思想上回归生命本源,还净化身体,让真正修炼人达到无病状态,会显得很年轻。

我的脸不仅不再肿胀麻木,而且神经萎缩的部位也逐渐复原,面容越来越好看,恢复到我儿时可爱、清秀的模样,尤其是清澈明亮的大眼睛,一直那么干净纯真。不认识的人都把我当二十出头的九零后,说气质脱俗,其实我都三十六岁了。谁能想到我曾是经历八年病魔折磨,脸部受过严重神经障碍的老病号呢?!

法轮大法让我重获新生,这是人间神话,还有千千万万与我一样受益的人见证了一个个真实神话。

网络干净快照来自: 新生网漫漫路尽 盈盈清流

免责声明:以上网络快照内容版权归原始网站所有。快照内容观点与本站无关。